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 期中(三)
    期中考试的第二天,也是最后一天,强度很大。上午考物理、化学,各一个小时,下午考地理、历史、政治,也是各一个小时,晚上还要来门生物。

    物理化学生物也都特难,感觉是想“敲打敲打”广大学霸,叫那些中考成绩优异的学生知道,通往高考的路上面有许多荆棘。

    夏九嘉打定主意空降榜首、一雪前耻,非常谨慎,连答题卡都用手指比着检查了好几遍。

    至于地理历史政治,倒是还好。r中典型重理轻文,高二24个班里有22个理科班,只有两个文科班。然而,既然地理历史政治参与排名,夏九嘉还是认真复习、认真答题。他字秀媚,卷面十分工整,与沈曦张牙舞爪完全不同。

    在考最后一门“生物”时,夏九嘉写着写着,甚至有点血液沸腾。

    好……最后一题……

    夏九嘉在心里念叨:“糖尿病患者尿液中有……嗯,葡萄糖,可用斐林试剂进行检验……肾炎病患者……嗯,蛋白质,可用双缩脲试剂……最后一问,前边横线……砖红色沉淀,后边横线……紫色络合物。”

    写完,夏九嘉将笔放下,长长地舒了口气。

    这回一切都很顺利,要是仍旧不如沈曦……夏九嘉在心里盘算:那就下次再干掉他。

    不过,不会的。根据夏九嘉对第一次月考的暗中观察,状态很好时候的他很有把握压死沈曦。

    …………

    走出教学楼,夏九嘉正正好好在楼门口看到沈曦。倒没多碰巧,只是因为很多同学围着沈曦问这题那题,沈曦又爱显摆,才一时没有走开。

    一看见夏九嘉来,沈曦立即推开身边那一堆人:“行了行了,起开起开,我要回寝。”

    “哦……”

    沈曦粘上夏九嘉,问:“小皮冻儿,今天如何?”

    夏九嘉看着沈曦,想起第一,又想起夺走第一,心中爽快,情不自禁对着沈曦露出微笑:“还行。”在考完生物以后,他有这个自信。

    沈曦瞧着,有点发痴。水晶皮冻皮肤雪白雪白,反射着校园里边路灯的光,好像冬日清晨闪烁着的微微薄曦。

    沈曦意识到,夏九嘉以前从来没有这样笑过。

    这是……喜欢自己???

    “走走,回寝。”觉得对方喜欢自己,沈曦大着胆子,像哥们一样揽了一把水晶皮冻,示意他往前迈步。心脏砰砰直跳,觉得指尖在11月中的东北的夜晚却是滚烫滚烫。

    走到大约一半,夏九嘉的肚子发出“咕”的一声。

    “呃……”他有一点尴尬。为了不闹肚子他都没太吃饭。地理历史政治结束不到五点,中间休息三个小时,再考生物,此时已经将近9点,夏九嘉自然很饿。

    沈曦问:“饿?”

    “有点。”夏九嘉说,“晚饭没怎么吃。”

    “嗯——”沈曦拉了一个长音,“食堂已经关了,出去吃点夜宵?”他的心中有些期待。他们两个还没单独吃饭过呢。

    “算了,”整整一天神经紧绷,夏九嘉有一点累,“还是回寝,累了。”

    “好吧。”

    将夏九嘉送回寝室,沈曦琢磨半晌,觉得这样不行——水晶皮冻还在饿呢。r中不允许点外卖,于是沈曦重新披上厚厚的长外套,在大风天出门,走到学校后巷,一扶栏杆,“蹭”地跳过大铁门,跑到小市场,挨个看哪家还在营业,跑了一整条街,给水晶皮冻买了两个美味鸭脖、两个酱香猪蹄、两个猪肉包子、一个鸡蛋灌饼、一份盐酥鸡、一份炸薯条、一杯奶茶。

    两手挂满东西,沈曦又去跳那大铁门。

    没有想到冤家路窄,再次被逮。

    还是那个盖章沈曦“就是个流氓”的教导主任。

    此时,教导主任的秃头在夜色当中更加锃亮,吼:“这个时间,还去校外?!!干嘛去了???”

    沈曦想起对方外号——鸿星尔克。教导主任比较讨厌,一直以来不受待见,因此,一个很难听的外号“鸿星尔克”在r中代代相传——因为鸿星尔克的广告语是“to be no1”,直接念出来就是“秃逼no1”。沈曦觉得,起这外号的人,可比自己损多了。

    外面温度很低,沈曦生怕东西会凉,随口不耐烦道:“给同学买夜宵去了。”

    “给几个同学买?”

    “给一个同学买啊。”

    “你!!!”教导主任又吼,“高中生,就谈恋爱!!!”

    “谈恋爱???”沈曦一愣,随机眉开眼笑,“好,我喜欢你。等着,我会帮你摘掉外号。”

    教导主任:“???”

    因为过于懵逼,竟被沈曦跑了。

    …………

    回到寝室楼,沈曦一路走过高一(六)班那片专属领地,美味鸭脖酱香猪蹄猪肉包子鸡蛋灌饼盐酥鸡炸薯条的味道立即飘散在整片走廊。

    傻了吧唧的大胖子安众率先冲出房间:“沈哥!!!有吃的???”

