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五十二章 虎符
    对于成为灵鹫宫的尊主,方青山是一点也不排斥的。

    毕竟当年他谋划擂鼓山的时候,除了无崖子的内力,还有就是逍遥派的掌门。

    逍遥派虽然声名不显,比不上天下武功出少林的禅宗,也比不过在塞外,在西域,几乎一家独大的密宗。

    但是逍遥派的势力却是一点也不可小视。

    在西域,天山灵鹫宫掌控着三十六洞七十二岛,是唯一还能和密宗分庭抗礼的势力,西夏一品堂更是李秋水一手建立的,以她太妃的身份,不敢说掌控全国之力,但是势力比起巫行云来说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她背靠的是一个国家。

    方青山想要成为逍遥派的掌门,其实就是想要继承逍遥派的这些势力。

    倒不是他权力欲很强,而是这些势力可以带给他气运的加持。

    对他来说,不要说区区低武世界的权利,便是永生世界的权利他都不看在眼里,只要有气运,只要源源不断的开发的诸天世界,这些都是唾手可得的事情。

    他本来想着,等无崖子将逍遥派掌门传给自己之后,自己再去谋划天山和西夏的势力。

    却哪里知道,巫行云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居然此刻就将尊主之位传给了自己,一时间到不知道接下还是不接下。

    “好了,我累了,你们出去吧!”

    方青山还有一点小纠结,巫行云却直接将他们赶了出去。

    对此,走下竹楼的方青山和余婆婆等人不由得面面相觑。

    “尊主,你看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到底还是灵鹫宫的人对巫行云言听计从,回过神来,对于新尊主问道。

    随着自己继承了灵鹫宫尊主之位,只听泥丸宫中一声钟磬之音响起,又一枚棋子开始散发着荧荧之光,方青山面色一喜,深吸一口气,道,“一切照旧便是。”

    就在此时,一道白影飘过,若非是大白天,还以为见鬼了。

    “师姐,你还好吧,师妹来看你了,多谢师姐舍命救了师兄,让我们夫妻还能有机会再续前缘......”

    来人正是李秋水,她也不进去,就站在门外,深情款款的说道,声音婉转低吟,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姐妹情深呢。

    “什么人......”余婆婆等人自然是不愿意巫行云在疗养的时候被人打扰,正要上前,却不想刚刚开口,便见一片石子如同天女散花一般撒下。

    啪啪啪啪!

    一阵雨打芭蕉之后,余婆婆等人顿时就好似木头人一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大眼瞪小眼,却是被李秋水点了穴位。

    “师叔!”看到这一幕,方青山如何不明白,这斗了半辈子的两个人在无崖子没有事之后又开启了战局。

    “师侄啊,师傅有事弟子服其劳,你还不快去守着你师傅,至于你师伯这里,你放心,有师叔陪着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方青山一开口,就被李秋水打断了。

    “放心?正是因为有你在,出现什么事情才是难以预料的啊!”听到李秋水的话,方青山不由得一阵苦笑。

    “师姐啊,你不知道,相公他说待他伤势好了之后,要带我回无量玉洞去看看,哦,对了,记得当年,他还用一整块暖玉,按照我的模样,雕刻了一尊玉像,真的是栩栩如生,有机会带师姐也去看看。”

    “去了无量山,我们打算去太湖转转,看看我们的女儿阿萝,这孩子,我们欠她良多,听说她不但嫁人了,还有一个女儿,我们已经三世同堂了。”

    ......

    李秋水不再管方青山,站在门外好似和巫行云拉家常一般,语气时而高兴,时而娇羞,听得方青山的心一阵砰砰直跳,生怕巫行云受激冲了出来,或者在恢复中,一个不好,就走火入魔了。

    “既然如此,那就可真是要恭喜师妹了。”

    就在方青山一阵忐忑不安,李秋水一阵笑语盈盈之中,结果却和他们想象中的大相径庭。

    巫行云好似转了性子,居然没有愤怒,只是疲惫之中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对方青山道,“师侄啊,你如今也是我灵鹫宫的新尊主了,师伯此刻身体有些乏了,就由你代师伯招待一下师叔吧。”

    “额?”方青山愣了一下,既是因为巫行云的反常,也是因为以她的性格,居然想要让自己出面。

    这个时候,方青山不由得有点回过神来了,有点明白为什么这个时候巫行云会将灵鹫宫传给自己。

    一来自己是无崖子的衣钵传人,将灵鹫宫交给方青山,可以在无崖子那里加分,再有便是她早就料到了,李秋水会在随后来骚扰她,方青山既然接受了灵鹫宫之位,难道还不能为她挡下李秋水?

    “什么?你将灵鹫宫传给了他?”不只是方青山,李秋水同样大感意外,一脸震惊的盯着竹楼。

    “是啊!灵鹫宫迟早是要传给下一代,而师姐我却没有什么传人,正好青山是师弟的衣钵传人,我逍遥派日后的掌门,传给他却是不会辱没了我灵鹫宫,反而说不定逍遥派会在他手中发扬光大。”

    巫行云不紧不慢的说道。

    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和巫行云斗了半辈子,谁不知道谁啊,对于巫行云的目的,李秋水是一目了然,但是人家用的是阳谋,防不胜防。

    看着方青山一脸为难的看着自己,李秋水也知道今天奚落不了巫行云了,于是换了一副面孔,又恢复了柔情似水,温婉可人的状态,看得方青山一阵感慨,果然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李秋水看了方青山道,“青山啊,这一次多谢你救了你师傅,师母也没有什么好感谢你的,就准备了一份见面礼,希望你不要嫌弃。”

    说着,李秋水从怀中掏出一块玉符递给方青山。

    “这是?”方青山看着此物有些疑惑的问道。

    “此乃虎符。”李秋水解释道,“持此物可以完全调动西夏一品堂,带着此物,在西夏位比一品,就算是见着皇帝也不用行礼,因为你代表着我,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调动西夏军队为你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