<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八十七章 意外
    羽化仙门,外门玉膳堂所用的膳食,都是由一口名叫五气仙锅的道器直接做出来的,相当于最为顶级的药膳,极其调理身体。

    方青山虽然从小也都是各种灵丹妙药吃着调理长大的。

    但是显然他吃的东西和人家外门弟子的普通饮食相比都差之千里。

    道器啊,那可是得道的的宝贝,妙用无穷,很多顶级的神通强者都没有一件。

    而羽化门直接用来烹饪,就算是一只普通的鸡,经过五气仙锅的烹调,也会变得和人参乌鸡一般的大补功效。

    学校食堂吃饭,成百上千人聚在一起都很是壮观,就更不用说这玉膳堂,居然数十万人汇聚一起,那场面想想就觉得蔚为壮观。

    虽然这么多人聚在一起,但是玉膳堂却一点也不觉得拥挤。

    大家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来来往往,穿梭其中,或是相互讨论,或是低头用餐。

    方青山几人来到玉膳堂,四下打量了一番,挑了一个人少的角落,坐在空桌上。

    大家都看过诸世界,对于如何点餐自然不陌生。

    各自从饭桌上的白玉签筒中,抽出一张纸符签,想着自己要吃的东西,然后丢到一旁的水晶池中。

    跟着,便有鱼儿调走纸符签,不多时,水晶池底,一朵足足有脸盆大小的睡莲花苞升腾了起来,打开,便是你想要的饭菜。

    几人都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从小到大吃的好东西也不少,所以,这经过道器烹饪的饭菜虽然美味,四人也不至于丢了形象。

    一边优雅的吃着,方青山便开口问道,“二姐,王兄,刘兄,你们可知道最近有什么内门考核任务吗?”

    “内门考核任务?”

    听到方青山问起,三人同时搁下筷子,想了想,尽皆摇了摇头。

    “怎么三弟,你这么快就想要进入内门?”方清薇问道。

    “不错!”方青山点了点头,“外门弟子,对我来说一点帮助都没有,只有成为内门弟子,才能加快突破。”

    对此,方清薇三人不由得默然的点了点头,方青山已经是神勇境界,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神勇。

    外门弟子的三门基础武学不要说对他,就算是对方清薇三人用处都不是很大。

    倒是内门的混洞吐纳功,元辰精神术,天地浩然气三门绝学有着开神通潜力的无法法门。

    只可惜和成为外门弟子一般,想要成为内门弟子,首先你便要有一个资格,否则没有推荐资格,你便是神变境界,也成不了羽化门的外门弟子。

    同理,想要成为内门弟子,你首先便需要参加内门弟子考核试炼,拿到一个资格,然后才有可能通过考核成为内门弟子。

    三人在羽化门虽然也不是孤家寡人,或多或少都有着各自的靠山和人脉,但是短时间内,还真的没有听说过有什么考核的机会。

    “难道还有等一段时间,等到方寒也加入外门之后的那个机会?”

    方青山不由得皱了皱眉。

    “哈,哈哈,哈哈哈,简直是太可笑了,刚刚加入外门居然就想要成为内门弟子,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就在此时,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肆意的狂笑。

    这么肆无忌惮的声音顿时招致了周围人的反感,不过听了他的话,其他人看着方青山等人的目光中也带上了三分不削。

    方青山四人眉头紧锁的循声望去,便见自己餐桌旁正坐着三男两女,其中一个似乎还是今日和方青山他们一起通过考核的,此刻正一脸嫉妒和嘲讽的看着方青山四人。

    至于说话的那个人好似一个纨绔子弟,桀骜不驯,颐指气使,看着方青山四人望了过去,顿时冷哼一声,“怎么?看不惯我,打我啊?”

    “我见过求权,求财,求色的,就没有见过求人打自己的,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方青山淡淡的回了一句。

    “兴许他就是一个贱皮子!”方清薇接了一句。

    “狗男女,找死!”

    纨绔弟子闻言,顿时大怒,二话不说,从腰间抽出一条鞭子,啪的一声朝着方清薇脸上抽了过去。

    “小心!”

    “法器!”

    方青山四人显然没有想到来人居然一言不合就动手,而且还是用法器朝着方清薇脸上招呼。

    “找死!”

    方清薇猝不及防之下,顿时花容失色。

    眼看着这一鞭子下去,就算不会重伤也会破相,而对一个女子来说,相貌可是非常重要的,由此也可以看出此人心思之歹毒。

    眼看着,方清薇躲不过去,鞭子就要落在脸上的时候,横空伸出一只手掌,泛着金光,啪的一下抓在手里。

    “放手!”

    男子没有想到,居然有人空手就接住了自己法器一鞭子,顿时面色一变,想要收回,却是纹丝不动。

    “哼,给我过来吧!”

    方青山一用力,法器鞭子便被他一把拽了过去,男子要不是送手及时,恐怕直接也会跟着飞了过去。

    啪!

    跟着,方青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同样一鞭朝着男子劈头盖脸的抽了下去。

    “这位师弟,你过了!”

    嗡!

    但见一面宝镜升空,护在男子头顶。

    方青山只感觉鞭子好似抽到了一团棉花上,虚不受力。

    三男两女中,最后一位男子,冷漠的看了方青山一眼,淡淡的说道。

    “过了?呵呵!”

    对此,方青山只是呵呵两声,先前那个男子二话不说一顿嘲讽,跟着一言不合便朝着方清薇动手,现在他们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居然说他们过。

    “要么赔礼道歉,要么让他接下我一拳。”

    方青山也不去管其他的事情,淡淡的说道。

    “你抢了我的法器,居然还要我赔礼道歉,不可能。”

    纨绔弟子尖叫一声,“三哥,他欺负我你可不能不管!”

    “不用多说。”那个有些雍容华贵,却冷情冷心的男子摆了摆手,看着方青山,“真的要如此吗?”

    “看来今天是不能善了了。”

    方青山微眯双眼,缓缓的站起身来,一身磅礴的气血顿时散发开来,周围的人,陡然就感觉到了一股炙热之感,好似被装进了蒸笼之中炙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