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三十九章 突飞猛进
    观想龙象!

    方青山脑海中一头好似传说中的生物赫然清晰可见。

    虽然他没有观想图,也没有亲眼见过龙象,以至于龙象的形体并不具体,但是那粗壮犹如天柱的四肢,苍龙出海一般的龙鼻,寒光闪闪的獠牙,熠熠生辉的龙鳞,无一不展示了他的非凡。

    尤其是方青山将龙象般若功第一层,第二层修炼完成之后,本来空洞的龙象双眼居然渐渐有了一丝生气,虽然依旧微不可察。

    但是这却是质的变化,观想图已经不只是形,还有神了。

    脑海中,龙象如同定海神针一般镇压四方,丝丝缕缕沧桑古老的气机弥漫而出,一呼一吸之间,却是引动,体内的龙象劲力越发的精纯,灵动。

    方青山沉浸在修炼之中,没有看到随着龙象真气流过,经脉,血肉,骨骼之间,一缕缕淡金色的气流在荡漾,充斥在每一寸肉体,隐隐透发出来一丝古老,霸道的气机。

    又有一声声春雷炸响,好似夹杂着一声声虎豹的咆哮声。

    虎豹雷音!

    这是一门很是高深的淬炼之法,可以将体内很多不易淬炼,容易忽略的地方一一淬炼。

    一时间,方青山整个身体好似一块顽铁,被一锤一锤的敲打,千锤万凿,百炼成钢。

    花儿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白驹过隙,想方青山来到太湖的时候,还是烟花三月,此刻居然已经过了草长莺飞,到了接天莲叶无穷碧的时节了。

    三个月!

    是的,方青山在太湖已经呆了整整三个月的时间,算上开始的时候,已经过了近四个月的时间,不过他的收获却是丰富的。

    三个月的时间,方青山连破两层,将龙象般若功推到了第四层,却是比预想中的时间早了一些。

    这三个月,除了必要的吃喝拉撒,方青山几乎连睡觉都用打坐代替了。

    到最后,坐行卧立之间,皆是修行,方青山几乎已经将龙象般若功融入到了生活之中。

    之所以如此,却是他得到了龙象的精髓,四层的龙象般若功,观象图虽然依旧简陋不堪,却已经具备了一丝神韵,方青山将这丝神韵把握住,融入身体之中,一眼望去,气血旺盛,如龙如象,给人一种龙象的威严霸道。

    当然,得到了多少自然也就会失去多少。

    方青山的龙象般若功进步如飞,自然北冥神功的消耗也是巨大的,四层的修炼,居然耗费了七年的功力,这还是他体内保存这十数年来吞噬的灵药精华,由此可知,修炼此门功法有多难,需要耗费的资源有多厉害。

    虽然如此,方青山却并没有半分后悔,甚至对于自己的这个决定感到万分的满意。

    因为,虽然现在只是完成了龙象般若功四层的修炼,但是方青山却是知道,就算现在不动用内力,不说与鸠摩智这样的高手交锋,至少不比段正淳,天龙寺的那些和尚来得差了。

    修炼到了这一步,方青山便出关了,因为他知道接下来想要再有所突破,就不是短时间能够办到的了,再说无崖子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出来了这么久,自己也该回去了,想来巫行云,李秋水他们已经将准备工作都做好了。

    只是他的好心情随着鸠摩智的出现彻底的消散了。

    段誉虽然修为高,但是眼界不行,阿朱阿碧虽然聪慧,到底功力不够,但是方青山一眼便看出了,鸠摩智内力修为下降了,但是气血如虹,好似佛门护法金刚。

    看着方青山神色渐渐凝重下来本来还很开心的阿朱,阿碧,段誉几人渐渐的安静了下来,一股压抑的气氛瞬间席卷全场。

    因为先前鸠摩智的行为,让方青山不但多敲诈了两门绝技,还打算用鸠摩智的一身内功去成全无崖子。

    那里知道,自己闭关三个月,再出来的时候发现鸠摩智居然按照自己的法子,也在消耗内力,修炼龙象般若功,这让早就将其一身功力视为己有的方青山如何忍得住。

    好在鸠摩智虽然也开始按照自己的办法修炼,但是到底时间尚短,并没有消耗多少内力。

    鸠摩智感到方青山眼中的寒意一闪,心中不由得一突,却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又除了岔子,不由得开口道,“方公子,你......”

    “大师可知道,青山本来准备怎么处置大师吗?”方青山问道。

    “哦?愿闻其详!”鸠摩智对此也有些不满,自己已经将他的条件都达到了,方青山却并没有信守承诺为自己解去生死符的桎梏。

    “如果如同最开始,我不过是和大师做一场交易。”方青山淡淡的说道,“但是大师的不讲规矩,却是打破了青山的底线,所以我不但多要了两门绝学,还准备废去大师的一身功力,一来是为了赎罪,二来也是为了彻底解决大师身上的隐患。”

    “这......”鸠摩智不由得心中一寒,他没有想到自己答应了方青山的条件,他居然还是不放过自己。

    本来因为找到另外一条康庄大道而十分高兴的鸠摩智顿时沉默了。

    “那公子等了几个月为什么还不动手?”阿碧好奇的问道。

    “大师修炼数十年,一身功力放眼天下,都是难得。”方青山笑着解释道,“如此废去岂不是暴殄天物?”

    “那公子还有其他想法?”阿朱也带着丝丝好奇的问道。

    “家师将一身功力传给了我,以至于日暮西山,我们正在寻找办法医治他。”方青山解释了一句,“所以,我准备将大师的内力当做救好家师的灵药。”

    “呵,呵呵!”鸠摩智闻言,不由得有些绝望的笑道,“没想到到头来,我居然还要成为别人的祭品。”

    声音中的无奈,迷惘,绝望,却是让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对此,方青山却是没有半点同情,成王败寇罢了。

    先前自己要是败了,鸠摩智对付自己的手法也不会来得轻松,更是不会有半分手软。

    想段誉若不是主角,被鸠摩智抓来活祭慕容博岂会有好下场?

    所以方青山很是果断的对欲言又止的阿碧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