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 期中(四)
    接下来的周六周日,r中高一全体放假。

    沈曦一大早就敲门进入336寝,说:“小皮冻儿,早就说好,期中考后两天假期沈哥带你出去玩儿。”

    夏九嘉说:“……我没答应。”

    “也没拒绝。”沈曦非常擅于胡扯,“我都已经全额支付酒店房费。”

    夏九嘉放下书本:“问问别人???”

    “没有别人。而且,你说‘非常寂寞’,我才——”

    “我说‘留在学校’,没说‘非常寂寞’。”

    沈曦不管:“差不多啊。”

    夏九嘉算算,生活费还剩下几百,出去玩也行,于是点头:“去哪玩儿?”爸爸当上导游以后,家里经济好转不少。他不习惯出去玩儿,但并不是不愿意出去玩儿。

    沈曦立刻来劲儿了:“去‘青玉山’滑雪,好吗?那边有小木屋,可以住宿。”

    “行吧,我收拾下。”三个室友都已离校,只剩夏九嘉一个人。

    …………

    青玉山在cc市郊,也是著名的滑雪场。因为改进造雪设备,2015年开始每年11月初便会开放,到11月中,雪已成熟。

    雪场里面有一些人,但是不多。

    “小皮冻儿,”沈曦问,“会不会滑雪?”

    夏九嘉摇头:“不会滑雪也不会滑冰。”简直不像个东北人。

    要换别人,沈曦肯定无情嘲笑,但这是水晶皮冻,沈曦只觉可爱:看,我家皮冻就是那么与众不同,不会滑雪也不会滑冰呢。

    “没事,我教你滑。”沈曦说着,问过夏九嘉脚丫尺码,驾轻就熟地去柜台要了两人全部用具。

    夏九嘉见沈曦提着四个雪板,四根滑雪杖,两双滑雪鞋,还有护目镜,连忙伸手去接,却被沈曦挡开:“不用,我来就好。”

    “哦……”

    夏九嘉换好滑雪鞋,到了初学者那个坡,沈曦蹲下,将夏九嘉两块雪板仔仔细细铺在地上,说:“来,踩上来。”

    夏九嘉一向骄傲得很,并不犹豫,左脚在雪地上来回碾了几下,死死立住,抬起右脚,准备卡进雪板当中。

    没有想到,一直蹲在旁边的沈学神忽然毫不在意地伸出手,握住他的脚踝!而后仔细比着,小心地安放到雪板的正中间,说:“用力踩,让雪板卡住滑雪鞋。”

    “你……”

    沈曦抬头,茫然道:“怎么?”

    “没事……”

    另一只脚如法炮制,沈曦开始教夏九嘉:“滑雪板分开,保持平行,与肩同宽……膝盖弯曲……行,可以了,上身前倾,对,就这样,拿着滑雪杖,手放在腰侧……如果要摔,往左后方或右后方坐。重心放在左脚左转,放在右脚右转。”

    “懂。”

    夏九嘉试了几次,觉得也不很难。而在这个过程当中,沈曦一直跟在身后。只是沈曦故意耍酷,左扭一下,右扭一下,十分风骚,惹人注目,叫初学者非常嫉妒。沈曦总是先滑下去,而后一个转身,注视着夏九嘉,一路倒滑到底。倒滑还嫌速度不够,时不时地蹬上两下。

    半小时内,夏九嘉一次没摔,觉得并不过瘾,道:“我想去中级者坡。”

    “你……你第一次学,就去中级者坡?”

    夏九嘉淡淡地道:“嗯。”学的比别人都快,会的比别人都多,就是他最幸福的事。

    “好吧。”沈曦紧紧踩住夏九嘉的滑雪板固定器,帮他脱掉鞋子,抢着抱起滑雪板滑雪杆滑雪鞋,叫夏九嘉空手。

    中级坡比初级坡要陡上许多——初级坡大概15度,这个差不多30度。一些人在往下滑,动作相对娴熟,夏九嘉看到一个家伙抱着一瓶大美年达,边滑边喝,目瞪口呆。

    沈曦叫夏九嘉站好,抓过缆绳上的一个缆车椅子,说:“腿张开。”帮水晶皮冻塞进大腿中间。

    “沈曦。”夏九嘉皱眉看着,说,“我们是来一起玩儿的。”

