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 期中(一)
    r中高一期中考试即将到来。

    11月7号1点10分,期中考前一天中午,班主任余忠善站在讲台上面,看着沈曦,温和地道:“沈曦,来,过来讲台这边。”

    沈曦将目光从武侠小说抽离,看向铁头:“……嗯?”他又开始看那本幽门贲门的书,发现还有一个什么岛,分大岛、小岛,大小岛里有结岛、空岛、回岛、盲岛、直岛、十二指岛,遍地恶人,再次觉得作者学医——胃肠全都出来了。

    余忠善说:“过来讲台这边。”

    沈曦大大咧咧把书扣在桌上,走上前去:“???”

    余忠善让开位置,叫沈曦站在讲桌前。沈曦过去,手腕向前撑着桌子,长腿退后两步,动作倒是潇洒,转眸看向铁头。

    余忠善说:“沈曦,利用中午自习时间,和大家分享分享考前心理调节的方法行吗。”r中每天上午11:30下课,下午1:30上课,不过学校要求学生1点10分回到班级看书自习。

    “???”

    “讲讲考前心理准备,比如如何应对紧张、担忧等等情绪。可以同时说说考中心理调整,比如遇到不会的题、没把握的题时怎么办。哦,还有考后心理平复,比如如何不骄不躁,继续投入学习。随便说说个人经验。”

    “……”沈曦低头思考几秒,重新抬眼看向对方,“这个——我讲不了哎。”

    余忠善大而鼓的眼睛看着沈曦。

    “我不需要调节心理,因为就没有不会的题。”

    下面一片吹哨、叫好。

    “小八卦”钱厚拍桌大叫:“骚!实在是骚!沈哥,king of……!”

    沈曦微笑。

    余忠善看着沈曦,二人对视半晌,余忠善下巴一扬,迈步往讲台上走:“你下去吧。”

    沈曦立即收起长腿,两手插-进敞着怀的校服上衣兜里,回到后排座位坐下。

    台上,余忠善开始自力更生:“在考试前——”

    夏九嘉又忍不住想:天下竟有沈曦这样嚣张的人,怪不得除余忠善外各个科目所有老师全都烦他。

    然而,沈曦确有“狂”的资本,这点最令别人不爽。

    夏九嘉想着想着,握着笔的手指一紧,心脏忽然砰砰剧烈跃动起来——有“强”的对手才有更多意思。

    沈曦固然“就没有不会的题”,可是……夏九嘉想:我也同样“就没有不会的题”。

    他想拿到第一,无法接受“输”这件事,那会让他挫败,甚至怀疑自己能力。他努力到今天,他谁都不服。

    念及此处,夏九嘉忍不住回头,眼睛看着沈曦,瞳孔当中迸发出热烈的火焰!

    沈曦本来松松垮垮待着,看见夏九嘉,立即端端正正坐好,问:“有事?”

    夏九嘉回过神来,说:“没事。”

    “那……?”

    夏九嘉说:“就看看。”

    沈曦心里一酥,觉得有点儿痒,却很舒服,不是那种急于想要剥离的痒。好像行走在清凉河水片的一片金色芦苇地,上面的芦苇擦过他的脸颊,下边的草叶钻入他的裤脚,叫人想一直沿路下去、再不回头。

    他琢磨着:水晶皮冻一向冷清,却故意回头“看看”,是不是也有点儿喜欢自己?

    暗恋当中的人最最幸福的事无非就是发现那人也倾心于自己的蛛丝马迹。

    …………

    下午,物理、化学老师狂发复习资料。

    在这个过程当中,沈曦又是很机智地注意到了一个现象——水晶皮冻每次往后传发资料都会交到自己手中。按理来说,坐在正前方的水晶皮冻把资料直接扔给他同桌会更方便,只要稍稍转身就好,可对方却硬是选择看看自己、把东西交给自己……是不是也能说明,水晶皮冻有点儿喜欢自己?抓紧一切机会做些眼神还有实质上的碰触?

    那……要不要表白一波?就在一起?

    想到表白,沈曦有点紧张,可抱抱亲亲水晶皮冻又是有着极大诱惑。而且,沈曦从夏九嘉的语言、眼神、表情、动作等等方面仔细分析,觉得“两情相悦”的可能性还是很大。

    …………

    沈曦一直犹豫,直到晚自习前。

    他从食堂晃回教室,看见一大群人围着一个女生,立刻皱眉:“堵着这儿干什么呢?让开让开,别挡着道儿,我要过去。”

    “沈曦。”叶萌萌又露出元气可爱的笑容来,“在算命。看手相。”

    “哈?”

    “来来来。”叶萌萌说,“给咱学神也算算。”

    算命女生立即答应:“来,男左女右。”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沈曦就把手从兜里抽了出来,手掌张开,低头看着。

    “我看看……”算命女生要握沈曦的左手。

    “你看就看,”沈曦说,“别动手动脚。”

    “……好吧。”算命女生不以为意,低头一瞅,“哇,学神,您这事业线通天了!”

    “废话。”沈曦说,“别扯那没用的。看别的线。”

    “嗯……”那个女生东瞧西看,一项一项地说:“生命线也好厉害啊……”

    她每讲一样,沈曦就说“废话,看别的线”,一直到最后说“感情线”,才消停了下。

    “学神,”算命女生说,“你感情线好长,整个班最长,直接到了手指根儿,插-进两根手指中间,说明……哇……非常纯情,对于感情忠贞不移。”

    出乎意料,沈曦并没有怼“纯情”“忠贞不移”这几个字,问:“还有呢?”

