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四十三章 仗义执言
    “嘿嘿,就算是如此,有师叔在,他今日也是在劫难逃。”薛慕华眼珠子一转,看着方青山嘿嘿笑道。

    “我先前就说过,眼见未必为实,耳听未必为虚,乔峰虽然是契丹人,但是又有什么确凿的证明那些恶事是他干的呢?”方青山摇了摇头不可置否的说道,“况且你们就确定他今日一定会来?”

    “你还是马上跟我回擂鼓山吧!有师伯,师叔出手,内力的事情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要是耽搁了你师祖的治疗,看你师傅如何收拾你。”

    “这......”听了方青山的话,薛慕华顿时纠结了,筹谋了这么久,现在就放弃,委实有些不甘心,可是方青山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一时间薛慕华欲言又止。

    “看来诸位是料定乔峰一定回来,这是在迎接在下吗?”就在此时,一道豪迈的声音徐徐的从远方传了过来,跟着便见一个粗犷甚至有些邋遢的汉子缓缓的走了过来。

    “好了,这下走不了了。”方青山虽然这么说,但是脸上除了对乔峰到来有一丝好奇,却是别无变化。

    他去江南,除了找鸠摩智谋划龙象般若功,也是想要到杏林子去见一见这位盖世豪侠,却不想在燕子窝耽搁太久,以至于缘悭一面,却不想,在聚贤庄居然见到了。

    他没有想到,没有了阿朱,乔峰依然还是来到了聚贤庄,看来自己这只蝴蝶还扇得不够厉害,世界依然修复了历史轨迹。

    其实乔峰之所以还来到聚贤庄,也是因为萧远山在暗中唆使。

    自己本来好好的带着一家人来中原访亲,半途之中,却被一群是非不分的所谓豪杰暗中埋伏,以至于家破人亡,萧远山跳崖未死,本来便已经性情扭曲。

    在他看来不管乔峰是否杀了那些人,那些死者都是当年围攻之人,都是该死之人,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而如今又出现一群不知好歹,不辨黑白之人,明明没有证据,居然还是要广发英雄帖,像当年对付自己一样对付自己的儿子,只不过一个是暗中埋伏,一个是正面讨伐,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暗中,萧远山便唆使乔峰,说聚贤庄有人知道真相。而这个时候,正是乔峰四处寻找真相而不得的时候,知道这个消息,自然不会放过,虽然这里聚集了很多武林豪杰,但是那又怎么样,虽千万人吾往矣。

    而这正中萧远山下怀,只要乔峰去了聚贤庄,聚贤庄那些人岂会放过他,就算是乔峰本来没有大开杀戒的心,最后也会被逼上梁上。

    “好好好,乔峰你还算一个人物,明知道我们在聚贤庄商讨围剿你,居然还敢正大光明的来,就冲着这一点,你死后,留你全尸!”游氏双雄见到乔峰居然真的来了,心中是又气又敬。

    气的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简直是将他们这些人视若无物,敬佩的却是这份气概,旁人遇到这种情况,恐怕早就远遁千里,退避三舍了,他倒好,直接找上门来。

    “只要能够让乔峰找到真相,只要你们有这个本事,不要说杀死我,就算是千刀万剐又有何妨?”乔峰对此很不在意的说道。

    “好一个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之辈,乔峰,你父母、师父对你恩重如山,而你却恩将仇报,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养不熟的白眼狼,今日还在此大言不惭,说什么真相,简直是岂有此理。”听了乔峰的话,少林寺的玄难首先忍不住了,毕竟乔峰的师傅玄苦就是他的师兄,辛辛苦苦教授乔峰,到头来居然自食恶果,当即怒火中烧的呵斥道,“今日你既然敢来,定叫你有来无回,以祭玄苦师兄在天之灵。”

    霎时间!

