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七十三章 出场
    双手结印,拈花一笑,刹那之间佛韵顿生。

    萧远山遥遥一点,一股指气射出,如同鲜花绽放。

    拈花指!

    佛祖拈花,迦叶一笑!

    “铿……”一阵急促的脆响!

    但见月华一般幽冷的剑光划破长空,仿佛有龙威缭绕。

    剑招堂皇正大,又有着沙场惨烈的神韵,端的是精妙异常。

    龙城剑法!

    慕容家的家传绝学,除了斗转星移,参合指,还有就是这龙城剑法。

    慕容复也还算聪明,他虽然仗着家传斗转星移闯出了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名号。

    但是这对付修为比自己低或者同级的人还可以,一旦对付比自己厉害的人,却是有些捉襟见肘。

    与慕容博和萧远山两人相比,慕容复显然还有很大的差距。

    所以,这一次,他便施展剑法,借助兵刃之力来提升攻击力。

    嘭!

    与此同时,稳住后退的方青山,后脚在地上一跺,整个人如同炮弹一般又冲了过来。

    人在半途,腰身扭动之间,又是一拳轰出,炙热无比的气息在体内仿佛反应堆一样的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好好好!”

    看到这一幕,李公公双目之中一片阴霾,凶厉之光喷燃勃发。

    太监这个行业,除了极少数人,大部分都是心理扭曲之辈。

    李公公眼看着自己遭遇四面楚歌,十面埋伏的境地,当即便激发了他心中的暴戾之气。

    “你们想要留下咱家,就看看最后到底谁陪咱家一起吧!”

    李公公对于方青山四人简直恨到了骨子里。

    要不是方青山,放眼在场众人,不过是土鸡瓦狗,一人压全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完全不必要陷入如今这个凶险的境地。

    而萧远山,慕容博就更加可恶了,要不是她们,自己早就离开了,就算是方青山想要留下自己也来不及,毕竟那个时候,他还忙着应付葵花一针的余劲儿。

    而慕容复和慕容博两人一眼可恶,也是他在最后关头,让自己牺牲了几个小黄门争取的时机功败垂成。

    食其肉,寝其皮!

    眼看着最后关头,自己似乎没有逃生的希望了,李公公便想要拉人垫背,拉一人不陪,拉两人还有赚。

    嗤!嗤!嗤!

    看着方青山四人攻击过来的掌,拳,指,剑,李公公好似视若无睹一般,没有攻击,也没有防御,反而拿针在自己周身穴位刺了起来。

    见到如此有违常理的一幕,方青山四人都不由得感到一阵疑惑。

    只是四人因为修为不同的原因,所感受到的也大不一样。

    慕容复只是有些奇怪而已。

    慕容博和萧远山却是感到隐隐有些不对,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而方青山却是心中一阵悸动,本能的感觉到一股危机感,一股一不小心便可以真正威胁到他性命的危机感!

    “要拼命!”

    方青山心中一动,当即便知道李公公这是准备鱼死网破了,当即便想要收手,但此时剑以出鞘,又哪里是那么好收的?

    “南无阿弥陀佛!”

    就在李公公准备施展类似天魔解体大法,想要来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时候,忽然场上传来了一声空灵的佛音梵唱之声。

    跟着,便见一个看上去很普通,但是此刻却宝相庄严的老和尚从天而降,一把拍在了李公公肩膀上,强行打断了他的拼命秘法。

    跟着,一股无形的罡气喷燃勃发,三尺气墙横推而出,将他和李公公护在其中。

    砰!砰!砰!

    萧远山的拈花指,慕容博的千手如来掌,慕容复的龙城剑法,方青山的龙象拳法,统统轰在气墙之上,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可惜结果呢?

    就好似一颗石子掉入池塘之中,只是在气墙上泛点涟漪。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场面一下子变得宁静了起来。

    今天的事情当真是一波三折,跌宕起伏啊!

    李公公的出现引出了方青山这个让人羡慕嫉妒恨的高手,跟着又有段誉,慕容博,萧远山等几个高手粉墨登场。

    牵一发而动全身!

    众人为了日后不寝食难安,准备将李公公留下,而少林为了不被杀一儆百,秋后算账,准备制止。

    随着方青山的再一次出手,似乎情况已经很明显了,却不想最后关头又有一个神秘的高手登场了。

    而且一出场,便镇压全场,不论是李公公,方青山,还是慕容博,萧远山等人都统统被他压制了。

    未知才是最让人恐惧的事情。

    方青山还好,因为他知道来人是谁。

    但是其他人可不知道,在场的众人都是一脸的惊容,少林寺内竟然还有这种级别的强者?

    尤其是萧远山和慕容博两人,他们潜藏在少林几十年,居然从来都不知道少林居然还有这样一位让人生不起反抗之力的高手,背上顿时冒出一阵冷汗。

    “两位施主,你们在少林潜藏数十年,七十二门绝技任你们修炼,今日为何还要陷少林于不义呢?”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老和尚环视一周,将目光锁定在了萧远山和慕容博身上。

    “你都知道?”

    两人闻言,异口同声的问道。

    “还记得这位居士第一晚来阁中借阅的,是一本无相劫指谱,第二次来借阁的,是一本般若掌法,我本放了一部法华经一部杂阿含经在旁,可惜居士却是视若无睹。”

    老和尚没有回答两人的问题,而是好像唠家常一般,缓缓的道出了两人来少林的点点滴滴。

    “而另外一位居士同样如此,挑到一本拈花指法便如获至宝,却对我祖师的微言法语、历代高僧的语录心得,一概弃如敝屣,可惜啊,可惜!”

    慕容博,萧远山两人闻言,心中一片骇然,谁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旁人的监视下,而自己却毫不知情,恐怕都是这个反应吧。

    “两位施主得承少林绝技,也算是承了少林的恩惠,今日就不要再为少林抹黑添乱了可好?”

    老和尚可不管萧远山两人心中怎么想,不疾不徐的劝解道。

    萧远山和慕容博对视一眼,谁都没有开口,倒不是他们因为老和尚的话改变了注意,而是因为从老和尚刚刚的一举一动他们便知道不管自己同不同意都没有什么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