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二十六章 赶巧
    江湖上,最近风声忽然一紧。

    本来有北乔峰,南慕容称号的两个人忽然间就对立了起来。

    原因很简单,丐帮的副帮主,马大元居然死在了自己的拿手绝技,锁喉擒拿手下,矛头直接指向了以斗转星移誉满江湖的姑苏慕容家,毕竟一般人能够想到的,也就只有那以及之道还施彼身了。

    其实再次之前,早就已经有伏牛派的柯百岁和青城派的司马卫同样死在了自己的拿手绝技之下。

    只是江湖事江湖了,这两个门派虽然也算是江湖门派,但是与姑苏慕容家的名号却是差了太远了,死了也就白死了,所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莫过于此,没有名气,自家功夫又不到家,明明有怀疑对象,也不敢说出口,只能打掉牙齿自家吞掉。

    但是马大元就不一样了,他可是丐帮的副帮主啊。

    往前推十年,其实丐帮也就那样,虽然人数多,但是也最多和漕帮一样罢了。

    直到丐帮出了一位盖世豪侠乔峰,在他手中,直接就将丐帮带领到了天下第一帮的地步,媲美少林。

    这个时候,他们的副帮主死了,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姑苏慕容家的名号对一般人有用,放在丐帮这里却又不好使了。

    实力,势力这才是江湖的常态。

    方青山下了擂鼓山,便转道江南,直奔燕子坞,却不想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好赶上了阿朱两人施展诡计想要逃走的一幕。

    腰缠十万贯,烟花三月下扬州。

    三月的江南,杏花夹径,绿柳垂湖,暖风熏的游人醉,长恨此景非我有。

    太湖上,一叶扁舟在朦胧的太湖水汽中飘然而来。

    船头站着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年虽不大,风度已显,尤其是双眸之中时不时透露出的一丝丝沧桑,更是平添三分魅力。

    当年寻仙问道,踏遍千山万水,太湖,方青山自然是来过的,此番轻舟而来,也算是故地重游了。

    远远地,便看到前方有一小舟迎面划来,一男两女,行色仓皇,身后阁楼庭轩之中一喇嘛面带怒色,直接飞身而起,踏水而行,追着小舟而来。

    看到这里,方青山当即便知道,前面的应该是阿朱阿碧和段誉,后面的则是自己此番的目标人物鸠摩智。

    “不好!段公子快用剑气击退大和尚。”

    这阿朱阿碧显然没有料到鸠摩智居然可以踏水而行,对他们死追不放,眼看着鸠摩智就要追上,不由得惊叫连连。

    鸠摩智虽然功力高深,但是毕竟不是铁掌水上漂裘千仞,想要踏水而行如履平地是绝对不行的,此刻,他不过是仗着内力轻功,憋着一口气,一旦这口气泄了,便后继乏力,只能退回。当然前提是此刻段誉可以施展出六脉神剑将鸠摩智击退,这样他们才有一线生机。

    不过对此,方青山并不看好,段誉虽然是主角,但是这种经常靠运气,时灵时不灵的六脉神剑真的很是坑人,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说不得那一次就栽了。

    果然,这一次,段誉的六脉神剑又不灵了。

    “段公子快呀。”

    “是啊,大和尚就要追上来了。”

    “快,快,快!”

    ......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阿朱两人虽然连连催促,但是段誉此刻就好似短路了一般,有心杀则无力回天,不由得一阵颓然,心中未尝没有一丝丝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好好练功,以至于连累两位美丽的姐姐。

    看到这一幕,方青山不由得摇了摇头,体内上提,张嘴一声长啸,好似虎啸山岗,龙吟大泽,虽然不是音波功,但是却也将鸠摩智阻了阻。

    要是换一个人,方青山说不得也就不会多管闲事,甚至还会提前擒拿段誉,来威胁鸠摩智。

    不过谁叫这里三个人,两个都和自己关系匪浅呢?

    先说段誉,此人修炼了逍遥派不传绝技,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这可是苏星河,丁春秋当年都没有得传,丁春秋也因此而怀恨在心,暗算无崖子。

    他虽然没有拜师,但是按照辈分来算,也是自己的同门,甚至按照入门先后,自己还要称之为师兄。

    当然还有一点,为了救治无崖子,自己让巫行云前往大理段氏讨要一阳指。

    一阳指作为大理段氏的传承绝学,其重要性还在六脉神剑之上,毕竟六脉神剑虽然厉害,但是自从创造出来之人,其后几乎无人能够学会,只能束之高阁。而一阳指却是安身立命的本事。

    得了人家的好处,自然不能立马翻脸不认人,何况,段誉还和逍遥派有一段渊源。

    而阿碧似乎也是自己逍遥派的传人,乃是师兄苏星河的弟子琴颠康广陵的传人。

    面对这种情况,尤其是还有一个晚辈在场,虽然她可能不知道,但是方青山又如何好意思袖手旁观?

    就是这一阻,鸠摩智一口气松懈下去,旧力刚去,新力未生,只能恨恨的的退回身后的亭台,同时一脸凝重的看着远方疾驰而来的小舟。

    劫后余生的段誉三人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相视一笑,又好奇的看着远方的小舟。

    待看到小舟上的方青山时,所有人都愣了愣。

    从先前的长啸判断,众人虽然知道来人年纪可能不大,但是也应该是如同南慕容北乔峰这样的青年才是,但是此刻看到方青山的面孔,不要说阿朱阿碧了,便是鸠摩智都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好似活到了狗身上。

    先前一个段誉也就罢了,虽然六脉神剑犀利,但是时灵时不灵,但是此刻看到比段誉还年轻的段誉,内力更是比自己还浑厚,鸠摩智都开始怀疑人生了。

    “这都是从哪里钻出来的妖孽啊!”鸠摩智心中不由得暗自感叹一声。

    “不知少年人从何而来,为什么搅扰鸠摩智的好事?”看着停在阿朱他们一旁的方青山,鸠摩智心中隐隐有一种感觉,自己今日恐怕只能武功而返了。

    “国师这话说得还真是理直气壮啊。”方青山轻笑一声。

    “嗯?少年人认识鸠摩智?”鸠摩智从方青山的话中听出了一丝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