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 表白一(一)
    夏九嘉的“第一”在r中全高一制造出的波澜持续数天才渐平息,原因无他——10405,这个分数实在恐怖,闻所未闻。正常来讲,那个“第三”的1000来分才是正常榜首水平,沈曦应当已经可以一骑绝尘,夏九嘉就……根本不能常理看待。换句话讲,不符合逻辑!

    周五中午,一个女生前来告白。是10班的柳木子——军训期间便被盖章“高一新生四大校花”之一的美女柳木子。她身材高挑,一双腿又细又长,小脸,尖下巴,大眼睛双眼皮,一笑特别甜。

    柳木子在火箭三班——也就是10班。r中2班是实验班,主要收取初中竞赛“明星选手”,再继续搞高中竞赛,保送清北,“名校率”非常惊人。夏九嘉想高考,追寻真正喜欢的事,放弃了。而6班、8班、10班是三个火箭班,绝大部分同学经过中考进入,6班最好,其次是8班。此外还有六个重点班,剩下全是普通班。

    夏九嘉正在写题,“小八卦”钱厚忽然一脸yd地跑进教室,说:“夏九嘉,有人说,12点半在小花园见面,有个事情要讲!”

    夏九嘉“……谁?”

    钱厚:“嘿嘿,马上就知道了,惊喜!!!”他又黑又瘦,看着很机灵,却在班里排51。安众52,两人是少数非混混的学渣,关系越来越铁。

    “……”夏九嘉并不是会放鸽子的人,12点半,他准时到小花园,眼睛淡淡地扫。r中绿化很好,有一个小花园。

    结果看到一个漂亮女生。

    柳木子道:“我叫柳木子……”

    夏九嘉说:“……”

    他听说过——因为对方英语有145,单科年级第二。英语老师杨娟上课提过一句,与沈曦平分,比第三名高出两分。不过,他也注意到,柳木子严重偏科,文科很好,尤其英语,然而理科挺差,老拖后腿。

    “夏九嘉,这个……你看看。”柳木子说着,将一份信递了出来。信封是粉颜色的,用一颗小心贴纸细细封着。

    “我……”

    “你看看。请你看看。”

    “……好吧。”人家用心写的,不看也是不好。

    于是夏九嘉接过信、拆开来,一行一行地读。情书并不太长,是手写,大约两张a4纸,风采很好,不愧出自严重偏科之人笔下。

    最后写着:

    【夏九嘉,我原以为,爱情总存在于蓝天白云下,碧水湖亭中,田野山花间,然而,其实也可以是一起讨论函数,共同探索牛顿运动定律,或是相对而坐,思考金属、非金属及化合物……】

    夏九嘉看完,将信递了回去,淡淡地道:“抱歉。”

    “……为什么?!”柳木子非常漂亮,追求者众,她本以为十拿九稳。

    夏九嘉却凭借自己惊人智慧看透她的伎俩,无情戳穿:“你根本不喜欢我,你只是想学做题。”

    “……!!!”柳木子完全没有想到,“找男朋友、学做题”的思路,竟被一秒拆穿!

    “我回去了,拜拜。”真是耽误念书时间……夏九嘉觉得,对方这点心机真的是不够看。

    柳木子:“……”

    晚自习前,又来一位。

    夏九嘉觉得这位比柳木子真诚一些,不过应该也是想学做题——认都不认识,了都不了解,有什么好喜欢、有什么好爱呢?

    还没等他拒绝,沈曦正好晃晃悠悠地回教室。

    一见这个情景,沈曦一秒清醒,立即迈步过去,将夏九嘉扯到身后:“干什么干什么?”

    女生被吓一跳:“我……”

    “夏九嘉要好好学习,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以后要当全省状元、全国顶尖,改变世界造福人类。叫他分心,这个责任担得起吗?去去去,赶紧去找和你自己成当绩对的吧,别祸害r中第一。”

    被这么一顿抢白,女生脸皮再厚也挂不住,转身走了。

    回到座位,夏九嘉也有点伤怀。

    一直以来,也许因为性格高冷,并没多少男男女女表达爱意,如今却……然而,她们爱的并不是他的人,爱的是他的分。或者说,爱的是他的题。

    比“爱的是他的钱”还要悲哀十倍。

    他忍不住琢磨:有没有人不看成绩,真正地单纯地由于他本身才喜欢到骨子里?

    算了,想这些干什么。

    而他后边,沈曦也是撑着下颌,静静看着,同时心中思绪翻腾。

    沈曦思量着:水晶皮冻拿到第一,如今竟是很受欢迎,走到哪里都有目光,接二连三地收情书……不行,他得加快速度。

    …………

    11月18号,周日。

    一大清早沈曦便到336寝,死活拉着夏九嘉出去玩儿。

    夏九嘉也挺无语,想:你照第一差23分,竟然还总想着玩儿……心真大。

    不过沈曦魔障一般,一定要出门玩耍,还管这个叫作“发泄负面情绪”,而夏九嘉是这“负面情绪”的罪魁祸首,有帮助“发泄”的责任和义务。

    夏九嘉十分无奈,只有答应。

    二人先是一起看了一部电影,还是爱情电影。没有办法,沈曦要看,还说评价很好、十分感人。

    电影时长90分钟,讲一家老中青三个时代中人的三段爱情故事。夏九嘉本来对电影不感兴趣,却不知不觉地被拉入了电影,觉得每个镜头都美,也很羡慕那种细水长流。

    在最心动着的时候,夏九嘉伸手拿爆米花,却冷不丁碰到旁边沈曦的手,忽然……悸动又多两分,自己也很莫名其妙。

    中午,吃了一顿日料。沈曦偷偷叫了瓶酒。清酒色泽清透,有独特的浓郁果香,似乎还有一些花香,沁人心脾,余味悠长。他又点了赤点石斑鱼刺身,牡丹虾,神户牛,抹茶等等一堆东西,吃在口中可以感受得到用心。

    出来三点。夏九嘉问:“回学校吗?”

