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二十章 天山六阳掌
    “咯咯咯,好有趣的少年,就让师叔来试一试你得到了你师傅的几分真传吧。”

    见猎心喜之下,李秋水当即一笑,声音犹如铃铛,宛如妙龄女子,让人闻声之下,不由得好感大增。

    “哼,贱婢,不知廉耻,惯会耍这等魅惑之术,难怪师弟会舍你而去。”

    巫行云绝对和李秋水八字不合,忍耐了一会儿,又开始冷嘲热讽起来。

    “是吗?”李秋水虽然面色一青,但是却并没有动怒,依然问声细语的回了一句,“这也好过,师姐单相思来得好吧。”

    “你......”巫行云修炼的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与葵花宝典有些类似,阳气过剩,好似一个火药桶一般,一点就着。

    当然平素,或者换个人,倒也不至于如此,关键是这个人是李秋水,巫行云对她的恨倾尽五湖三江之水都无法洗净,只要她稍稍一撩拨,立马就要爆发。

    李秋水似乎知道巫行云的动作,丝毫不做理会,当即朝着方青山攻了过去,却是让本来准备动手的巫行云攻也不是,不攻也不是,一团火气郁积在胸。

    “唉!”

    看到这一幕,一直不言不语,无言面对两人的无崖子,不由得暗自叹了一口气,心中的内疚就更浓了,他知道两位师姐师妹之所以闹到今天,一切的根由都在自己,而自己却是辜负了她们两人。

    不说无崖子心中怎么想,眼见得李秋水攻击过来,方青山心中顿时一凝,却也难免一喜。

    凝重的是,自己虽然得到了无崖子一身功力,但是和李秋水相比,不论是功力,招式,经验等等没有一样占据优势。

    欢喜的是,自从修为大进以来,他还没有好好战斗过一场,无崖子是动不了手,苏星河是完全不是对手。如今有李秋水这样一个可以让他放手一搏的高手在,正好可以称量称量自己如今到底有几分实力,这如何不让他高兴。

    所以,眼看着李秋水一掌轻飘飘的拍了过来,方青山居然不退反进,运起全身功力,同样一掌拍了出去。

    “嗯?”

    起初李秋水还以为方青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由得暗自摇了摇头,到底经验还是浅了。

    不过随即,看到方青山用出的掌法之后,李秋水却是面色大变。

    而与之相反,巫行云却是面露喜色,仰天长啸。

    方青山所学,除了北冥神功,就只会一门步伐,凌波微步,一门掌法,天山六阳掌。

    此刻施展的自然便是天山六阳掌。

    天山六阳掌是逍遥派少有的刚猛掌法之一,不敢说超过天下第一阳刚掌法降龙十八掌,却也相差无几。

    此掌法共有九式,乃是一门将阴阳二气相结合的掌法,与崆峒派七伤拳原理相似,说不得,日后崆峒派的七伤拳就是得到了天山六阳掌的残篇创造出来的,其渊源就如同吸星大法之于北冥神功。

    当然,最重要的是,此门掌法乃是巫行云的拿手绝技,只是无崖子因为是逍遥派掌门,所以他这里也有六阳掌的秘籍。

    本来这也没有什么,关键在于,落在两个为情所困的老太婆眼中,情况就大不一样了,在他们眼中,这显然是无崖子无意识间,也是本心的一种选择。

    所以李秋水恼怒,巫行云欢喜,看得无崖子一阵哑然失笑。

    本来李秋水只是想要试一试方青山,顺便指点一下,给无崖子留下一个好印象,此刻却是再没有了这份心思,本来有所收敛的掌力顿时喷燃勃发,十层功力已经施出了九层。

    “哈哈哈,贱婢这是恼羞成怒了。”李秋水越是不高兴,巫行云就越是高兴,哈哈一笑道,“小子不用担心,听姥姥的指点。”

    “三分阴,七分阳,脚踏天权,攻击她阴陵泉穴,”

    ...

    “四分阳,六分阴,身走天枢,攻击她腋下。”

    ...

    “九分阳,一分阴,旱地拔葱,浴日东海。”

    ...

    有了天山童姥的指点,仗着一身浑厚的内力,方青山虽然在李秋水的攻击下顾此失彼,却也坚持了下来,尤其是对天山六阳掌的领悟越来越多。

    毕竟无崖子虽然有天山六阳掌的秘籍,境界也高,高屋建瓴的指点,但是到底不如天山童姥,半生都浸淫在其中,有她指点,当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好好好,好小子,悟性不错,给姥姥长脸了,放手去攻,不要犹豫,要是能够赢了这贱婢一招半式,姥姥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天山童姥见方青山在自己的指点下,天山六阳掌突飞猛进,在李秋水的攻击下,居然渐渐的稳住了阵脚,当真是大喜过望。

    一边对方青山施以诱惑,一边对李秋水冷嘲热讽,

    “哎呀,师妹啊,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么没有长进啊,现在连一个后辈都收拾不了,难道老了?难怪师弟会舍你而去,原来是不行了。”

    “我老?”李秋水本来因为方青山修炼天山六阳掌就心里不舒服,再加上这么久居然没有拿下他,甚至在巫行云这个老巫婆的指点下,居然还和自己打得有声有色,心中的怒气早就如同火山一般即将喷发,被巫行云一撩拨,当即便回了过去,“师姐是人老记性不好还是怎么的?你比师兄还大三岁,若是师妹老了,岂不是你已经半截身子都入土了。”

    这一次,兴许是方青山给她长脸了,巫行云倒是没有大怒,反而好整以暇的说道,“多谢师妹关心,师姐倒是想老来着,可惜每三十年便要返老还童一次,当真是恼人得紧。”

    “返老还童?我看是永远也长不大,只能是侏儒吧。”李秋水补了一刀。

    正所谓是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李秋水这话无疑是伤口撒盐,当即成功的让巫行云破了功。

    “贱婢,你还好意思说,当年要不是你蛇蝎心肠,在姥姥练功的时候偷袭,我岂会落到这步田地,师弟岂会喜欢上你?”巫行云大怒,不过跟着话锋一转,又笑了起来,“可惜啊,你虽然得到了师兄的人,却永远也得不到他的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