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浪迹在诸天 > 第五章 吓
    “是啊,公子,你都已经好了,为什么还不告诉大老爷和二老爷,二小姐他们啊!”方玲更是愤愤不平的说道,“要是让他们知道公子不但身体好了,更是修为大进,一定会很开心的,到时候看着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还敢看不起少爷你!”

    “嗯?”听到这话,一旁还没有走的方寒,想着在单独,亲自向方青山道谢的他,低着的双眼不由得闪过一丝精光。

    他也算是方家的老人了,自然知道方家这位三公子是个什么情况,之所以还留在这里,不是想要巴结他,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练习自己偷偷学来的武功。

    却没有想到无心插柳,阴差阳错,居然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众人眼中病鬼的三公子居然弥补了先天不足,修为也大进,这要是让其他人知道,定会引起轰动的。

    “时候未到!”方青山,不可置否的淡淡说道。

    然后看了看一直低着头,好似什么也没有听到的方寒,不由得轻笑一声,“他们都走了,你怎么还在这里?”

    听到这话,方琴和方玲才意识到,还有外人,自己等人不小心却是泄露的主子的秘密,双颊顿时一阵苍白,不过看着方寒的双眼却是透着寒光,显然已经心生杀意。

    方寒生性谨慎,敏感,方玲两人杀意一起,他便感受浑身汗毛一阵倒立,心中不由得暗自叫苦。

    这个时候才想起,这位三少爷恢复过来的事情,连大老爷,二老爷乃至二小姐都不知道,自己却无意中得知,这不是逼着人家杀人灭口吗?

    心中虽然闪过完全念头,想着如何逃避被灭口的办法,面上却丝毫不显,只是带着浓浓的感激道,“小人这是想要亲自谢过三少爷的相救之恩,日后但有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是吗?”方青山漫不经心的说道,“也好,我正有事情和你商量商量,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回小院吧!”

    说着,不理会方寒,方青山转身便走。

    方寒见状,顿时浑身一僵,以为方青山这是要杀人灭口,冷汗顿时冒了出来,浸透衣衫,尤其是方玲,方琴两人一左一右,站在他身边,神色诡异的看着他,更是让方寒亡魂大冒。

    可惜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容不得他有半点迟疑。

    至于说逃走,且不说方玲两人,单单是他一个没有半点武功的人,想要逃出方家掌控的龙渊省,简直是痴心妄想,恐怕还没有逃出百米,就会被人擒拿下。

    听雨轩!

    也就是方青山的小院,取的是留得残荷听雨声的意思。

    方青山回来了半响,方玲,方琴两人才押着磨磨蹭蹭的方寒走了进来。

    啪!

    两人随手将门关上,彻底的断绝了方寒的后路,听到那声音,让方寒不由得浑身一抖,看得方青山一阵好笑。

    “怎么?我这里就这么晦气吗?让你这么不情愿来?”方青山故作不悦的问道。

    “不敢,不敢,小人只是第一次来主人居住的地方,诚惶诚恐,一时间忘时间,还请三少爷赎罪。”

    这家伙不愧是主角,即便如今还没有崛起,但是这份机智,心性却是一流,见没有后路,居然渐渐的恢复了平静,看得方青山一阵点头。

    “罢了,下不为例!”方青山,摆了摆手,让方玲两人下去,带着方寒来到堂屋,自己在首位坐下,对方寒指了指,“坐!”

    “小人不敢!”

    虽然本着伸头一刀,缩头还是一刀,方寒恢复了平静,但是方青山在他眼中,却是成了喜怒无常之人,这个时候让他坐,他可不敢当真,

    “少爷面前,哪有小人的座位。”

    “随你吧!”既然他不坐,方青山自然也不会强求,端起桌子上的茶盏,轻轻的呷了一口,没有说话,一时间,堂屋不由得静了下来,好似可以听见呼吸声和心跳声。

    “铛!”

    好半响,方青山突然将手中的茶盏往桌子上一磕,面色一寒,冷冷的说道,

    “方寒,你好大的胆子,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敢稳坐钓鱼台,不从实招来,你说,奴仆偷学武功,该当何罪?”

    本来因为渐渐凝重的气氛,便冷汗直流的方寒听到这里,无疑被晴天霹雳劈中,就算他在怎么心性了得,在没有发迹之前,也不过是一个小子,如何经得起方青山这么一诈。

    “完了!”

    这是方寒脑海中唯一的念头,一时间面如死灰。

    好你个方老魔也有今天,想日后你叱咤风云,百无禁忌,今日却被自己吓得亡魂大冒。

    看到这里,方青山心中不由得一阵酸爽,好似大夏天喝了吃了一盘冰镇西瓜。

    “小人死罪,还请三少爷责罚!”

    方青山久久没有开口,让方寒缓过了神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诚惶诚恐的说道。

    这个时候,他反应过来了,若是方青山真的要杀人灭口,或者暴露自己的消息完全不用这么麻烦,而且先前在马场的时候也不用救下自己,完全可以顺水推舟,暴露自己偷学武功的事情,那个时候自己绝对是十死无生。

    既然如此,方寒就知道方青山定是有着别的什么目的,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他知道自己的命算是保住了。

    “好了,起来吧,不用再装了。”

    方青山摆了摆手,也不继续耽搁下去,淡淡的说道,

    “日后,你可以光明正大的修炼武功,有人问起,就说我传给你的。”

    “多谢少爷!日后有什么吩咐,便是让小的去死,小的也绝不皱一下眉头。”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只是自己不过是一个奴仆,连命都是人家的,也没有什么好被窥视的,虽然疑惑,但是方寒还是立马应下。

    经历了方清薇和方青山两次生杀予夺,他更加理解了父亲当年告诉自己的那句话,“宁为乞丐,不为人奴。”

    而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唯一的办法,便是修炼武功。

    “死?那倒不必,也没有那么严重!”方青山摇了摇头,“你只需要答应我几个条件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