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 期中(二)
    期中考试当天早上,夏九嘉反复检查会用到的东西,比如草稿纸、2b铅笔、橡皮、黑色水笔……确认一切妥当,去食堂喝了一碗玉米粥,吃了一个小花卷,早早走进考场,撑住下巴看着窗外——教学楼对面是教师们的宿舍,余忠善就住在里面,每天早上用望远镜看值日生几点进屋。

    夏九嘉故意没点牛奶、豆浆、鸡蛋这些有可能变质的食物,也没点皮蛋瘦肉粥、包子、烧麦这些带猪肉牛肉的东西——月考时“血的教训”历历在目,他可不会重蹈覆辙。

    这次考场是按上回成绩分的。一共60个考场,夏九嘉在第55个。

    上午是考语文。

    铃声一响,“差生”考场乱成一团,不断有人高声借铅笔、借橡皮……大部分都吊儿郎当,丢三落四。

    夏九嘉接过卷子,埋头开始答题。

    第一题……下列加点字读音有误的一项是……选c。

    第二题……下列词语没有错别字的一项是……选a。

    第三题……下列加点词语解释有误的一项是……选d。

    他飞速地写。

    五分钟就开始做文言文,十分钟就开始做大小阅读。

    写作文时,还剩整整一个半小时才交卷。夏九嘉看看手表,觉得时间还很充足、并不需要直接动笔,于是用草稿纸列了大纲,写好论点、论据、引用,又想出几句很有气势的话,才工工整整地在试卷上面书写。

    作文是议论文,中心是人不能随波逐流。

    夏九嘉一上来就引用了一段《晋书》卷七十《卞壶传》中的一段话。他从来不写耳熟能详的东西,更从来不写“有位名人说过……”他的典故、名言,常叫阅卷老师也不明觉厉。

    夏九嘉一边写一边想:沈曦写字很草,卷面分数应该不高。沈曦……啧,想他干嘛???

    写完卷子,夏九嘉又从头到尾检查三遍,理性估计自己也许可以拿到140分以上。

    中午又是吃得十分保守,一个荤菜没点,吃了点蔬菜水果,喝了一碗并没有紫菜也没有蛋花的紫菜蛋花汤。

    下午先考英语。

    做听力时,前面一个男生总用气音告诉另外一个男生这题该选什么,还他妈都是错的,虽然没有很吵但也影响心情,夏九嘉想当全校第一,心里烦躁、着急,一个暴喝:“别讲话了!听听力呢!”

    说完他才发现,“接收”答案的人是全r中几大混混之一,可以“秒杀”张洋,竟然靠抄到了倒数第6的好考场。出乎意料,那个混混愣愣地看夏九嘉,却没讲话,只是转回脑袋,放下油笔,两手插兜坐着,先让“乖学生”好好地听听力了。

    夏九嘉写着写着,发现卷子很难。阅读理解、完形填空里边到处都是长句,可夏九嘉不慌不忙,分析结构、找出主谓宾、再看从句……也是做得十分顺畅。

    作文题目是“互联网时代”。夏九嘉想都不想,提笔便写:“although the modern world has been filled with……inter noheless stands out as one of the most……the popularity of inter inaugurated a……”他用了很多高级从句,而且,他还翻回阅读,把他刚刚学到的两个长难句式经过变形用在作文当中。

    夏九嘉估摸,虽然英语很难,他也至少有146。

    中间休息二十分钟,开考数学。

    也是暴难!!!

    夏九嘉很重视“当r中全校第一”,他一字一字仔细读题,决不允许粗心大意。在草稿纸上演算题目时,他每列一个公式、每写一个步骤,都在心里飞速地再核对两遍,确定没有错误才继续下一步。他以前做选择填空总会省略很多流程,有时直接通篇心算,这回却是十分谨慎,一步一步好好地想。甚至,在写选择题时,夏九嘉不仅算出正确答案,还用其他方法排除错误答案,上双保险。

    教室里有不少学生开始扔纸团、打手势、念口型,包括大混混。夏九嘉都懒得抬头,只是刷刷写字答题。

    到主观题,夏九嘉发现,道道都有竞赛题的隐藏属性!!!

    “嗯……”夏九嘉保持镇定,寻找解题思路。

    没事,夏九嘉告诉自己:我比沈曦做过的题多。这种竞争,与其他比赛一样,有时候起致胜作用的是经验。某个题型虽没见过,也能感觉出来想要算出答案都得知道什么,将一道题拆成多道题。

    嗯,这是因为做过的题多,所产生的一种“自信与自豪的气概”。

    夏九嘉每解出一道,都雀跃一下,想:好的,很稳,没有问题,我离榜首又进一步。

    而到试卷最后一页,夏九嘉有点激动,心脏砰砰直跳,直到写完最后一题、最后一问,得出一个整数答案,才长长地吁一口气:好了,第三门也顺利考完。

    数学很难,但他还是踩着铃声将所有题都解出来,浑身轻松。

    数学也就……150分吧。

    他那种与整间教室29个学渣格格不入的“气质”叫监考老师都注意到。

    …………

    考完第一天,夏九嘉拔脚走出教室,蹭蹭蹭往楼梯走去——他要去吃晚饭,然后回去寝室复习,做最后一轮快速浏览。

    沈曦从第一考场出来,下两层楼,正好远远看到走廊里面有个很熟悉的单薄身影在向另一边的楼梯走去。

    “小皮冻儿!”沈曦喊了一声,夏九嘉没听见。

    于是沈曦迈开长腿,快步追去,仿佛竞走!