    沈曦摸不到头脑,答:“是啊。”

    夏九嘉有些疑惑:“你不需要……”顿了一下,还是直白地继续讲,“总围着我。”

    “……”沈曦一边答应,一边委屈。

    站在坡上,夏九嘉冲沈曦指挥:“你先下去?试试坡道。有没有坑啊包啊的。”

    “行。”沈曦也没带护目镜,扭着屁-股,又是万分风骚地便滑了下去,把30度中级坡当成了奥运会高山滑雪大回转的场地,左穿右突,老急转弯,身子倾得厉害。

    见沈曦毫无障碍,夏九嘉深深吸气,紧张地摆好姿势,两边杆子一撑,出发!

    夏九嘉有一些快感,也明白了这项运动为何那么令人着迷——速度给的感官刺激。

    没有想到滑着滑着,前方忽然出现个坑!!!

    本来第一次滑没有打算练习转弯,此刻却是不得不转,夏九嘉身子微微右_倾,重心移到右面,结果失去平衡,一下滑倒,咕噜咕噜滚了两圈!

    沈曦本来在下面接,一看水晶皮冻摔倒在地,心脏忽悠一下停摆,大叫一声“水晶皮冻!没事儿吧?!”哐哐两下脱掉自己的滑雪板,将所有工具全部扔在原地,看都不看,也不怕丢,在缆绳旁边延着陡峭山坡手脚并用地爬。他可没有时间再乘缆车上去,只能百米冲刺。

    夏九嘉趴在地上,有点懵逼。

    很快,沈曦到他旁边,扶着夏九嘉站起来,问:“手疼不疼?屁-股疼不疼?膝盖疼不疼?”

    夏九嘉摇头。

    沈曦弯腰,仔细地将对方腿上、屁-股上、手上的雪扑扫干净。而后看着皮冻,摘掉一只手套,轻轻掸去对方头发上面的雪,觉得水晶皮冻头发真的好软。沈曦看到夏九嘉摔时脸颊上也沾到了两三片雪,又伸出手,开始扑棱。

    夏九嘉:“……”

    沾在脸上的雪没那么好扑去,沈曦思考半晌,干脆也把另外一只手套甩掉,用两只手指腹用力往外抹着,几秒钟后,两层皮肤中间的雪融化殆尽,空余一些依稀带着体温的水。

    “……”沈曦翻过手掌,用干净的手指背面替夏九嘉全部抹擦干。

    “沈,沈曦……”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被对方温热的手掌碰触脸颊,还有被对方认真的目光锁住眼神,夏九嘉又有一点呼吸不畅。

    沈曦这人,真的英俊。

    沈曦问:“还玩儿吗?”

    “嗯,我没事。”说着,夏九嘉继续练习,努力遗忘方才一切。

    沈曦再次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下山。

    夏九嘉学得很快,一个下午下来,对中级坡游刃有余,不过却也累了,想休息了。

    沈曦小心翼翼地问:“我可以去两个高级坡上玩儿一下吗?”

    夏九嘉奇怪道:“去啊?”

    “好。”得到同意,沈曦急急忙忙跑开——他不想让水晶皮冻等得太久。

    夏九嘉远远看着,发现沈曦又是骚气十足,戴上了黑色护目镜,一路冲下。

    他瞧着那个速度,有些羡慕,在沈曦全滑完后,说:“可惜我的技术不够。”

    “我能做到抱人滑雪,要不要试试?”

    “不要。”

    …………

    二人一路走回“青玉山度假村”的小木屋酒店,吃了一顿什么“社会主义新农村”,才晚上8点,没有事做,于是就在休息大厅来回晃悠。

    大厅里有台球桌子,夏九嘉以前打过,跃跃欲试。

    沈曦又想显摆,把夏九嘉屠个彻底,永远都是只要上手,便能一杆清台。

    夏九嘉气到爆炸,插着胳膊,站在大厅一角,对着墙,想哭。

    沈曦终于想起,夏九嘉曾经因为别人讲他“瘦得像根麻杆儿,宰鸡都比宰你困难”就去练了五年泰拳,是个……时而非常要强时而不太要强的人,或者说,是个,在其他方面上非常要强,在学习上面不太要强的人,需要小心谨慎,于是赶紧去哄:“别……别这样,我学打台球学好多年……我教你打?你这么聪明,肯定进步很快。”

    夏九嘉终于脸色稍霁。

    沈曦将夏九嘉拉回那张球桌,指着一颗黄球,说:“你呢,没有人教,只会打直线球,这样不行,会非常辛苦。你看看看那颗,需要加个左塞,让它绕过蓝球,再来一个低杆,让球缩回,去做红球。”

    “……???”

