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三十二章 生死符
    吼!

    眼看着方青山居然又成了拦路虎,挡在了自己的必经之路上,鸠摩智左脚在右脚背上一点,一个翻身让过方青山的掌力,不退反进,继续朝着阁楼落将下去,同时手中却丝毫没有停歇,横七竖八,连劈了十数刀,组成一片刀网,朝着方青山笼罩下去。

    与此同时,继续张嘴长啸,施展狮吼功,以音波撼动方青山的心神。

    “大师技穷矣!”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方青山刚刚才吃过了一次狮吼功的亏,这一次自然有了防备,根本就没有受到影响。

    面对鸠摩智火焰刀刀网,方青山同样没有放在眼里,但见他双手一摆,一招如封似闭,在胸前画了一个圈圈,一个太极图案凭空出现,将其笼罩其中。

    嗤嗤嗤!

    刀网落下,却是虚不受力,与太极劲儿交织,发出炙铁如水的声响,却是被一点点磨去。

    “哈,哈哈,哈哈哈......”

    眼看着方青山被阻,鸠摩智已经快要接近阁楼,在想要追已经来不及了,鸠摩智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却不想,此刻方青山忽然仰天长啸,声音起先好似谈笑风生,渐渐地却是如雷贯耳,声震云霄,一声高过一声。

    逍遥派也是有音波功的,但是方青山却是没有来得及学,此番他却是纯粹以浑厚的内力发动。

    就如同射雕之中,桃花岛比武招亲,黄药师按玉箫,欧阳锋抚铁铮,洪七公就是仗着纯粹的内力长啸,却是丝毫不弱两人的音波。

    此刻,方青山就是如此,一时间却是将浑厚的内力发挥到了极致。

    触不及防之下,鸠摩智一口气没有提起来,差点从半空中掉了下去。

    旧力刚去,新力未生!

    鸠摩智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却也只能重新回到水面,不过他却并没有放弃。

    脚底刚刚触到水面,便轰然一声踏破,?一腿炸响,几乎同时,第二腿如影随形,朝前迈去,又是轰然一声,卷起千堆雪。

    后腿便前腿,前腿便后腿,左右交替,如影随形,声声如雷。

    这又是一门少林绝技,如影随形腿,却是被鸠摩智用在了逃跑上。不知道少林寺的大和尚看到这一幕有何感想,不过说实在的,却是相得益彰。

    在水面上行动,除了轻盈,按理说,只要一口气不泄,速度够快,同样可以水上漂。

    如影随形腿快吗?

    这是自然,所以鸠摩智很是轻松迅速的朝着阁楼奔去。

    “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

    看到鸠摩智的行为,方青山不由得暗自感叹。

    这一次,要不是鸠摩智鬼迷心窍,同时没有估计对方青山的实力,在水中出手,换了平地上,不要说将其逼得这么狼狈,自己能不能占据上风都是个问题。即便是,恐怕也是数百回合自己,自己仗着内力浑厚的缘故罢了。

    不过,一步错,步步错,谁叫他棋差一招呢?

    这么一个绝好的机会,方青山若是不抓住,一旦让鸠摩智脚踏实地,那自己在想对付他可就难了。

    最主要的是自己今天表达出对龙象般若功的兴趣,要是这一次不将其擒拿,恐怕他会以此为要挟迫自己就范。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自己时间不多,只有三年时间,要是不尽快将龙象般若功弄到手,恐怕会节外生枝。

    眼看着鸠摩智距离实地只有一步之遥,方青山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看着那四溅的水花,忽然灵光一动。

    不及多想,方青山伸手一抓,一团湖水落入掌心,运转内力,一股至寒之意瞬间勃发,将湖水冻成冰块。

    跟着施展天山六阳掌,将三分阳,七分阴的力道附着在冰块上,伸手一捏,化作许多碎片,以天女散花的手法,朝着鸠摩智打了过去。

    生死符!

    是的,刚刚方青山施展的正是天山童姥威震西域,三十六洞,七十二岛,各路草莽豪杰的绝技。

    他虽然没有具体学过,但是他学过天山六阳掌啊!

    生死符与天山六阳掌其实是一脉同源,只不过一正一邪,一阴一阳罢了,互为表里。

    学会了天山六阳掌,生死符其实基本上已经回了七七八八。

    再说那边,鸠摩智眼看着成功就在眼前,心神难免有些松懈,再加上水花四溅,声如闷雷,生死符又是冰块,夹杂在水花之中,微不可察,所以,也该是鸠摩智命中有此一劫。

    嘭!

    鸠摩智终于重新站在了阁楼上,心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凝重的脸上也缓和了。

    看着慢悠悠的跟上了的方青山,双手合十,好整以暇的说道,“今日事和尚孟浪了,失礼之处还请公子见谅。”

    “大师以为脚踏实地就可以高枕无忧了?”方青山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鸠摩智心中一突,没由来的感到一阵不对,不过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心中怎么想,面上却是不显,淡淡的说道,“公子修为虽然厉害,但是和尚也不是吃素的,真的要拼下去,恐怕只有两败俱伤。”

    对此,方青山却是不可置否,不说以自己的内力拖也能拖死鸠摩智,单单是太极拳在手,他想要两败俱伤的想法就不可能实现,不过方青山也没有拆穿他,只是淡淡的说道,“这些暂且不提,我们还是来说说先前的事情吧,我告诉了大师解决隐患的办法,大师是不是也应该表示诚意,将龙象般若功告诉小子呢?”

    “公子此言差矣,先前我们说的是只要解决了隐患,我就将龙象般若功双手奉上,可惜,现在没有,所以......”鸠摩智摇了摇头,“请恕和尚不能苟同!”

    “散功就解决问题了,是和尚自己不愿意罢了。”方青山不疾不徐的说道,“看来和尚是不愿意交出龙象般若功了!”

    “我说过只要公子帮我解决隐患,我就交出龙象般若功,当然散功除外。”鸠摩智同样是稳坐钓鱼台,一副吃定了方青山的样子,“公子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龙象般若功虽然流传甚广,但是核心依然还藏在圣地之中,除了和尚,旁人几乎无人知晓,至于说强闯圣地,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