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二十二章 近在眼前
    “再来!”

    修为到了一定境界之后,再想要进步,便需要法天,法道,法自然。

    逍遥派之所以喜欢收集各派武学,不论是灵鹫宫,还是西夏,还是琅嬛福洞,都有类似藏经阁的所在,便是因为他们需要见识更多的武学,博采众长。

    今日本来不过是想要试一试师侄的武功,指点一下后辈,却见识到一门从来没有见过,却不弱于逍遥派顶级绝学的武功,这如何不让李秋水欣喜。

    眼看着快攻,强攻都不能让方青山快速败北,他就像是一个不倒翁,任凭你山洪急湍,我却是江流石不转。

    好胜心被激起的李秋水顿时拿出了十分力道,施展自己的拿手绝活,白虹掌力。

    遥遥一掌劈出,一道掌力破空而来,本来正面是攻击,却不想,临到头了,掌力忽然一个急刹车,转了一个弯,从左侧攻击了过来。

    这正是这门武功的精妙所在,以劈空掌形式发出时,看似正面对敌,实则掌力方向却游走不定,对手很难察觉,曲直如意,声东击西,指南打北,端的是变幻莫测。

    要是换了一个人,遇到这种情况,肯定会吃个大亏,但是方青山却不同,他不但知道,而且无崖子还专门给他讲解过,再加上他施展的是太极拳,后发制人,白虹掌力虽然精妙,但是在他面前却是大打折扣。

    即便如此,以太极拳的卸力之法,面对李秋水的攻击,方青山也不得不一步步后退,将力道转移到脚下,以便减轻压力。

    于是便看到方青山在李秋水的攻击下,一步步后退,而原地却留着一个个深陷地底三尺的脚印。

    虽然如此,方青山仗着太极拳,却是在李秋水狂风暴雨的攻击下,居然退而不败,虽然持续下去,最后失败的必定是他,毕竟久守必失,但是这也已经是殊为难得了。

    毕竟放眼天下,敢说稳赢李秋水的,恐怕也只有少林寺中的扫地老和尚了,而与他分庭抗礼的,除了巫行云,恐怕也几乎没有第二人了,所以方青山能够在李秋水手下坚持这么久,便是换了鸠摩智,萧远山等人来恐怕比他还不如。

    所以,不论是李秋水,还是巫行云,无崖子看到这一幕,都有一种老怀大慰,后继有人的感觉,逍遥派自他们三人之后,终于又出了一位顶尖高手,就算是死后,他们也可以放心的去见恩师逍遥子了。

    神功秘籍不常见,但是上佳的传承人更是不可多得,看苏星河摆下珍珑棋局三十年,无人能解便可知一二。

    想大理段氏,坐拥一阳指,六脉神剑这样的绝技,如今也还没有一个顶级高手,姑苏慕容家,慕容博之后,虽然有南乔峰,北慕容的美誉,但是慕容复的实力说实在的较乔峰还差得远。

    所以,一个可以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弟子也是殊为难得的。

    嘭!

    方青山再接下李秋水一掌,已经不是留下脚印,双腿直接在地上犁出了两条沟,双颊泛白,双手微微颤抖,显然已经到了极限。

    “好了!”

    就在李秋水还要攻击的时候,巫行云一个晃身,来到方青山身前,冷笑道,

    “怎么?因为师弟心里没有你,恼羞成怒,以大欺小还不算,还要杀人泄愤不成?你是想要让师弟亲眼见见你恶毒的样子吗?”

    “哼,要你多事,我不过是想试一试师侄的极限在哪了罢了,倒是你挑拨离间,居心何在?难道你以为装得贤良淑德,师兄就会回心转意吗?你的恶毒他早就知道了,所以才会选择我!”

    李秋水又岂是只挨打不还手的人?与巫行云针锋相对,丝毫不落下风。

    稍稍调息了一下,刚刚松了一口气的方青山,见巫行云两人一言不合,便要大打出手,连忙上前制止道,“两位师伯师叔,我请你们来,可不是让你们来打架的。”

    听了方青山的话,巫行云两人才回过神来想,想起自己两人这一次来的主要目的。

    于是同时问道,“师侄,你师尊跑哪去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见她们终于想起了正事,方青山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们两人要是打起来,自己可劝不了架,也分不开他们,一个不小心,两人便有同归于尽的可能,这可不是自己愿意看到的。

    而且请他们来,可是为了救无崖子,要是她们都死了,自己岂不是白忙活一场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巫行云和李秋水两人不由得同时皱起了眉头。

    在场除了他们两人,只有三人,苏星河和方青山肯定不是,那么剩下的便只有一旁好似无骨动物一般,瘫在椅子上的邋遢老头,只是这怎么可能是她们两人心心念念,风流倜傥的师兄弟呢?

    “小子,你不会是在耍师伯吧!”巫行云双眸之中,煞气一闪。

    “是啊,师侄,欺瞒师叔,后果可是很严重的。”李秋水声音虽然依然委婉动人,但是其中蕴含的寒意却是溢于言表。

    “怎敢?”方青山苦笑着摇了摇头,“两位师伯,师叔不相信我,苏师兄的话总不会有错了吧。”

    两人闻言,齐刷刷的将目光对视着苏星河,苏星河顿时感觉亚历山大,冷汗连连,僵硬着点了点头。

    巫行云两人这才不可思议的转过头,望着无崖子,张开嘴,却是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好似有什么东西将嗓子眼堵住了似的。

    “唉,三十年不见了,师姐师妹风采依旧,无崖子却是大限将至,不过在最后关头,还能见到两位师姐师妹,也算是大慰平生了。”看着巫行云两人完全接受不了的样子,无崖子不由得苦笑的叹了一口气,他之所以三十年不愿意让苏星河告诉两人,便是不想让她们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真的是你,无崖子!”

    “师兄。”

    虽然知道方青山两人不会骗自己,两人也从其身上感到了熟悉的气息,但是两人还是将信将疑,直到无崖子亲自开口,两人这才知道原来这是真的,身子一晃,两人不分先后,一左一右来到无崖子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