    “都是数学,可以算的。”

    结果,轮到夏九嘉时,总是要差一些。

    学不会,很不舒服,十分暴躁。

    沈曦看着夏九嘉很想学会的样子,猛然之间,也是恶向胆边生,强忍住那扑通扑通猛烈跳动的小心脏,装作毫不在意,将自己球杆插回架子,走到夏九嘉身后,偷偷吸气平稳情绪,左手按住对方左手,右手握住夏九嘉右手球杆靠后些的部分,俯下身子,好像把人搂在怀里,微微调整击球点,又把杆尾抬高些,看着台面上的小球,呼吸喷在夏九嘉耳侧,“这个位置,这个角度,体会一下感觉。”

    “……”

    夏九嘉能感觉得到,对方呼吸时的热气喷在耳边,痒痒的。手上像有羽毛在抚,一股微弱电流从指间到心脏。

    手背上被对方手心紧紧覆盖,后背上有对方胸膛轻轻接触,夏九嘉就……不大对劲。

    他瞥过眼睛,看向身边,正巧沈曦也在看他,二人目光就在非常近的距离牢牢纠缠。夏九嘉甚至能看清对方瞳孔当中每个细节,感到好像要被吸入,呼吸又是乱套。

    沈曦用力推杆,打在白球某点,那球向右前行,却在与旋转方向相反的摩擦力下,划了一个强烈弧线绕回左边,只听“砰”地一声,撞到目标黄球,使其翻入袋中。而白球,也在低杆作用之下,被与前进方向相反的摩擦力给推回来,正好做到红球。

    夏九嘉有些明白,继续练习,进步飞速,不过,没有再让沈曦碰他。

    ………………

    回房间是10点10分。夏九嘉洗澡、准备休息,回卧室前却稍微犹豫了下,退回来,用手机背了30个英语单词,想起沈曦那大傻子今天一天都没学习,净玩儿来着,心中暗爽。

    而沈曦,因为和水晶皮冻玩儿了整整一天,还摸到小脸、又摸到小手,特别高兴,觉得自己在等发表成绩的时候过了好开心好开心的一个假期。

    而发表成绩那时呢,还会更开心更开心。

    11点多,两人穿上睡衣准备好好睡觉。

    只有一张大床,一个被子,让夏九嘉直皱眉头。

    沈曦装作很无所谓,说:“两个男人,还要分开睡吗?”

    夏九嘉想想觉得也有道理。

    因为白天滑雪太累,夏九嘉很快睡着,脸朝外侧。而沈曦却是不行。与水晶皮冻同床同被,他浑身血液翻涌,躁动不安。

    在完完全全的黑暗当中,在夏九嘉十分稳定的呼吸声中,沈曦很想偷吻对方脖颈,但却克制住了自己欲-望。

    最后,12点时,他小心翼翼、一寸一寸地挪动过去,在距离夏九嘉背脊还有几厘米的地方停下,下边胳膊放在枕头上面、对方头顶,上边胳膊轻轻搂住喜欢的人细瘦的腰,不敢用力。心跳在寂静当中好像擂鼓。

    他轻轻唤:“水晶皮冻?”

    夏九嘉已经睡着,自然不答,呼吸绵长。

    沈曦再叫:“小皮冻儿?”

    夏九嘉还是什么都不知道。

    确定对方已经入梦,沈曦却忽然间又唤:“夏九嘉……”

    他从来没叫过夏九嘉“夏九嘉”,都是“水晶皮冻”或“小皮冻”,还在开学胡乱喊过一两次“下酒菜”和“泡椒凤爪”。夏九嘉拒绝被叫“水晶皮冻”或“小皮冻”,要求称他“夏九嘉”,沈曦却是从来不管。

    然而此刻,在夏九嘉已经睡着的情况下,沈曦却是破天荒地唤“夏九嘉。”

    在无人听见的寂静的地方,沈曦无比认真地说:“夏九嘉……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