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十七章 根基
    不破不立,破而后立!

    本来因为方青山境界不够,强行接纳无崖子七十年霸道的北冥真气,有些虚不受补的意思,还得无崖子分心用内力化作一道屏障,保护方青山的经脉穴窍,免得到时候机缘化作劫难,经脉尽断那可就好看了。

    不过随着方青山体内多年积攒下,没有被完全吸收的灵药之力爆发,无崖子便彻底放心了。

    北冥真气行毁灭之效,灵药之力施造化之功。

    一破一立之间,却是相得益彰,不但淬炼了一番肉体,更是让方青山更加熟练的掌控这澎湃的力量,不至于像段誉一般,空有一身江湖绝顶的实力,却因为自己不能完全掌控,以至于武功施展起来时灵时不灵,常常陷自己与险地。

    “我果然没有收错弟子!”

    见到方青山身体中的这般变化,无崖子也是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也收回了护住方青山周身的力量,开始将毕生功力,毫无保留地朝着方青山涌荡而去。

    刚刚才适应了先前痛苦的方青山,在无崖子撤去保护力之后,顿时双目暴睁,瞳孔紧缩,五官一阵扭曲,浑身上下也不由自主的开始战栗起来,痛苦呈几何倍数增加。

    虽然如此,但是方青山却并没有半点放弃的意思。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他本是末世最后一个修行之人,意志可见一斑,先前不过是乍然受到剧痛,情不能自己而已,如今既然已经稍稍适应了,自然没有半途而废,徒劳无功的理由。

    这样的机缘,本是世界为气运之子准备的,要不是自己仗着先知先觉,岂会落在方青山头顶,要是还不珍惜,恐怕就真的要天怒人怨,天打雷劈了。

    随着方青山咬牙坚持,一圈一圈,一个周天一个周天,不停地搬运内力,无崖子七十年的功力虽然澎湃,但是进入方青山体内到底是无根之源,而方青山自己的内力却是越来越多。

    此消彼长之下,自然吞噬消化之力大大增加,而且因为适应,所以越到后面也就越加得心应手,以至于方青山面上渐渐平和下来,甚至露出了享受的神色,仿佛痛觉神经系统已经完全被屏蔽了一般。

    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适应当然是一个原因,更重要的却是对那种如同山洪海啸一般的内力的掌控,方青山感觉如臂指使,随手一击,有石破天惊之威,万夫不当之勇。

    方青山很是清晰的感知到,只要自己完全掌控了这股内力,便是方家修炼到了肉身八层神勇境界的巨灵手方潼也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而且,方青山虽然不会内视,但是还是可以清晰的感知到,因为破而后立的缘故,此刻方青山体内的经脉,几乎已被拓宽了数倍不止,而且变得越加的具备韧性!

    本来方青山因为先天不足,悟性虽然不错,但是身体的确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即便是因为气运修补的缘故,不足之症已经痊愈,但是错过了发育的最佳年纪,经脉骨骼已经成型,没有天材地宝,不要说较那些天之骄子,便是同龄人恐怕也是稍有不如。

    但是此番内力和药力的改造,宛如毁灭与新生,阴阳交泰,虽然比不上方寒九转金丹对身体的改造,却也是让他的肉身潜力变得更大了,不说赶上了那些天之骄子,至少也已经强于大多普通人了。

    当然除此之外,方青山的意志也得到了很大的磨练,也许现在这种好处还不怎么体现得出来,但是对于他突破通灵,乃至神通秘境却是有着莫大的好处。

    毕竟意志已经涉及到了精神,灵魂,元神。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着,无崖子和方青山两人倒是完全沉浸在其中,一个输出,一个接收,根本就没有察觉到时间的变化,倒是外面,为他们两人护法的苏星河等得有些焦急了,好在他也知道无崖子他们不能被打扰,只好时不时抬头看一看木屋方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方青山和无崖子两人的状态却是一个呼吸一个模样。

    方青山越到后面,气息越澎湃,不怒自威,除了其他原因外,更多的还是没能完全掌控,不能收发自如,不过这一点,让他适应一段时间便好。

    至于无崖子却是与方青山截然相反,随着内力的输出,他的气息越来越弱,本来鹤发童颜,仙风道骨的样子却是一点点干瘪下去,好似僵尸鬼怪。

    嘭!

    某一刻,方青山忽然睁开双眼,精光一闪,在黑暗中划过一道光亮,内力勃发,砰地一声,将自己与无崖子的身体震得分开。

    嗡!

    随后,一招揽雀尾,使出一股柔劲儿,将无崖子拖住,轻轻的放在床榻上。

    无崖子中风瘫痪这么多年,之所以还活得不是那么遭罪,全靠一身内力,今日尽数传给方青山之后,整个人都萎靡了下来,好似命不久矣。

    虽然自己谋划这份机缘的时候便已经想到了这一天,但是此时此刻方青山还是不由得有些黯然神伤。

    “痴儿啊,”

    这时候,似乎感觉到了方青山情绪的变化,无崖子却是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还有一部分内力没有传给你,怎么就迫不及待的将老夫推开了?”

    “恩师内力太多,弟子已经承载不了了,让老师失望了。”方青山柔声的说道。

    “你啊,你啊!”无崖子语气中,带着一丝丝无奈,更多的却是老怀大慰。

    他如何不知道方青山为何这么做,如果内力尽去,恐怕一时三刻,鬼门关便会为他打开。

    “也罢,这剩下的一点内力对你来说多也不多,少也不少。”无崖子笑道,“我还有一些时间,便为你讲解一下本门的一些事情,再传你一些武功吧。”

    “多谢恩师。”方青山点了点头。

    “嗯,”无崖子顿了顿道,“过了这么久,恐怕你也饿了,你去让星河准备一些饭菜,吃了之后,今日就先却打坐搬运适应内力,明日开始,我再传你我逍遥派的各种绝学吧。”

    对此,方青山自然是没有什么异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