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 期中(六)
    沈曦整整沉默了两节数学课。换了以前,他是要不断炫耀,加高谈阔论,加diss老师方法太笨,加喊大家看他解题的。

    他没玩儿,但也没听讲,只是呆呆看着试卷,脸上充斥着三观震碎、怀疑人生的空茫木然。

    好不容易捱到上午9点40,数学老师讲完试卷,宣布下课。六班全体学生下楼排队站好,跟在五班尾巴后面绕着操场跑步。东北天气冷、学生穿得多,r中每年11月到来年3月都会暂停做课间操,改成400米跑步。学生们无甚热情,稀稀拉拉、摇头晃尾。

    再回六班,名次已被贴上白墙。这回期中,r中高一1800来人全部参与排名,榜单足足有18张。

    一帮学生立即围上。沈曦背有偶像包袱,自然不会跟着掺和,双手插兜走回座位。

    看过名次,有人欢喜也有人愁。在其他人一声一声的催促中,里圈人钻出人群腾出地方,在推推搡搡当中滚进某条过道。

    然而,在回座位的短短一路上,每一个人都会用复杂的、难以分析的、包含众多成分的目光看沈曦一眼。

    沈曦依然比较自信会是第一——就算数学失手,被扣掉五分,剩下8门也够追回。上次他比实验班的那个齐暖高出不少呢。况且数学老师已经说了,全校只有一个满分就是皮冻,而他的皮冻明显偏科。

    可在极端诡异的气氛中,他终于再也坐不住了!

    沈曦“嚯”地站起来,大步跨上讲台,进行一秒心理建设,“唰”地抬起眸子,看向“第一”那个位置。

    三个大字:【夏九嘉。】

    夏、九、嘉。

    第二:【沈曦。】

    沈曦脑子晕乎乎的,有点反应不过来。他眨眨眼睛,用力聚焦,再次看清楚了那些蚂蚁小字。

    【第一名:夏九嘉:语文146,英语1485,数学150,物理100,化学100,地理100,历史98,政治98,生物100。总分:10405。

    第二名:沈曦:语文143,英语145,数学145,物理97,化学955,地理98,历史96,政治98,生物100。总分10175。

    第三名:齐暖:语文139,英语144,数学143,物理96,化学92,地理98,历史96,政治96,生物96。总分1000。

    第四名……

    第五名……】

    第三名是上回第二,第四名是上回第三,第五名是上回第四,全都没动,只是,第一空降了个叫夏九嘉的人。

    沈曦粗略一算:他比水晶皮冻整整低去23分。

    23分!而且,没有一科高过皮冻!

    夏九嘉……9门一共扣了9分半,满分1050,他10405。

    这次的题真的很难,物理化学沈曦各有一问不会。不过……现在看来,化学还又错了另外一问中的一半。

    不过,比起自己又错了另外一问中的一半,更让沈曦难以置信的是……水晶皮冻。

    怎么忽然强成这样?!

    上回月考,明明没进前30!

    不愿留着给人参观,沈曦拔脚离开,浑身散发低压气旋。

    夏九嘉与沈曦对视,看到对方那个仿佛见了鬼的眼神,知道自己肯定第一。他施施然地站起来,走到讲台扫了一眼:好样的,比第二名高了23分。

    他表面云淡风轻毫不在意,内心已爽翻天。

    抬腕一看手表,还有五分钟才上课,可以去个厕所。

    刚刚踏出蓝色木门夏九嘉便吓了一跳。只见门外三三两两地聚集着不认得的外班的人,每群人里都有一个本班同学,估计是被各自朋友叫出去的。

    夏九嘉听见有人在说:“就是他……夏九嘉……”“考10405……不是人……”“比第二高23分……”“这是要上天……”

    门外那些学生好几十双眼睛或直勾勾地或悄咪咪地看夏九嘉,蓬勃的好奇心终于得到满足。那些目光当中,有惊叹,有崇拜,有羡慕,有嫉妒,有……另外,还有三个女生另辟蹊径,毫不遮掩地叫出声,一个喊“好帅”一个喊“好美”一个喊“好可爱”。

    夏九嘉目不斜视,去上厕所。

    屋里,沈曦阴沉着脸坐在自己座位,偶像包袱已经变成碎片。几个小弟本来想闹,一看大佬那个样子,并不敢惹。

    半晌以后,沈曦忽然一声暴喝:“叶萌萌!!!”

    叶萌萌被喊得一抖:“……吓???”

    大佬沈曦开始迁怒:“叶萌萌,你行不行???你那同桌……你没感觉???咱们每天都有作业!!!第二天老师也讲卷子!!!”

    “我……”叶萌萌十分委屈,“我上课都在专心听讲……哪可能一道一道地看同桌写对写错、给他算分?再说,我排最后15名,估摸不出别人水平。”

    沈曦也懒得骂她。

    叶萌萌说:“沈哥,我不大敢去看成绩……能帮忙看看吗?”

    沈曦皱眉:“不去。”笑话,再去前面看榜单???那不成了大笑话???

    听到这话,被低压气旋弄得浑身都疼的隔着一条过道的安众立即站起:“我帮你看好了!”

