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 校庆(三)
    11月2号,校庆后第二天,阴雨绵绵。校园里有五颜六色的雨伞雨衣,在朦胧的雨幕当中倒有一丝诗意。

    六班同学都把雨伞放在教室外的走廊地上,晾着,打算等到两节课后15分钟的间操时间再收回来。

    因此,两节课后走廊很挤。

    夏九嘉也低头收着伞。

    他强迫症,完美主义,然而手小,没太掐住,收起后扣子扣不上。

    “唔……”夏九嘉用力勒着。

    忽然旁边一只大手接过雨伞,“哗啦”一下抖开,把伞珠拢成一圈贴在伞把手上,一手攥着,又将每条折线拉直,挨个掐了一掐,而后找到有伞带那边握着伞骨,顺时针一卷,把扣子扣好,拧着塞进伞套,递给夏九嘉:“喏。”

    叠的特别漂亮,和商场没有区别。

    “我艹我艹,”第一天报到就八卦余忠善的人称“小八卦”的精瘦男生钱厚惊叹,“沈哥,你真是……明骚暗骚,一样不落,双骚合璧天下无敌。骚神,the king of 骚。”

    沈曦淡淡地道:“这里一般不加定冠词。”

    “啥?”

    “可以把‘the’去掉。”

    钱厚:“……”

    夏九嘉接过一看,也觉得叠得真好,抬起头笑问沈曦:“你还研究怎么叠伞?”

    “不用研究吧,弄两次就知道了。”

    “好吧。”

    “沈哥沈哥。”安众也将手中雨伞呈给沈曦,“也帮咱叠叠,好嘛?”

    沈曦皱眉,嫌弃地看着安众,说:“你给我滚。”

    安众:“…………”

    第三堂课是数学,老师在讲台上讲题:“指数函数f(x)……经过点(3,π)……f(0)……”

    沈曦蜷着趴在桌子上面,翻一本武侠小说。结果,刚看两页就看不下去了。

    那个宫主所在的什么宫,有两个门,一个叫幽门,一个叫贲门,宫中两条道路一个叫小弯一个叫大弯。

    “操……”沈曦喜欢吃糖,叼着糖,自言自语,“这个作者学医的是吗,这什么宫是人的胃吗,主角进去以后怕不是要变成幽门螺旋杆菌哦。”合上小说扔进书桌,不看了。

    不想睡,也没得玩,百无聊赖,一会儿看看铅笔,一会儿看看橡皮。

    他的橡皮是那种带着黑白蓝相间的硬纸包装的高级绘图橡皮,很软,是透明般的白色。沈曦手欠,一刻不停,不经意地拿起橡皮,把裹在外面的硬纸包装扯下,前后左右来回掰扯着那块橡皮玩儿,觉得挺软。

    然而……掰扯着掰扯着,沈曦忽然觉得这东西像水晶皮冻。

    水晶皮冻……

    而后,再有清晰意识的时候,沈曦发现那橡皮上多个三个龙飞凤舞的字:夏九嘉。

    他自己……不知不觉间,用黑色的中性笔在很像水晶皮冻的东西上写了水晶皮冻的名字。

    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沈曦吃了一惊,愣在那里半晌,却没有选择把字蹭掉,而是呼呼猛吹两下,让字干掉,拿过纸套把橡皮重新又套了起来。

    觉得,身边放着一块写着前桌名字的绘图橡皮,有点隐秘,有点快感。

    自己完了,沈曦想:然而成不当绩不对,真不好。

    关于性别,沈曦倒是没太纠结。虽然,对于“喜欢了个男人”这个事实他也是有一咪咪的小震惊。过去虽说从没有过心动,沈曦也一直对他的“直”有谜の自信,并不清楚哪里出了问题。不过他想,人嘛,都很自由,喜欢男人、喜欢女人,不好讲的。等自己和小皮冻儿三四十岁,这个世界都快要到2035年了,那时思想更加开放,目前不必自寻烦恼。

    “成不当绩不对”才是首要问题——想要走一辈子,人生目标、未来规划总得一致。

    上午课全上完,沈曦想垂死挣扎一下,“duangduang”踢了两下前桌椅子,探过头去:“小皮冻儿,把错题本给我看看。”

    夏九嘉回头,十分疑惑:“……啊?”

    “我看看,你哪里薄弱,哪里不懂。”再想想办法帮忙提高各科分数。

    “哦,” 夏九嘉一般懒得和沈曦倔,将错题本扔到后头。

    沈曦两手抓起,翻开……

    皱眉。

    错题本就一页的字,比他自己的还要少一点。最上边是月考中的几道冷门偏门题型,一道地理一道政治还有一道语文一道英语。下边是另外两三道题,摘自平时测验,分别来自数学物理化学,也都爆难。

    “小皮冻儿,”沈曦语重心长地道,“这样不行,偷懒不好。”

    夏九嘉:“嗯?”

