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五十四章 道左相逢
    对于方青山乃是逍遥派掌门,却修炼的是其他门派的绝学,若是换一个门派肯定是大逆不道,但是无崖子三人对此却是根本就不在意。

    逍遥派本来便有些亦正亦邪,离经叛道,与主流思想有些背道而驰。

    况且就如同当年他们老师修炼的是天长地久不老长春功,而他们却是红花白藕青荷叶,博采众长,取其一,各自创造了北冥神功三门绝技一样。

    方青山若想要达到甚至超过他们的地步,按部就班走他们的老路显然是不行的。

    醍醐灌顶虽然厉害,但是后遗症太大,第一就是根基不稳,再有便是想要突破桎梏也是难上加难。

    当初无崖子也是没有办法,既不想让自己一身功力白白浪费,又想要让人清理门户,所以将一身功力传下。

    如今他身体恢复了,甚至更进一步了,想的就不一样了,本来还在想着怎么帮方青山消弭一下根基的问题。他自己却已经化内力为灵药,转修龙象功,自然是不能再赞同了。

    尤其是此门神功若真是练到第十三层,恐怕将远远超过逍遥派的四大传承。

    龙象般若功方青山虽然只是突破到了第五层,但是绝对不比那些原本修炼到第七层,甚至第八层的人来得差。

    炼体本来就是同届无敌的方式,如今方青山练成第五层,此消彼长之下,炼体练气却是达到了一个平衡状态。

    “老师,弟子今日想向你辞行。”

    将第五层修炼完成之后,想要修炼到第六层,至少也需要三年甚至更多的时间。

    经历过突飞猛进的势头,在想要让方青山按部就班的修炼,日积月累的打磨,却是有些强人所难了,况且时间也来不及了。

    所以方青山决定向无崖子三人辞行,四下走走,看看能不能在遇到一些机缘。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李秋水和巫行云两人在无崖子面前表现得姐妹情深,转眼就翻脸不认人,方青山作为晚辈,又是继承了灵鹫宫和西夏势力的人,被夹在中间,当真是水深火热,自然要逃之夭夭。

    “也罢,好男儿志在四方,年轻的时候多走走,多见识见识,对修炼是大有裨益的。”

    无崖子对此自然是不会阻拦的,况且他也知道方青山刚刚突破龙象般若功第五层,短时间内想要再有所突破也是不可能的,年轻人嘛,都耐不住寂寞,所以出去走走也好。

    ......

    告别了无崖子,方青山带着段誉,阿朱,阿碧三人径直离开了擂鼓山。

    下了山,三人本来应该分道扬镳的,段誉想要回大理看看,阿朱阿碧也担心自家公子,想要回燕子坞。

    这个时候,忽然听说少林召开英雄大会,于是几人一合计,决定先去少林看看。

    这不同于聚贤庄的英雄大会,少林执掌天下武林牛耳,他的英雄大会,段誉相信,自家一定在邀请之中,阿朱阿碧也相信公子也一定会去。

    而方青山倒不是去凑热闹,而是想要去会一会那扫地僧。

    若说天龙之中,还有什么人能够力压逍遥三老一头,那无意便只有少林寺那个名不见经传的老和尚了。

    修炼之道,财侣法地,只要有一个方面满足要求,便可以加速。

    所以,方青山有着无崖子的内力辅助,有着无崖子三人的讲解,才可以如此突飞猛进。

    他这一次去少林就是想要看一看老和尚是不是也可以给自己一些指点,至于说老和尚愿不愿意,方青山却是自有办法,毕竟君子可以欺之以方嘛。

    时间还来得及,一行人也不急着赶路,走走停停,权当散心。

    这一日,错过了宿头,几人只好在郊外将就一下。

    不过几人都是年轻人,而且是武功高强之辈,虽然没有客栈舒服,却觉得别有一番滋味,到不觉得难熬,相反还兴致勃勃的生火打猎烤肉,忙的不亦乐乎。

    噼里啪啦!

    一阵柴火燃烧的响动,混合烤肉的香味充斥在小树林中,配着良辰美景,却是让人赏心悦事。

    某一刻,方青山的耳朵忽然动了动,眉头一挑,不多时段誉也惊咦一声。

    他因为在李秋水雕像面前磕了头,又修炼了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的缘故,再加上救治无崖子,抢了他们段家的一阳指,为了补偿,李秋水就真的收了他为徒。

    有着李秋水等人的指点,再加上段誉本来就不笨,原来只是不想练功罢了。

    至于不想练功,落在李秋水手中,有的是办法折磨他,就如同原来落入巫行云手中的虚竹一般,最后都只有乖乖的就范。

    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香,如今,段誉不但掌握了一身内力,六脉神剑也不会在时灵时不灵了,虽然比不上方青山,但是和鸠摩智相比,却也不差分毫。

    “段公子怎么了?”

    本来正在专心致志烤肉的阿碧和阿朱两人疑惑的看了看段誉问道。

    “似乎,我听到远方传来一阵兵器碰撞的厮杀声。”段誉到底还是有些不自信,说完看着方青山,想要求证一番。

    “不错。”方青山点了点头,“一追一赶,并且似乎正朝着我们这个方向而来,嘿嘿,有些意思,看来今晚我们不会寂寞了。”

    对此,阿朱阿碧不由得俏皮一笑道,“希望他们不会惹到我们身上,否则,就只能是自求多福了。”

    有方青山和段誉两个高手在,他们两人自然是不会有什么担忧的,甚至开始为来人感到担忧,期望他们长点心眼,否则,结果就殊难预料了。

    四人有说有笑,完全没有将即将到来的人和事放在心上。

    不多时,便是阿朱阿碧都听见一阵凌乱的步伐,循声望去,但见一道有些狼狈的身影仓皇的闯了过来。

    但见其四十岁左右,高鼻深目,脸须棕黄,眼神如刀似剑,甚是锋锐。

    他似乎重伤在身,一声白袍被染成了红色,面色苍白,一脸疲惫,慌不择路,骤然看到方青山等人,顿时大吃一惊,脚步一顿,差点摔倒在地,却是露出了背后,居然还有一个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