    现场的气氛为之一凝,节奏被玄难带了起来,本来便是为了围剿乔峰,此刻更是一个个怒发冲冠,是可忍孰不可忍,刀枪出鞘,齐声呐喊。

    一个个都动了起来,将乔峰围在中央,只待一声令下,便要群起攻之。

    对此,乔峰面色却是丝毫没有改变,聚贤庄人虽然多,但是都是一群土崩瓦狗,他只要想走,却是无人能够拦下。

    只是他到底记着自己虽然是契丹人,但是从小在中原长大,承蒙恩惠极多,不愿意多造杀戮,所以很是诚恳的说道,“今日我来,并不是想要与大家为敌,只是想要知道当年雁门关真相,以及杀死父母,师傅的真凶。”

    “巧舌如簧,你就是杀死你父母,师傅的真凶。”玄难厉声道,“上,杀了他。”

    “避重就轻,恣意妄为,好一个少林,好一个名门正派,好一个颠倒黑白。”

    就在玄难袈裟一挥,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循声望去,开口的正是方青山。

    玄难、玄寂顿时眼冒寒光,盯着方青山,缓缓的开口道,“你年纪轻轻,我等敬你是薛神医的师叔,所以对你多有包容,但是这不代表你可以肆意妄为,辱我少林门楣。”

    “先前看你说话就像是在帮乔峰,此刻又有此举,难道你和乔峰是一伙的想要为他出头不成?”

    “不错,这位公子,你是薛神医的师叔,我们敬你,但是这不代表,你就可以颠倒黑白,视在场豪杰如无物。”早就看不惯方青山的游氏双雄也开口附和道。

    “师叔!”

    对于少林玄难和游氏双雄联合责难自己师叔的行为,薛慕华虽然气愤难平,却也知道方青山的行为犯了众怒,低声了喊了一句,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方青山摆手打断。

    淡淡的将目光在玄难、玄寂以及游氏双雄等人的身上扫过

    本来面无表情的方青山冷然一笑道:“好一个少林门楣,好一个不是你们一伙,就是敌人。”

    “且不说我和乔峰不是一伙人,就算是,那又如何?”方青山傲然道,“这一次若非是你们唆使薛慕华广发英雄帖,你以为我会来蹚浑水,我管你们是死是活。”

    “我就见不惯有些人,本来就是自己错了,逼人家上梁山,还不放过,逮着一点信息就想要把帽子扣在人家头顶。”

    第四十三章仗义执言

    “嘿嘿,就算是如此,有师叔在,他今日也是在劫难逃。”薛慕华眼珠子一转,看着方青山嘿嘿笑道。

    “我先前就说过,眼见未必为实,耳听未必为虚,乔峰虽然是契丹人,但是又有什么确凿的证明那些恶事是他干的呢?”方青山摇了摇头不可置否的说道,“况且你们就确定他今日一定会来?”

    “你还是马上跟我回擂鼓山吧!有师伯,师叔出手,内力的事情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要是耽搁了你师祖的治疗,看你师傅如何收拾你。”

    “这......”听了方青山的话,薛慕华顿时纠结了,筹谋了这么久,现在就放弃,委实有些不甘心,可是方青山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一时间薛慕华欲言又止。

    “看来诸位是料定乔峰一定回来,这是在迎接在下吗?”就在此时,一道豪迈的声音徐徐的从远方传了过来,跟着便见一个粗犷甚至有些邋遢的汉子缓缓的走了过来。

    “好了,这下走不了了。”方青山虽然这么说,但是脸上除了对乔峰到来有一丝好奇,却是别无变化。

    他去江南,除了找鸠摩智谋划龙象般若功,也是想要到杏林子去见一见这位盖世豪侠,却不想在燕子窝耽搁太久,以至于缘悭一面,却不想,在聚贤庄居然见到了。

    他没有想到,没有了阿朱,乔峰依然还是来到了聚贤庄,看来自己这只蝴蝶还扇得不够厉害,世界依然修复了历史轨迹。

    其实乔峰之所以还来到聚贤庄,也是因为萧远山在暗中唆使。

    自己本来好好的带着一家人来中原访亲,半途之中,却被一群是非不分的所谓豪杰暗中埋伏,以至于家破人亡,萧远山跳崖未死,本来便已经性情扭曲。

    在他看来不管乔峰是否杀了那些人,那些死者都是当年围攻之人,都是该死之人,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而如今又出现一群不知好歹,不辨黑白之人,明明没有证据,居然还是要广发英雄帖,像当年对付自己一样对付自己的儿子,只不过一个是暗中埋伏,一个是正面讨伐,当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暗中,萧远山便唆使乔峰,说聚贤庄有人知道真相。而这个时候,正是乔峰四处寻找真相而不得的时候,知道这个消息,自然不会放过,虽然这里聚集了很多武林豪杰,但是那又怎么样,虽千万人吾往矣。