    “不,”沈曦说,“去看日落好吗?”

    “……日落?”夏九嘉想:这发什么神经。俩高中生周日离校去看日落???

    沈曦说:“不行吗?然后就回学校了。”

    “冬天日落,能看???”

    “不一样的。”

    “去哪儿?”

    “海山公园。”

    “那好吧……”海山公园位于三大商业区之一,距离r中并不算远,打车起步价范围内,夏九嘉就没再抗拒。

    海山公园没有很大,比较没落,人烟稀少。进门走过广场有一小片假山,然后是一个湖,上面有座九曲石狮桥,弯弯曲曲,上上下下,能走很久。过桥可以看见一副大的壁画,沿着两边石阶上山,大概走20分钟便能到达最顶,那里有座小红亭子,漆已斑斑掉落,在空旷的地方显得十分寂寥。

    cc市的十一月末,太阳四点便会落下。

    天有点凉,却不很冷。夏九嘉陪在沈曦的身边,默默注视远处那轮橙红色的太阳。

    没有想到,在冬季的苍茫当中它倒别有一番韵味——并不刺目,周围是灰白色的空茫的天空,不红,也不黄。因为已下过雪,下方楼宇、建筑有着雪白色的层层的屋顶,使得上下一片淡色,只有太阳分外鲜艳分外扎眼,成为满目清寡中的唯一焦点。它带着柔和光晕,仿佛古装戏里面罩着绢布的灯笼。

    渐渐地,太阳落了下去,夜色袭来。

    在静谧的气氛当中,公园内的一切变得层次不清,显得有些黑苍苍的,渐渐隐于夜色当中。而再往远去,cc市的商业区灯光璀璨,霓虹闪烁。

    车灯亮起,洪流一般在城市纵横交错的血管当中流淌奔腾。好像是某种新旧交接的仪式,令观看的人突然有了些感怀。

    沈曦一直观察夏九嘉的样子,看着头发、睫毛渐渐变得暗淡,最后唯有那双眸子在路灯下荡漾一点光亮。

    夏九嘉却没有回望。沈曦莫名想起茨威格的名言,用来形容暗恋:“我的内心始终为你紧张,可你对此毫无感觉,就像口袋里边装了一块怀表,你对它绷住的发条没有感觉。这根发条暗中数着你的钟点、计算你的时间,以它听不见的心跳陪你东奔西走,而你在滴答不停的几百万秒当中,只有一次向它匆匆瞥了一眼。”

    不、不会的,沈曦想:水晶皮冻也关注我。

    在最后的余晖当中,沈曦沉默半晌,说:“我以前常来这儿。”

    “嗯?”

    沈曦指着一个方向:“当时家就住在那边,看过无数次的日落。”

    “哦……”

    “不过都是跟着父母,小时候是他们陪我,后来是我陪他们。不过……上r中前,我们搬到全安区了。”

    “嗯。”

    “我刚刚在想,这个习惯丢掉也有一点可惜……毕竟持续15年。所以,如果可能的话,从现在开始,打算以后每年至少过来一次,直到走不动路,让这里的湖和山见证自己从小到老的一点点的变化。”cc毕竟是他老家,将来就算离开,也会经常回来。

    “嗯。”夏九嘉其实没太明白沈曦讲这干嘛。

    沈曦犹豫片刻,终于继续说道:“换一个人陪着。”

    夏九嘉:“???”

    沈曦也没指望夏九嘉就会懂,拉了一下对方手腕,说:“走吧。”

    “哦。”

    二人慢慢下山。在路上,夏九嘉说:“周五那天,你对那个女生说‘夏九嘉要好好学习,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我差点没反应过来,平时老是‘水晶皮冻水晶皮冻’的。”

    沈曦觉得马上表白,也没必要再做隐瞒,答:“一开始是乱起外号,后来……是不敢叫你的名字。”

    想叫你的名字,又不敢叫你的名字,生怕出现颤音、出卖自己,于是,只能在四下无人的房间里,做贼一般偷偷念上那么两句。

    夏九嘉:“???”

    此时二人正好到了桥头,桥的两边有两盏灯,将人表情映得格外温柔。脚下白雪未除,松松软软,也被微微照亮。

    沈曦脚下顿住,说:“小皮冻。”

    “嗯?”夏九嘉也转头看人。

    “我……有话想讲。”

    夏九嘉奇道:“什么?”

    在冰天雪地当中,沈曦眸中似有烈焰,他说:“不过,在那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夏九嘉也认真起来。

    “就是……有没有……那么一个人,让你每次看到,都会情不自禁露出笑容?”沈曦自己就是这样。每次看到水晶皮冻,都克制不住撩起唇角,当然,多数情况之下,他能强忍,那笑容难以察觉。

    恋爱中的人们恐怕就是这样。

    夏九嘉垂下眼睫,几秒后,嘴角慢慢浮起一丝笑意,好像当真由心而发,说:“有。是有的。”

    沈曦看着对方那明亮的眼睛、漂亮的笑容,只觉呼吸一窒,心跳控制不了地砰砰跳,一下一下宛如顶到咽喉,带着八分期许,六分悸动,四分激烈,两分痴气。

    夏九嘉说:“我一看见赵本山或者宋丹丹就想笑。”

    沈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