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 校庆(二)
    六班将要反串出演《白雪公主》的十几个学生练了大约五天,终于磨合得差不多。戏码、台词最多的卓然、夏九嘉已经可以做到完整、顺畅地演。六班在原有剧情上面增添特别元素,弄出一《新·白雪公主》。

    对于选拔,学校筹备委员会并不要求学生带演出服,因此大家全都穿着校服。评委老师当场打分,高一六班《新·白雪公主》最后顺利进入r中70周年校庆的晚会节目单。

    11月1日,全天校庆。

    校园十分热闹,学校门口竖起多块大型展板,讲述学校历史、教育理念、杰出校友、高考成绩等等东西,不少学生围着看。

    上午初一初二高一高二停课。四五千名学生挤在大操场上,参加70周年的庆祝仪式暨新教学楼、实验楼、图书馆的奠基仪式。省教育厅领导讲话、校长讲话、校友讲话,高二学神尹礼讲话……他在《打死拖延症》后又横空出世一篇强力新作——《要当强迫症》,大意就是不得满分要很难过,听得夏九嘉心有戚戚。

    中午大家吃免费饭,食堂人山人海。r中挺够意思,弄了好多荤菜素菜,有鸡有鸭有鱼,味道还算不错。

    下午照常上课,5点20放学,学生们吃饭、前往cc市的大礼堂、做服饰妆容上的准备。礼堂无法容纳太多老师学生,因此只有高一高二两个年级的人会去,初一初二不好管理、放学回家。

    然而,一直等到六点半,r中门口大巴陆陆续续开走,只剩最后一辆,班主任余忠善还是不见踪影。没有班主任来带队,大巴司机不会启车。

    班长上官凌霄问:“……老余呢?”

    全班疑惑:“老余干嘛去了???”“都不知道?”“必须等吗?”“咱们不能走了???”

    沈曦双手插兜靠在一颗树上:“打个电话?”

    班长上官凌霄说:“没人接。”

    “回学校看看?”

    上官凌霄看看手表上的时间,点头,将手里东西塞给身边同学,迈开大步跑着回学校找人,心急如焚。

    接下来一段时间,班主任没有出现,班长也没有出现——每次发微信回来,都是“还在找”“还在找”“教室没有”“办公室没有”……

    六点四十五,大巴司机开始着急。就在r中德育处主任周老师打算亲自带着六班先去大礼堂时,余忠善却出人意料、气喘吁吁地出现在了大家面前!!!

    他一路小跑过来,大肥肚子一颤一颤!!!

    “余老师!”叶萌萌大叫一声,“您可来了!!!”

    沈曦拿出手机,在微信群叫上官凌霄赶紧回来。

    在等班长的间歇里,几个学生围着铁头。铁头平定了下呼吸,缓缓地道:“叶萌萌说卓然的‘白雪公主’还缺一个红色发箍,忘了买了,我就想到后边市场帮他买来。走得急了,有点累。我看学校男生平时都跳后门,好像很容易。我就掂量了下,觉得自己也可以。”

    “小八卦”精瘦男生就问:“……然后呢?”

    余忠善说:“我就在门上挂了十五分钟。”

    六班众人:“…………”

    余忠善长得像个黑-道大佬,此时,他表情平静,语气冷淡,被青黑胡茬包裹着的暗色双唇一开一闭:“我先踩住旁边围墙上的豁儿,上到那根横的栏杆。”说到这里,他用两手摆出了个抓着面前东西的动作,“我又抓着竖的栏杆,发现翻不过去,肚子太大,腿迈不开。我能把腿堪堪抬到上面,但是翻不过去。”

    “…………”

    “这时,我也找不出来围墙上的豁了。从上往下很难看见,我肚子还大,挡视线。”

    余忠善的双拳一紧:“我就这样抓着。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

    “…………”

    那个点儿,初三高三都在上课,其他年级参加晚会。偶尔几个学生打算跳墙,却远远看到有人挡在那里,也就不过去了。

    “…………”精瘦男生艰难地问,“那最后,怎么下来的呢?”

    “哦,”余忠善还是表情平静,“省教育厅王副厅长正好过来出席校庆,看到个人挂在门上,想那不是余老师吗?就和司机两人合力把我救下。”他是全国特级教师,非常有名,王副厅长认识。两人努力托着余忠善的屁-股,把他卸下来了。

    “…………”

    “好了。”余忠善看到班长归队,扬脖指了一下大巴,“走吧,去大礼堂。”

    …………

    r中租用全市最大礼堂校庆。礼堂分为上下两层,可以容纳好几千人,此时先到的人已经基本落座。

    班长说:“好了,要演出的先去准备。”

    卓然、孙天姝点点头。

    六班女生早用班费买了道具。

    作为“王后”,夏九嘉需要扮演多个角色——本身的王后,还有卖胸带、卖木梳、苹果等等东西的小贩……

    卓然不愧曾经当过女装大佬,戴起假发、穿起裙子毫无障碍,甚至蹬了一双红色高跟皮鞋。

    夏九嘉却放不开,没戴啥假发,只被扣了一个blingbling的“王后”的王冠。

    同班女生给他化妆。

    “化妆大师”拿着粉扑,往夏九嘉脸蛋上怼。还没碰到便顿了下,再怼,又顿了下,最后扔掉粉扑,拧上粉饼,说:“不用擦。”

    夏九嘉松了口气——刚才他一直想往后缩。

    接着,他被推进厕所,去穿六班女生在淘宝上买来的“万圣节cos服”。那衣服分两件——一个黑色颈圈,一条大裙子,黑红相间的大裙子有泡泡袖和大裙撑。夏九嘉在厕所研究二十分钟,才终于弄好它们。

    穿着旅游运动鞋,头晕眼花地走出来。

    叶萌萌叫:“同桌!好看!”