    “要把错题全都写上。”

    夏九嘉说:“哦。”

    这个就是全部错题。月考时候的空试卷夏九嘉早抽空做完,就错了一地理一政治,而语文英语则是没有写完作文才导致了“低分”。

    这样也不知道对方哪儿薄弱哪儿不懂,沈曦又问:“月考的卷子在哪?”

    夏九嘉反问:“你要干嘛?”

    沈曦撑着下颌,酷帅霸道地说:“相信沈哥。我的解题方法好过老师的解题方法,我教你做题,咱们一起上‘985’。”沈曦觉得,夏九嘉也不一定非去清北,只要两人世界观人生观一致,能一起好好生活,就行。

    夏九嘉懒得解释,说:“月考的卷子没了,期中吧,分数下来你再好好辅导。”

    沈曦说:“行。”

    他心中充满了对于未来的希望。

    接着夏九嘉与室友们去食堂吃饭。沈曦看见外面下雨想起自己没有带伞,不想动弹,坐着。

    然而……坐了十五分钟,到11:45,忽然觉得这样不行。

    小皮冻儿那么好——除去成绩,都那么好,不好好吃饭、不好好睡觉的今天的自己,会配不上人家。

    最近一段时间,沈曦会破天荒地审视自己——而在这个以前,他觉得自己从头到脚都很完美。

    现在呢,偶尔会想:

    没洗头发会配不上人家;

    没洗澡会配不上人家;

    没换衣服会配不上人家;

    没换鞋会配不上人家;

    没……

    不好好吃饭会配不上人家;

    不好好睡觉会配不上人家;

    不……

    ……

    “操,真他妈傻-逼!!!”沈曦一脚踹开面前桌子椅子,十分烦躁,“huo”地站起身子,去吃饭。

    他觉得自己真他妈傻-逼。

    本来以为小姑娘才会干“暗恋”这种事情。

    结果自己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食堂打饭,正好遇到班长上官凌霄。

    “嗨,”班长也叫,“沈哥。”

    “嗯。”沈曦一连好了好几个菜,有荤有素,营养均衡,心里再次觉得自己真他妈傻-逼。

    两人端着菜盘找到一处空的桌子坐下,随口聊天,不知怎么回事就说到了“暗恋”。

    上官凌霄说:“初中时候有过暗恋。对方白富美,怎么追求都追不上。”

    “哦——”

    上官凌霄嗤笑一声:“结果后来……她被人甩,又来找我了,听说还有一次打-胎。”

    沈曦问:“那你呢?”

    “当然不会搭理。”

    “……”

    上官凌霄夹了一口大鱼大肉:“怎么讲呢,这就像是橱窗里的高级商品,你喜欢,特想要,可买不起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不过……如果别人拿了、腻了、扔了,你是不会再想要的。”他的性格就是如此。他要当官掌权,他要天下名利,不靠人家施舍。

    沈曦想想,“嗤”地一笑:“人又不是商品。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哪会想那么多事。”不过,沈曦想:如果非要这么比喻,他也还是会想要的。会把那件商品带回家,小心地清洗干净,仔细地保护起来,无比珍惜。

    …………

    再回教室,又看到水晶皮冻,正仰着头与同桌叶萌萌、卓然、孙天姝等几个人讲话。

    沈曦走过去,问那一群人:“在干什么?”

    叶萌萌说:“咱班《新·白雪公主》拿了校庆晚会的一等奖!一共只有两个节目拿到校庆晚会的一等奖!”

    沈曦又是踢了两脚凳子,弄出一个满意角度,坐下,仿佛没有长手:“这不是正常的吗?”

    孙天姝一笑,很帅:“那是,沈大编剧出马了嘛。”

    大家起哄:“沈哥,苟富贵勿相忘。以后发达不要忘记兄弟。”

    “行。”

    众人还是起哄:“赶紧写个证明文件。今天在这儿的,万一以后流落街头,可以带着信物寻求庇护。”

    “行。”沈曦伸手向叶萌萌,“纸。”

    “哦~”叶萌萌递过去一小沓便签纸。

    沈曦抬头问叶萌萌:“写什么?”

    叶萌萌说:“写,祝考试进步。”

    “什么鬼。”沈曦刷刷两笔,写:【叶萌萌,高一同学,沈曦永远承认。】

    又撕一张,抬头看看:【卓然,高一同学……】【孙天姝,高一同学……】

    最后到夏九嘉,沈曦撑着下巴,貌似又在开玩笑:【夏九嘉,高一同学,世界上最美丽的人,沈曦永远承认。】

    递给前桌。

    大家围着看了,知道这是《新·白雪公主》的梗,全都发出了然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