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十二章 擂鼓山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一场秋雨过后,洗净尘埃,整座擂鼓山笼罩在一层薄薄的雾气之中,越发显得清静自在。

    此时,一个少年却是漫步行走在山间小路上,此人正是方青山。

    从穿越地点出来,稍稍打听了一下,方青山便发现,大局已经开启。

    虽然江湖上依然还流传着南慕容,北乔峰的名号,但是此番,最有名的事件却不是这两位俊杰,而是很多成名高手,都死在了自己的拿手绝技下,矛头直指慕容家的斗转星移,以己之道,还施彼身。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方青山稍稍放下心来,就匆匆的往擂鼓山赶来。

    既然杏林子事件即将发生,擂鼓山剧本也不远了,自己还是赶快行动,免得到时候被虚竹那傻小子捡了便宜。

    天龙中,三个主角,除了乔峰,其他两个,段誉和虚竹完全是开挂模式。

    一个坠入悬崖,不但不死,还得到了神功秘籍,出来之后,剧毒之物入体,不但没事,反而万毒不侵,不想修炼武功,但是一身修为却是直追江湖顶尖高手。

    一个初出茅庐,跟着一群江湖俊杰打酱油,却最后随意下了一枚棋子,就破了江湖几十年都无人能破的珍珑棋局,得到了七十年功力,瞬间成为江湖有数的高手,然后又执掌缥缈峰,迎娶西夏公主,可是人生最大的赢家。

    一个痴,一个呆,运气却是好到爆,当真完全是逢凶化吉,遇难成祥,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便是老大哥乔峰,辛辛苦苦修炼武功,却被人旦夕之间就追了上来,勤勤恳恳执掌帮派,但是须臾之间,就被赶下台来,养父养母,师傅被杀,原来杀手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为了复仇,却将唯一喜欢的女子打死,最后,似乎苦尽甘来,当上了辽国南院大王,身边又跟着阿紫美眉,可惜命运再一次戏耍了所有人,最后只能是魂断雁门关。

    这里的主角虽然比不得永生世界的主角,但是自己毕竟是外来人员,为了以防万一,夜长梦多,方青山打听清楚擂鼓山的具体位置,便匆匆赶来。

    好在此山虽然比不得少林,峨眉这样的名山大川,但是在方今天下却也不是默默无闻,毕竟人家聪辩先生摆下珍珑棋局已经数十年了,每隔一段时间,还要邀请江湖年轻俊杰前去试一试,所以方青山倒是很容易便来到了目的地。

    方青山此刻虽然修为不高,但是行了大半个时辰,还是来到了一处用巨竹搭起的凉亭,竹荫森森,景色清幽,山涧飞流,构筑精雅,极尽巧思,竹即是亭,亭即是竹一般,端的是一绝。

    景色虽然优美,但是方青山却也只是稍稍打量,没有忘了自己此来的目的。

    继续前行,不多时,便来到了一处山谷。

    竹海松涛,大有让人窥谷忘返之意。

    再行些许路程,便见一座木屋遥遥在望,一株苍松之下,有三块大石,一大两小,却是做桌凳之用,大的为桌,其上横七竖八,纵横交错,有黑子、白子晶莹发光,显然正是那珍珑棋局所在。

    此刻,石凳上已经坐着一位老者,矮瘦,干瘪,没有意外,就是无崖子的二弟子聪辩先生。

    只是光看这外形却是大不符合逍遥派选择徒弟的标准。

    逍遥派收弟子,不但要天资聪明,更是要男的俊女的俏。

    聪辩先生虽然上了年纪,但是至少也应该有点仙风道骨的意思,如今这副模样,看来这些年,为了恩师,也算是忍辱负重了。

    走进棋盘,方青山见苏星河对自己不闻不问,自顾自的对弈,也不以为意,静静的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他自己和自己下。

    对于围棋,方青山其实也是会的,虽然不敢说是国手,但也不是菜鸟。

    见苏星河一手执白子,一手执黑子,你来我往,好似两国交战,行军布阵,暗伏杀机,看得方青山暗自点头。

    不愧是逍遥派的弟子,不但武功厉害,琴棋书画,术数占卜,奇门遁甲等等有各有涉略。

    其实不只是方青山在看苏星河,从方青山一踏入山谷,便被苏星河给发现了,只是一来不知其目的,二来也是在暗中观看方青山,所以苏星河便没有作声。

    见其观棋不语,可见品性不低,看得入神,当是擅长,静静等候,说明耐性可嘉,年纪虽然不大,但是已经可见气度风流,苏星河不由得暗自点头。

    暗道,要是方青山能够破了恩师的珍珑棋局,逍遥派也算是后继有人了。

    不过,他也没有报太大希望。

    委实是,这么多年了,青年才俊,他见过不知凡几,但是能破恩师珍珑棋局的却是没有一人,便是能够坚持一时三刻的也没有多少。

    啪!

    随着最后一枚棋子落下,一条大龙被屠杀,苏星河也终于抬起了头,望着方青山。

    “后生晚辈见过聪辩先生!”方青山行了一礼。

    方青山知道,想要得到无崖子的功力,苏星河就是一道坎,破不了珍珑棋局,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所以,他也没有废话,开门见山的说道,“闻听擂鼓山珍珑棋局,举世无双,小可特来拜谒,还请聪辩先生不吝赐教!”

    苏星河闻言也没有什么表情,也没有开口,毕竟为了防备他那师兄星宿老怪,这些年,他可是一直都装聋作哑,在没有确定方青山能够破解珍珑棋局之前,他是不会暴露自己的,毕竟这可不只是关系到他的生死,更是恩师,门派深系的存亡。

    宛如深潭一般古波不兴的眼眸看了方青山一眼,抬了抬手臂,示意他坐在另外一张凳子上。

    然后,大袖一挥,只听一阵噼里啪啦,雨打芭蕉的声响,黑白棋子顿时星罗棋布,一个全新的棋局霎时间成型,显然这么多年下来,珍珑棋局已经完全印刻在了他心间。

    方青山棋艺虽然说不上出神入化,但是毕竟来自后世那信息大爆炸时期,眼光却是一流,一眼望去,但见这棋局步步杀机,九死一生,不愧是无崖子穷尽一生最得意的一局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