    ——夏九嘉再回到六班,忽然想起萌萌,连忙又凑近黑板,寻了足足有一分钟,才终于找到……

    叶萌萌:班级49,年级889。

    夏九嘉:“……”

    竟然反而退步。上次,叶萌萌是班级46,学年864。

    夏九嘉坐回座位,看见叶萌萌紧紧咬着嘴唇,正在写题,眼泪一滴一滴落在那些字上。这一个月,她比以往更加勤奋,却并没有一丝进步,叶萌萌如今苦涩地明白了个看上去如此浅显易懂的道理——努力,未必会有收获。哎,夏九嘉在默默地想:以后多多留意萌萌,看她适合哪些方法,多帮忙吧。

    讲台上,余忠善将60张班级榜单点好,发给四个第一排,说:“班级榜单一人一份。最后有学年名次。”

    大家开始哗啦哗啦地向后传。

    沈曦盯着水晶皮冻,看着对方眉梢眼角间的笑意,终于再也无法忍耐,拍拍夏九嘉,英俊的面孔上拢着一层寒霜。

    “……???”夏九嘉回头,多少有点得意——月考后,沈曦那句“水晶皮冻,你平时做的,都是假题吗”深深刺痛了他。此刻,他比沈曦高出23分,有一种复仇的喜悦,甚至想问沈曦“沈哥,你平时做的,都是假题吗?”

    沈曦决意弄清一切,问:“皮冻,月考,怎么回事?”

    夏九嘉的嘴角一撩:“不太舒服。多门缺考。”

    沈曦似乎难以置信:“……怎么没人知道?”

    “只有萧真真在同一个考场,她觉得没有必要讲吧。”萧真真比较内向,不爱到处八卦,况且,“夏九嘉次日缺考”这种事也没什么好八卦。

    “…………”真相打击x1。

    “我有请假,但老师们……”余忠善性格很酷、不说废话,对于月考只总结了一两句话。英语、数学老师虽提到平均分,但夏九嘉并未缺席、分数普通。r中重理轻文,地理、历史、政治老师连试卷都一带而过。

    “…………”真相打击x2。沈曦思考半晌,说,“这种事情,应该主动地为自己解释解释吧?”

    “解释什么?”夏九嘉淡淡地说,“说我没有那么差?说我该得更高分?”

    “…………”真相打击x3。沈曦懂了。这人骄傲到了极点,面对自己“水晶皮冻,你平时做的,都是假题吗”实力嘲讽,不会想努力澄清、令他改观,只会像现在这样、直接甩分!

    当时注意到夏九嘉没进前30的,只有沈曦和叶萌萌。那时夏九嘉十分讨厌沈曦,自然懒得解释半句。而叶萌萌十分伤心,也不好讲这种事情,虽然到第二天,在各科老师讲解试卷时叶萌萌自己发现同桌缺考,不过也没四处宣扬——她就只对“985”有兴趣。

    “可是……”沈曦又有问题,“我听说,我的中考成绩r中新生第一。”

    “哦,”夏九嘉说,“我保送,没中考。”

    “……”大约十几秒后,沈曦说,“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夏九嘉本想继续“邪魅一笑”,却在看到沈曦表情时蓦地一惊,绷紧嘴角。

    沈曦瞳色很浅,里面却很幽深,难得认真地问:“夏九嘉,我之前说‘教你做题,一起上985’,你立刻答应……是在心里嘲笑此人不自量力吗?”这是二人关系转暖以后难得一次提到学习成绩。

    “……不是。”夏九嘉也认真起来,“你在校庆结束以后讲的,11月2号,只有一周就到期中。一方面,不太方便解释,月考过去好几星期了。另一方面,不大愿意解释,反正马上就能知道,再一方面,也不太知道如何解释。另外,我还真的以为你是随口说说。”

    “哦。”

    听夏九嘉费力澄清,沈曦心情开始变好。

    果然,水晶皮冻不是那样!

    刚才为什么会怀疑???

    真的不该。

    他最清楚水晶皮冻有多可爱!

    ——旁边,安众等人看见沈曦不再散发低压气旋,开始在作死的边缘不断试探:“夏曦?”

    沈曦懒洋洋地:“嗯?”

    “您说,您要不是第一,您就姓夏。”

    沈曦见夏九嘉也在回头看着,道:“姓夏就姓夏,夏·沈·曦,也行,还挺洋气。”幸亏当时电光石火留了一丝余地,说姓夏。

    “那以后,叫您夏哥?还是曦哥?”

    “滚。还叫沈哥。”沈曦说,“这次大意,一时失手。犯不着搞那么麻烦。”

    夏九嘉又微微一笑。

    上课铃响,余忠善开始讲解语文试卷。他念了一遍夏九嘉那得到57分的大作文,旁征博引,风采斐然,听得全班同学都跟不上。沈曦觉得,皮冻懂得真多——他自己只有55。

    接着,沈曦发起呆。

    经过最初“没面子,特别没面子”的沉重打击,沈曦反应过来一件事情——皮冻第一,自己第二,不就成当绩对了吗???!!!

    这样,三年以后,皮冻、自己可以进入同个高校……

    他们俩在未名湖边牵手散步;

    他们俩在学四食堂吃牛肉面;

    他们俩在宿舍楼前撸小野猫;

    他们俩……

    想到这里,沈曦重新躁动起来。“一起租房、一起上课、一起自习、一起吃饭,一周7天一天24小时地在一起”的可能性让他仿佛触到幸福。

    那……接下来怎么办呢?

    本来打算本周告白。

    可是……整整少掉23分,没有一科更好。

    这是什么样的差距。

    本来就老感觉水晶皮冻太好,自己配不上,这下……更配不上。

    怎么办呢?努力读书、夺回第一再告白?

    沈曦一边转笔,一边琢磨:要不,努力读书、夺回第一再告白吧。

    不,不行,他很快又想起一个重要事情:水晶皮冻好强得可怕、骄傲得吓人,如果夺回第一再告白,绝对没有好结果。沈曦觉得自己懂得对方心思——水晶皮冻……不会因为别人更强就喜欢、就亲近,他不气哭就不错了。

    现在这样,不如对方,也许更好。

    何况水晶皮冻对他也有好感。

    沈曦决定,按原计划,立即告白。

    至此,考试失利的阴霾散去,什么都没谈恋爱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