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七章 开始了
    “你可要想清楚了!”

    看到方寒不过思虑了片刻,便毫不犹豫的同意了,让方青山不由得有些惊诧,知道他不是很了解,还亲自解释道,

    “气运之事,最是神秘,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与你我息息相关,气运鼎盛之人,可以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天材地宝或是自动送上门,或是就在路边随便一脚就是。而气运衰竭之人,喝凉水都塞牙,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至于十门顶级大神通,包括大五行术和大轮回术,你要知道,便是羽化门都只有一门大阴阳术,由此可见其珍贵,甚至其中可能涉及到你的独门绝技。”

    “所以,你还是好好考虑一下吧!”稍加解释,方青山缓缓的说道,他不想骗方寒,不想因为现在稀里糊涂的答应了,日后反悔。

    “不用考虑了,我都同意!”那里知道他话音刚刚落下,方寒连思考都没有思考,便斩钉截铁的回了话。

    方青山不由得皱了皱眉,“为什么?”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方寒很是平静的说道,“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情,世上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大公子允许我一介奴仆修炼武功,并且还要带我进入羽化门这样的仙家门派,投资了这么多,想要得到好处,自然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你并没有骗我,将这些好处都说给了我听,小人岂是一个不知好歹之人?”

    “气运虽然重要,但是十取其一,还有九应该也够用了,不会伤及根本,至于说神通,连羽化门都只有一门,我不知道大公子怎么笃定我会得到那么多,但是只要我有,定不推辞,什么独门绝技,我是不认同的,神通是死的,人是活的,到底如何,还是要看在什么人手中施展!”

    其实还有一点,方寒没有说出来,方青山虽然说算到自己日后如何如何,但是毕竟他现在还是一个奴仆,未来是变化,说不得正是因为自己同意了方青山的条件,才有了后来的改变。

    如果自己不同意,就算方青山人品超好,完全不介意,但是也肯定不会再让自己打着他的名义练功,如此想要逆天改命,成为人上人却是不知何年何月,一旦暴露偷学,更是只有死路一条,就更不用说进入羽化门这样的仙家大派。

    所以,他其实并没有多余的选择,好在方青山如同清风朗月,并不因为自己弱小,而欺骗自己,倒是给方寒留下了一个好印象。

    “好一个意志坚定,心性通透之辈!”听了方寒的话,方青山双目之中满是赞赏之色,“既然如此,只希望你日后不要后悔的好!”

    “绝不会!”方寒坚定了摇了摇头,自己做的决定,就算是错的,他也不会后悔,哭着跪着也会进行下去,大抵成功之人都有一些偏执吧。

    “如此的话,你就去吧!”自己的目的既然已经达到,方青山也不愿意和方寒多说什么了,摆摆手,让他回去。

    “是!”方寒行了一礼,恭恭敬敬的退了出来,出了听雨轩,回头深深一望,他知道从此刻开始,他的命运就将不同了,虽然付出了一些,但是这天下又没有白吃的午餐,有付出才有收获。

    月明星稀,云淡风轻!

    城外,龙渊河旁,芦苇丛中,一个臃肿的身影正在专心致志的跳跃着,好似一只癞蛤蟆,细看之下,才发现原来是一个瘦小之人,身上挂满了各种沙包,正在打磨力量。

    此人不是旁人,正是方寒!

    按理说,他得到方青山允诺,可以打着他的名号修炼武功,不用再躲躲藏藏,可以光明正大的修炼,但是他没有!

    他明白一个道理,那便是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堆高于岸,流必湍之,他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奴仆,连三少爷那样的人物,都需要藏拙,更何况是他,在自己没有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前,方寒都决定先隐藏自己修炼武功的事情。

    于是,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财侣法地,修行四大要素!

    财在第一位,法在第三位,方寒虽然偷学到了方家的拳法武功,但是练武可不是只要有了功法就可以了的。

    穷文富武,他一介奴仆,身体本来就不怎么好,强练拳法武功,得不得营养补充,恐怕要不了多久,他就会把自己活生生的给练死。

    砰!

    练习了半个时辰,方寒再跳之时,却发现一阵头晕眼花,金星四射,脚下一软,摔了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势。

    “唉!穷文富武,方家那些弟子,天天人参燕窝的吃着,我要是想要好好修炼,恐怕还要想办法弄点钱来买药补一补。”

    躺在地上,方寒不由得暗叹一声,以前没有修炼,热切的盼望着修炼,如今修炼了,才知道原来并不是那么容易,人生之事,不如意十有八九,果然诚不虚也!

    “可是我不过是一介奴仆,那里去找银子呢?”方寒苦恼的想着,“难道去找三公子?”

    不过这个想法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会再去麻烦方青山了。

    要不怎么说,方寒是主角呢?这瞌睡来了,枕头立马递上。

    哗啦,哗啦!

    就在这时,在河边芦苇丛中,忽然传来了一阵响动。

    方寒是何等警惕的人,当即忍着全身酸疼,翻身爬起,狸猫一般,跳到一旁的芦苇中隐匿了起来。

    等了半响,却不见有多余的动静,这才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靠近响动的地方,定睛一看,瞳孔顿时一阵紧缩。

    见一具尸体漂浮在岸边,而这具尸体之人身着华服,显然不是一个权势之人,便是富贵之人。

    这样的人,居然死在了这里,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方寒转身便要离开,只是刚刚转身,脚步就不由得一顿。

    回头看了看,尸体身上的华服,舌头不由得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自己刚刚还在愁怎么弄点银子来买补品,眼下不就是现成的吗?

    想到这里,方寒也顾不得什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