    夏九嘉:“…………”不知该有什么表情。

    捂着裙撑坐上座位,等了大约20分钟,连环晚会正式开始。沈曦挤在夏九嘉身边,好像伸不开腿,折腾好长时间。

    校长比较言简意赅,废话不多,主要介绍了下来出席的领导,便将话筒交给两个学生主持。

    第一个节目,60老届校友合唱《友谊地久天长》——十分具有“60届老校友的特色”。他们已经七八十岁,然而精神不错,随着拍子合唱,让人瞧着也很感动。

    沈曦轻轻地说:“我们七八十时……会是怎么样呢?”

    夏九嘉说:“不知道。”

    沈曦说:“我猜,还会经常待在一起。”

    “为什么?”

    “……为爱?”

    夏九嘉说:“少皮。”

    “哦……”

    第二个节目,高一十二班民族舞牛人独舞。

    六班是第四个节目。

    果然,主持人一念完“表演者:卓然,孙天姝”,下面叫声瞬间便要掀翻屋顶!

    卓然,传说中的女装大佬!传说中某相处三年的男朋友都看不出性别的人!

    夏九嘉晕晕乎乎,走上舞台。

    坚持……他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在这里输。

    叶萌萌画外音起:“在一个遥远过度,住着国王、王后。他们渴望有一个孩子,真诚向上苍祈祷,希望孩子皮肤白得像雪,头发黑得像乌木,嘴唇……”“新王后是一位女巫,十分骄傲,最恨别人比她美丽……”

    沈曦穿了一件白衬衣一条白裤子,演“镜子”,竟然十分帅气。

    夏九嘉走到沈曦面前,盯着对方双眼,问:“魔镜魔镜,谁是这世界上最最美丽的人?”在礼堂的灯光当中,他竟觉得,对方有些温柔。

    二人对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夏九嘉有点想逃——对方视线当中似有什么东西可以将人吞噬殆尽。好像平静的海面上其实暗藏一个漩涡,人稍不留神便会粉身碎骨。可他却不能逃——这是演剧,他只有回望,安抚那些狂乱着的汹涌潮水。

    几秒钟后,沈曦开口。

    下面同学都没想到,这个人形“镜子”嗓音居然沙哑磁性,说:“当然是您。”

    第二段旁白过去,白雪公主长大成人,夏九嘉再次出场,问:“魔镜魔镜,谁是这世界上最最美丽的人?”

    “………………”沈曦盯着头上戴着小王冠的夏九嘉足有二十秒,忽然将插在裤兜里的两只手掏出,抱着胳膊,一条腿往外一岔,似乎十分不爽,说,“……白雪公主。”

    而后,每次商量弄死公主,魔镜都特别来劲儿:“白雪公主现在躲在七个矮子的小木屋!”“哎呀,白雪公主现在还在七个矮子的小木屋!!”

    每回镜子讲完,夏九嘉都忙得乱转——他得换上新的服装,扮成卖胸带、卖木梳、苹果等等东西的小贩,去找“白雪公主”。幸好卓然淡定,穿上女装时霸气十足、像两米八,可以让夏九嘉努力平静下来,摆出“恶毒”嘴脸,推销他的胸带、木梳、苹果。

    当剧情进行到白雪公主被红苹果毒死以后,沈曦终于恢复过来,看着夏九嘉,深吸一大口气,好像十分珍惜,一字一字缓缓地道:“当然是您。”

    白雪公主莫名其妙又活过来,镜子好像再次蔫吧了:“……白雪公主。”

    接着,就在众人以为将要落幕的时候,剧情反转!

    白雪公主才是女巫,王后不是。而七个小矮人,是白雪公主本体七个次级自我,分别对应七宗罪——傲慢、贪婪、色-欲、嫉妒、暴食、愤怒及怠惰。

    “王后”就应当是“世界上最最美丽的人”,只除去一种可能——女巫诞生。“魔镜”至关重要,如果寻出更美的人,说明那是女巫。

    而王子,也是王后手下使者。王后清楚知道公主总能“复活”,因此,为将白雪公主从七个小矮人——也就是本源力量周围彻底剥离,派去王子。而王子也不负所托,在婚礼前将公主永囚于城堡,对外宣称“王子公主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最后一幕,王后又问:“魔镜魔镜,谁是这世界上最最美丽的人?”一切结束,身心俱疲。

    而魔镜说:“是您,我的王后。”

    结束,落幕。

    这故事由沈曦大佬操刀改编。

    一向懒得好像没有长骨头的沈曦大佬破天荒地主动改编,还在上官凌霄问有没有什么思路的时候,叼着一个笔帽,含含糊糊地道:“思路就是,王后才盖章是‘世界上最最美丽的人’”。

    对于这个反转结尾,台下掌声很大,毕竟谁都想要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演完话剧,夏九嘉立即去厕所换掉裙子、穿上校服,走回座位坐下,却听见大家还是在打趣沈曦:“牛逼,沈哥,史上第一忠犬镜子。”“镜子忠心,日月可鉴!”“哈哈,沈哥,是中了王后魔咒???”

    “对对对,”沈曦好像极不耐烦,“没听过那句话吗?《白雪公主》里边,王后、镜子才是真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