    而这正中萧远山下怀,只要乔峰去了聚贤庄,聚贤庄那些人岂会放过他,就算是乔峰本来没有大开杀戒的心,最后也会被逼上梁上。

    “好好好,乔峰你还算一个人物,明知道我们在聚贤庄商讨围剿你,居然还敢正大光明的来,就冲着这一点,你死后,留你全尸!”游氏双雄见到乔峰居然真的来了,心中是又气又敬。

    气的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简直是将他们这些人视若无物,敬佩的却是这份气概,旁人遇到这种情况,恐怕早就远遁千里,退避三舍了,他倒好,直接找上门来。

    “只要能够让乔峰找到真相,只要你们有这个本事,不要说杀死我,就算是千刀万剐又有何妨?”乔峰对此很不在意的说道。

    “好一个狂妄自大,不知天高地厚之辈,乔峰,你父母、师父对你恩重如山,而你却恩将仇报,果然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养不熟的白眼狼,今日还在此大言不惭,说什么真相,简直是岂有此理。”听了乔峰的话,少林寺的玄难首先忍不住了,毕竟乔峰的师傅玄苦就是他的师兄,辛辛苦苦教授乔峰,到头来居然自食恶果,当即怒火中烧的呵斥道,“今日你既然敢来,定叫你有来无回,以祭玄苦师兄在天之灵。”

    霎时间!

    现场的气氛为之一凝,节奏被玄难带了起来,本来便是为了围剿乔峰,此刻更是一个个怒发冲冠,是可忍孰不可忍,刀枪出鞘,齐声呐喊。

    一个个都动了起来,将乔峰围在中央,只待一声令下,便要群起攻之。

    对此,乔峰面色却是丝毫没有改变,聚贤庄人虽然多,但是都是一群土崩瓦狗,他只要想走,却是无人能够拦下。

    只是他到底记着自己虽然是契丹人,但是从小在中原长大,承蒙恩惠极多,不愿意多造杀戮,所以很是诚恳的说道,“今日我来,并不是想要与大家为敌,只是想要知道当年雁门关真相,以及杀死父母,师傅的真凶。”

    “巧舌如簧,你就是杀死你父母,师傅的真凶。”玄难厉声道,“上,杀了他。”

    “避重就轻,恣意妄为,好一个少林,好一个名门正派,好一个颠倒黑白。”

    就在玄难袈裟一挥,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众人循声望去,开口的正是方青山。

    玄难、玄寂顿时眼冒寒光,盯着方青山,缓缓的开口道,“你年纪轻轻,我等敬你是薛神医的师叔,所以对你多有包容,但是这不代表你可以肆意妄为,辱我少林门楣。”

    “先前看你说话就像是在帮乔峰,此刻又有此举,难道你和乔峰是一伙的想要为他出头不成?”

    “不错,这位公子,你是薛神医的师叔,我们敬你,但是这不代表,你就可以颠倒黑白,视在场豪杰如无物。”早就看不惯方青山的游氏双雄也开口附和道。

    “师叔!”

    对于少林玄难和游氏双雄联合责难自己师叔的行为,薛慕华虽然气愤难平,却也知道方青山的行为犯了众怒,低声了喊了一句,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方青山摆手打断。

    淡淡的将目光在玄难、玄寂以及游氏双雄等人的身上扫过

    本来面无表情的方青山冷然一笑道:“好一个少林门楣,好一个不是你们一伙,就是敌人。”

    “且不说我和乔峰不是一伙人,就算是,那又如何?”方青山傲然道,“这一次若非是你们唆使薛慕华广发英雄帖,你以为我会来蹚浑水,我管你们是死是活。”

    “我就见不惯有些人,本来就是自己错了,逼人家上梁山,还不放过,逮着一点信息就想要把帽子扣在人家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