    接着,无比话唠的“小八卦”钱厚也走进走廊:“沈哥,给谁的?”他俩总是“成双入对”,一胖一瘦,视觉效果十分惊人。

    “去去去。”沈曦走到336号寝室门口停下,敲敲门,没等人应便将虚掩着的房门“砰”地推开,大大咧咧地走进去。

    安众钱厚作为小弟也都跟在沈曦身后。六班有好学生帮、差学生帮,中不溜丢帮。沈曦则是自成一派,既有一群学习好的朋友,比如他同桌他室友,也有一群小弟,比如安众钱厚。

    夏九嘉正拿着手机看《双城记》,闻声抬头,十分惊讶:“沈曦?”

    “嗯,”沈曦“啪”地一下将一堆塑料袋全都撂在桌上,“我刚才跟几个哥们到小市场吃了夜宵。没吃完,想起你这皮冻还没吃饭,就带回来。”

    夏九嘉微微愣神,因为那些食物明显不是剩的,而是沈曦吃完夜宵特意买的,有点感动,拨开袋子,用细牙签插了一大块盐酥鸡,放入齿间,说:“谢谢,谢谢,一共多钱?”说着伸手去拿钱包。

    沈曦靠在一旁看着:“要什么钱,下次你请。”

    “……哦。”

    “哎哟,”也进了屋的安众却毫不怀疑沈曦讲的,“夏九嘉自己哪儿吃得完,这么多,大家伙一起过来吃才行。”说完,伸出右手去拎那个大的猪蹄。

    “你给我滚!”沈曦见了,忽然一声怒喝,“老子一颗真心,凭你也配吞进肚子?!”

    安众吓得一抖,没有碰到猪蹄。

    沈曦又说:“你给我滚。”

    安众带着钱厚溜了。

    …………

    把夜宵送给水晶皮冻,又聊了一小会儿,沈曦恋恋不舍告辞,回到自己的338寝室,坐在桌上拿出手机,看着支付宝里“美味鸭脖”“酱香猪蹄”“包子铺”“台湾小食”四家店的花销,回想小皮冻儿对后两家的明显的青睐,觉得真值——嗯,今晚,自己干了一件对他有用的事。

    傻笑半晌,沈曦忽然发觉楼层澡堂快要关了,连忙拿着毛巾、洗发水沐浴露、换洗衣裤跑出房间。

    因为明后两天休息,洗澡间里人非常少,这个点儿更是寥寥无几,沈曦脱衣进去,发现氤氲雾气当中只有一个同学。

    东北宿舍一般没有单独浴室,大家共用一个澡堂,一层楼有一个澡间已经算是“条件良好”。

    沈曦随意一瞥,立即如遭雷击,身体僵硬,站在原地!!!

    那是水晶皮冻!!!

    虽说共用浴室,遇到某个同学机会也不太大。

    夏九嘉比较羞涩,一般面对着墙背对着人洗澡,不像有的同学边洗边看边聊边笑。他也知道没有谁会注意自己,然而还是放不太开。

    沈曦静静站着不动,看着层层雾气后面,他喜欢的皮冻光滑的背脊——夏九嘉肩胛骨比较凸出,中间脊柱深深凹入,腰细,有明显腰窝,两条腿又白又长,屁-股蛋儿十分饱满。总体偏瘦,但又不是皮包骨头,有少年的圆润、健康,也有力量。

    沈曦忽然感到一股电流下蹿到腹间,心下一惊,手里毛巾没有拿住,掉落,挂住了。

    他从那部位上抄起毛巾,急匆匆地走到水晶皮冻对面那个喷头,背对对方,拧开水,刷刷拧到“冷水”,还是最大档的冷水,不断告诉自己:淡定,淡定,冷静,冷静……

    他开始背诵课文《荆轲刺秦王》:“什么来着……对了……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至易水上,既祖,取道。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为变徵之声,士皆垂泪涕泣。又前而为歌曰: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背完,又开始背《烛之武退秦师》。

    又开始背《再别康桥》。

    总算好些。

    这一好些,再次蠢蠢欲动。沈曦边冲边想:要不要……叫水晶皮冻帮忙打沐浴露在我背上???

    主动要求替人干啥十有八-九要被拒绝,但是……如果硬说自己摸不到背,请对方抹一下背,皮冻人好,应该不会摇头。

    一想到那白皙细长但却因为练过泰拳而非常有力量的手指沾着浴液在自己后背上下左右来回滑动,沈曦又有一点热血奔腾,被刺激得头皮发麻。

    不,不成,他想:没有淋冷水加背课文,自己扛不住,会……

    他又陷入纠结:想要;不行;真的想要;真的不行;特别想要;特别不行……

    就在沈曦踌躇之际,夏九嘉关上水龙头,洗完了。

    沈曦也没注意。

    夏九嘉走进过道,冷不丁被溅上几滴冷水,一个哆嗦:“我去!!!”凉!!!

    沈曦回头,却没太敢往下边看,只是盯着夏九嘉那因被热气蒸过而显得红扑扑的脸蛋和脖颈。

    夏九嘉难以置信地问:“沈哥,这大冬天,洗冷水澡?”

    “……”沈曦思考两秒,吊起一边嘴角,酷酷地道,“一向如此。洗冷水澡好处很多,既不容易感冒,还能锻炼血管,防止各种疾病。”

    “原来如此。”夏九嘉点点头,走了,心中十分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