    路过一扇大敞着的窗时,夏九嘉停下脚步,走过去按住把手,关了。11月中旬东北已经十分寒冷,早已开始供暖,一般不会开窗子,也不知道哪个学生没事找事。因为供暖,楼外面很冷,里面很热,人在室内都穿得少,猛地吹风容易着凉。

    沈曦随后经过同样一扇窗时,没有忍住,也停下来,伸手,攥上夏九嘉刚刚握过的把手,用力捏了好几下,用心感受后才放开,好像摸摸那个人才摸过的东西就间接地牵了下手一样。

    嗯,上面一定是有对方手心里的东西。

    沈曦又往前走,再次看见……夏九嘉停在一边。

    他疑惑:这又是要干什么???

    觉得自己简直像跟踪狂,在人家并不知道的情况下盯着对方一举一动。

    不过沈曦很快发现,那是一个大垃圾桶,夏九嘉只是想把写满了字的演算纸硬怼进去。垃圾桶挺满,周围还有不少掉下来的吃喝杂物。夏九嘉东塞西塞,才终于把一沓子纸成功丢掉!

    “……”几秒钟后,沈曦来到垃圾桶前,俊眉微皱,插着胳膊凝视垃圾桶的大嘴。

    依稀可以瞧见那几张草稿纸……就在一堆垃圾中间,上面带着黑色笔迹。

    沈曦陷入出生以来最大困境。

    ……要偷吗?

    水晶皮冻正常上课用演算本,也不知道写满以后怎么处置,反正沈曦没拿到过。这回是考试,r中规定学生只能携带白纸进入考场,这才叫沈曦有了个一次性获得大量“真迹”的好机会。

    可是,从垃圾箱里再把水晶皮冻写过字的草稿纸拿出来,这好恶心啊。

    沈曦左右摇摆不定,心中天人交战。足足挣扎一分钟后,他才上前一步,强忍不适,将两根骨节分明、漂亮修长的手指伸进垃圾桶,夹住演算纸的一个小角,刚要抽,忽然想起这样可能把纸撕破,又把手伸到更里面,捏住整沓演算纸,慢慢扯出。

    呼,成功了。

    沈曦翻过纸来一看,后面沾着两片瓜子壳、两片花生皮、两滴可乐、一片桃子皮,一片草莓叶。

    ……好恶心啊。

    沈曦拎着几张破纸,走到一个女生面前:“同学,有餐巾纸吗?”

    “啊……有的。”对方拿出一包。

    “谢谢。”

    女生仰头看着沈曦,忽然恶向胆边生,问:“同学,有微信号吗?”

    沈曦瞥了一眼:“没有。”

    “哦……”

    沈曦抽出几张轻薄的餐巾纸,迈步走到距离他最近的窗台,将破纸小心地展平铺在窗台上面,开始细心地擦干净。

    学神沈哥一边擦一边念叨:“我是大变态吗?我是大变态吧。”

    然而仅仅几秒钟后,沈曦便无障碍地接受了“他是大变态”这个事实,继续念叨:“算了算了,变态就变态吧,反正没人知道,偷偷变态又能怎样?”他变态,他自豪。

    因为没有带书带本,沈曦怕放包里皱了、破了,于是用手小心拿着,也不吃饭,直接回寝。

    室友还在外面。

    沈曦踢踢椅子,坐在上面,长腿一翘,开始欣赏“墨宝”。

    嗯,一下偷到八张,爽。

    沈曦一张一张地看,却渐渐觉得不大对劲。

    心中渐渐充满疑惑。

    这次数学很难,可是……这演算纸上面,一步一步,都很正确。沈曦记性好,看着那些数字就能想起原题,发现水晶皮冻竟无一处写错。

    虽然……不大聪明,没有跳步,实打实地一点点算,比起自己还差一些火候。

    不会吧,沈曦想:水晶皮冻数学竟然这么牛逼???

    他想到了一个解释——传说中的严重偏科。

    偏科不好,救救孩子。

    一天没有讲话,沈曦想念得很,给夏九嘉发了一条微信消息:【小皮冻儿。】

    夏九嘉过了半个小时才回:【???】

    沈曦发完一直盯着,每隔30秒就看一眼,这时候却矜持起来,决定等五分钟再回。

    他将手机端端正正摆在桌上,眼睛死死盯住左上角的时间,如坐针毡,度日如年。

    终于,五分钟到了。沈曦“嗖”地抄起手机,噼里啪啦地打字道:【今天考得如何?语数英都挺难。】

    “……”夏九嘉想明天还有好几门,不要胡吹牛逼的好,当心毒奶,于是,就像所有虚伪的学霸们一样,回道:【一般。】只是,他的“一般”就是接近满分。

    沈曦安慰几句,然后将夏九嘉的三个问号还有“一般”两个汉字反复看了一百来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