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二十一章 太极拳
    听着李秋水和巫行云你来我往,唇枪舌剑,方青山却是痛并快乐着。

    快乐的自然便是在李秋水的压力下,北冥神功疯狂的运转,让他对内力的运用却是更上一层楼,毕竟,此番,他唯一能够与李秋水拉得不是很远的便是内力。

    再有,便是在天山童姥的指点下,天山六阳掌的掌控成功的从初入门径,到了小有所成,节省了他半年的功夫。

    果然实战和老师指点相结合才是进步最快的办法。

    除此之外,方青山收获最大的却是对阴阳刚柔之劲的掌控。

    先前就说了,天山六阳掌不只是一门媲美降龙十八掌的阳刚掌法,同时也一门将阴阳二气相结合的掌法,而且不论对手以如何狠辣的手法攻来,均能化解,而且化解之中,必蕴猛烈反击的招数。

    而要说阴阳变化之道,防中带攻的武功,天下最有名的,莫过于后世武当开派祖师张三丰的太极拳。

    而在方青山穿越之前,甚至是来到天龙世界之前,最擅长的便是太极拳。

    只可惜,沧海桑田,当年武当派的镇派神功,张三丰仗之名流千古的太极拳,在末法时代,精妙奥义却是百不存一,只剩下一些招式以及练力之法。

    此番,与其说方青山进步最大的是天山六阳掌,还不如说是太极拳。

    没有太极心法,以北冥神功催动,无伤大雅,又兼对阴阳变化,刚柔轻重的理解,此刻方青山对太极拳的领悟可以说是登堂入室。

    痛苦的自然便是,随着巫行云时不时的撩拨,最后倒霉的还是方青山自己,虽然有巫行云指点,但是现场教学如何比得上经验老道的李秋水,要不是他有无崖子一身内力护体,早就被李秋水打得生死不知了。即便如此,每一击落在身上,也是会疼的啊。

    尤其是李秋水出手,隐隐带着寒意,即便是有内力护体,方青山也感觉一阵冰凉,周身穴道更是隐隐发痛,如同针刺一般。她的修为似乎已经摸到了肉身九层通灵的境界。

    眼见得在李秋水的攻击下,方青山已经渐渐不支,巫行云正要出手相助,无崖子也要开口之前,方青山面色一肃,脚下一划,退开一定距离,双手一摆,露出一个白鹤亮翅的招式。

    好不容易有李秋水这样一个高手给自己味招,可以全力以赴,又没有性命之忧,方青山如何会轻易放弃。

    “咦?”

    看到这一幕,李秋水,巫行云,无崖子不由得同时惊异出声。

    别看方青山这一招好似到处都弥漫着破绽,似乎只要随意一击,便是能够令得施展这套拳法之人重伤而退,但是三人都是武学宗师,目光自然不会如此短浅。

    三人都清晰的感知到,别看方青山这松松垮垮,好似浑身都是破绽,但是细看之下,才明白方青山这却是如同龟蛇盘,太极图,无论从哪一个地方攻击过去,都会立刻被防御到,并且还要落入他的套路之中。

    “有意思,看来这应该是这些年师兄另外创立的一门武功,我倒要看看比起我逍遥派的其他绝学到底如何!”

    看到这一幕,不论是李秋水还是巫行云都以为是无崖子创立的,只有无崖子知道不是,却也为这拳法的精妙所感叹,虽然还没有见方青山施展开来,但是窥一斑而知全豹,此绝对是一门不弱于六阳掌的拳法。

    “也不知道,青山这孩子从何处学来这门拳法。”

    不管场外的无崖子和巫行云如何想,李秋水却是见猎心喜,主动攻击了过去。

    但见李秋水脚下一动,好似风摆荷叶,却是瞬间出现在了方青山面前,长袖一挥,朝着方青山腿关节扫去,用的却是寒袖拂穴功。

    但见方青山太极云手轻松卸掉这一衣袖,脚步一跨,单掌推向对方的肩膀,这看似软绵绵的一掌,落在李秋水眼中却是举轻若重,大巧似拙。

    李秋水也不躲闪,迎着方青山这一推,一掌拍了过去。

    方青山虽然内力浑厚,但是比起李秋水却是差了一筹,根本就不愿意和她硬碰硬,拳到中途,却是画了一个圆,跟着,李秋水便面色一变,原来,李秋水一掌拍过去,却是虚不受力,好似泥牛入海。方青山轻飘飘地将李秋水凌厉无比的一掌卸开。

    “有意思,再来!”

    但见李秋水身形一晃,层层残影密布,却是将凌波微步施展到了极致,出手如电,快若惊鸿,顷刻之间,便连拍十八掌,上下左右,夜雨八方,将方青山完全笼罩。

    看到这一幕,巫行云和无崖子都提起了一分心来,却没有开口,他们知道,李秋水虽然不忿方青山学习天山六阳掌,而没有学她擅长的白虹掌力,却也只会给他一点小教训,而不会要了方青山的性命。

    而且,对于方青山突然施展出来的这门拳法,却也很是感兴趣,却要看看他怎么应付。

    场中,眼见得李秋水居然以快打慢,以力压人,方青山且不说能不能躲开,单单是太极拳的奥义,乃是后发制人,以柔克刚,便让他只有一条路可走。

    但见他面对李秋水的攻击,居然垂下了眼眸,好似对她的攻击根本就看不见似的,居然自顾自的,两臂慢慢提起至胸前,左臂半环,掌与面对成阴掌,右掌翻过成阳掌,双手抱了个太极式的圆圈,然后在胸前画起了圆圈来。

    一个圆圈未完,第二个圆圈已生,大圆套小圆,平圈套立圈,正圈套斜圈,一个个太极圆圈自方青山手中应手而出。

    一时间,一个太极图案在方青山脚下显现出来。

    而李秋水的攻击落下,却是被那一个个圆圈,或转,或卸,或引,或移,当真是他强由他强,我自清风拂高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泰山压顶不变色,四两拨动千万斤。

    “妙,妙,妙!”

    看到这一幕,不论是李秋水还是巫行云都情不自禁的赞叹了起来。

    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的武功虽然不是主流,却也不是没有,但是能够如同这样一门拳法,后发制人,阴阳变化集大成的却是从未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