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七十九章 离开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自从余婆婆一行人来到光明顶已经又过去了三月,而此刻,方青山留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龙象般若功第五层的修炼也已经到了最后关头。

    碧水寒潭!

    此刻,方青山已经不只是坐在潭水之侧,而是直接深入潭水之中。

    如果说以前,还只是像一座冰雕,此刻方青山就是一座冰雕。

    虽然如此,但是这只是表象,在冰封之下,方青山浑身上下金光闪闪,宝相庄严,如一尊佛陀大圣一般,脸上隐隐有宝光流动,一呼一吸之间,如龙吟象鸣。

    北冥真气一点点化为一丝丝金黄色的龙象真气,不只是更加凝练强韧,同样更加灵动,如臂指使,毕竟这是自己辛辛苦苦修炼得来。

    配合着碧水寒潭沉寂了不知多少年的寒意,如同水和空气一般,无孔不入,缓缓地淬炼着全身的骨骼,肌肉,五脏,六腑。

    咚!咚!咚!

    某一刻,只听得一声声钟鸣鼓响,好似声声雷鸣。

    咔嚓,咔嚓!

    冰封在方青山身上,比之普通刀剑铠甲还要坚硬的冰块瞬间如同蜘蛛网一般碎裂开来。

    嘭!

    方青山冲天而起,惊起一片浪花。

    整个人都好似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旺盛澎湃的气血熊熊燃烧着,生命精气磁场强横到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好似已经不是人,而是一尊凶兽一般。

    此刻,方青山皮膜之上隐现金光,面上有氤氲雾气环绕,股炽烈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充满寒意,凝水成冰的潭水,居然化作袅袅云烟。

    “第六层终于练成了。”

    方青山缓缓的活动了一下身子,顿时一阵连珠炮的声音响起,感应了一下身体的变化,龙象般若功,果然不愧是一层一重天。

    身如烘炉,炽烈阳刚!

    念头通达,明察秋毫!

    气血如汞,滴滴凝重!

    虽然北冥真气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但是方青山完全没有一点点心疼。

    炼体之法,同届无敌,虽然他没有继续突破,达到无崖子,乃至扫地僧的境界,但是以他龙象般若功第六层的境界,对上李公公,巫行云,李秋水不说完胜,至少可以占据上风。

    “唉,终于要走了!”

    掐指一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方青山不由得叹了一口气,三年时间已经快要到了。

    来天龙的既定目标已经达成,可以说是功德圆满了,唯一让方青山挂心的,便只有方书,以及自己收集气运的方法是不是有效。

    方书到底是自己的弟子,虽然自己收他为徒目的并不纯粹,但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相处久了,自然也多了一份真心。

    好在如今他的修为稳步提升,逍遥派和明教实力相互制衡。

    而且就算自己走了,实在不行,不是还有无崖子三人给他撑腰嘛,所以,方青山并不是十分担心他。

    至于说收集气运的办法,方青山也只能是尽人事,听天命,毕竟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离开碧水寒潭,方青山将方书叫道了密室之中,打算为他做最后一件事情。

    “师傅!”

    方书显然感受到了什么有些惴惴不安。

    经历了父母双亡,教派被覆灭,被人追杀,命悬一线,乃至属下背叛,方青山已经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而此刻,方书也不知是第六感还是什么,居然隐隐感到,方青山好似要离自己而去,一时间不由得有些彷徨,迷茫了。

    “好了,盘膝坐好!”

    看着如同小儿一般的方书,方青山的心不由得软了,只是自己到底不属于这个世界。

    方书依言而行,盘膝坐在方青山身前。

    嗡!

    下一刻,一双手掌贴在了背心,一股精纯的内力缓缓的从手掌传了过来。

    方书一阵悸动,北冥神功不仅催动,自行运转起来,想要将入侵的真气吞噬一空。

    “凝神静气!”

    方青山的声音好似黄钟大吕一般,在方书耳边响起。

    跟着,一股绝强的气势瞬间将方书体内蠢蠢欲动的内力镇压。

    然后,先前入侵的内力,一点点淬炼着方书的经脉骨骼。

    龙象般若功已经突破了第六层,剩下的北冥真气对方青山来说已经是鸡肋一般,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正好用来帮方书一把。

    不过他并没有让方书直接吞噬这股内力,因为这内力乃是无崖子修炼,吞噬,又传给方青山的,虽然看上去很是纯粹,但是本质上却有些驳杂。

    因为方书修炼的是北冥神功,所以方青山并不希望他走捷径。

    半响,方青山刚一停下来,方书便迫不及待的转过身,一脸担忧焦急的看着他。

    “好了,不用担心,我只是将体内多余的内力为你洗练一下身体,也算是我这个不称职的师傅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方青山摆了摆手,打断了想要开口的方书,

    “好了,为师,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停留的时间不多了,接下来我说你听。”

    ......

    第二日,旭日东升,新的一天又开始的时候,方青山带着浑浑噩噩的方书走出了密室,将余婆婆等逍遥派的人以及明教的众人都召集到了光明顶上。

    “余婆婆,赫连将军,康师侄,西门左使。”

    方青山的目光一一从众人的身上略过。

    “我要走了,希望日后你们可以好好的辅佐书儿。”

    “余婆婆,赫连将军,康师侄,替我向师尊,师伯以及师叔告罪,就说弟子不孝,日后我不能在承欢膝下,希望他们看在我的面子上,对书儿照顾一二。”

    话说到这个份上,方书当即便泪崩了,而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觑,这似乎是在交代后事啊!

    余婆婆,赫连将军,康师侄,西门左使等人面面相觑,想要开口,却不知如何说话。

    方青山却是不管这些,交代完之后,慈爱的看了方书一眼,心中一动,一方棋盘缓缓的从头顶升起。

    一时间,天女撒花,仙音大作,属于天龙的棋子瞬间光芒万丈,摇身一变,化作一道璀璨的门户,方青山再一次看了看呆愣的方书以及众人,一步跨出,瞬间消失不见,好似羽化升仙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