    “还有……位置很高,弯曲幅度很大,一旦遇到心仪的人,会非常迷恋甚至崇拜。”

    “还有呢?”

    “还有,这一条线延到食指中指中间,这样的人对另一半关心体贴,愿意真诚照顾、付出。”

    “还有呢?”

    “没有分叉,干干净净,这一辈子认一个人。”

    “切。”沈曦也不再管其他这线那线,收回手掌,唇角微微撩起,“这种东西你们也信。起开起开,我要过去。”

    “哦……”

    打铃以后,沈曦不看数学老师,呆呆盯着自己手心。

    这种东西并不靠谱,可是……沈曦觉得,自己居然有点想信。

    一辈子认一个人……吗?

    沈曦拿着黑色水笔,又在不知不觉当中,在他左手那条所谓感情线上,写了“夏九嘉”三个字。他的字大,龙飞凤舞,正好压住整条线,两边交错、缠绕。

    而后,沈曦微微拢着掌心,将三个字攥于手中,撑着下巴,又放肆地看水晶皮冻白皙光滑的后颈。

    要疯了。

    不行,虽然难以启齿,也必须要表白,尽量……在一起。

    真真实实地碰触他。

    既然已经克服障碍,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明天后天期中开始,肯定不行。接着两天放假休息……也是不好。

    沈曦选择许久,最后决定——成绩发表以后告白。

    那个时刻,如果水晶皮冻考得不好、担忧未来,那他可以声明自己会是对方一辈子的坚强后盾,叫水晶皮冻在脆弱中寻求依靠。如果水晶皮冻考得很好、心情愉悦,那他可以表明自己会帮对方进一步地提高成绩,叫水晶皮冻在开心时顺势答应。

    沈曦觉得自己真的十分聪明。

    决定告白,浑身轻松,甚至破天荒地听了一整堂数学。

    …………

    晚自习结束时,数学老师抓紧时间讲完最后一道大题:“所以k<3或k=13/4……听懂了吧?好了,明天期中,希望大家都能考出好的成绩。放学吧。”说完放下大三角板。

    沈曦一向不带书包,两手一揣便站起来,打算回宿舍睡大觉。

    “沈哥,”安众拎着书包,“还要考第一呗?”

    “废话。”

    一大堆人围着感慨:“牛逼牛逼……”

    不过也有人道:“沈哥,不要太早放话,当心是口毒奶。”

    “屁,”沈曦说,“我要不是第一,我就不姓沈。”沈曦偶像包袱有一吨重,不拿第一会不敢信,不拿第一会没面子,因此同样也不接受“失败”。

    安众问:“那姓什么?”

    “就……”沈曦环望一周,终究是给自己留了一丝余地,拍了一把夏九嘉的后颈,“姓夏吧。”

    安众的脸太胖,眼睛都看不到:“哈哈哈哈为毛姓夏。”

    “随便讲的。难道还能跟你姓吗,‘安曦’,成什么了?”

    一旁的夏九嘉抬头看着沈曦,想:什么鬼,我分数更高,沈曦就要跟我的姓?难道……下次他分数更高,我就要跟沈曦的姓?谁分数更高,谁就……???可怕。

    “对了小皮冻儿,”沈曦不再理那群人,一手按着夏九嘉的桌子,另一只手把着夏九嘉的椅背,微微弯腰,躬着身子,看着对方眼睛,说,“不要忘记,期中以后有辅导哦。”

    “……好。”

    “对了,”沈曦又问,“如果名次有所提高,你会得到什么奖励?”

    “???”夏九嘉说,“没有。”他一向是第一,能提高到哪儿去?

    “你家没有激励?”沈曦十分惊讶,“好吧,如果能进全班前30,你沈哥就帮你好好庆祝。”

    “……去哪庆祝。”

    “我来安排,保证你我两个开开心心。”

    “……好。”

    “小皮冻儿。”

    “嗯?”

    沈曦还是两手把着夏九嘉的两边,看着对方眼睛。

    夏九嘉也望进对方浅棕色的眸子还有倒映在里面的自己,心脏忽然漏跳一拍。刚才还很轻松的心一下子就被绕上了薄丝,呼吸也变得不那么顺畅,他想起演“新·白雪公主”时的几次对望,回忆起灵魂仿佛被抽去一片的感觉。

    沈曦缓缓地将目光从夏九嘉那又黑又亮的瞳孔向上移动,看着他软软的发尖、毛茸茸的发根,慢慢凑近,在离对方发际线十来厘米的地方停住,“呼”地轻轻吹动那些细细的发丝,瞧着它们飞扬在空中,便有一种宛如碰触到了对方的雀跃,说:“给,这是高分喷雾。”

    夏九嘉:“……”高分喷雾,网上很流行的表情包,十分魔性,每次考前都会引起一轮转发。沈曦公认学神,倒也说的过去。

    夏九嘉能感觉得到那从对方双唇吹出来的气息,凉凉的,又带着一点胸肺间的温热,拂过自己额头、发梢,却留了下些什么、久久不散。

    他有点别扭地垂下眼睛,伸手捋捋头发,应付地说:“希望有用。”

    “嗯,”沈曦还是盯着,微笑着道,“肯定有用。这次一定能进班级前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