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 比赛(三)
    夏九嘉觉得简直莫名其妙,问:“你练不练?”

    沈曦平复了下心情,说:“练,继续练。”

    “那好,第十五式,挡击拌腿,这样——”

    沈曦又是跟着学拳。

    “第十六式,也是最后一式,击腰锁喉,这样——”

    “嗯。”

    讲解完军体拳16招的分解式,夏九嘉叫沈曦完整地打一遍。

    到第九招“虚步砍肋”,夏九嘉叫停,说:“手没端平。”接着走到沈曦面前,两手分别握住对面沈曦双腕,都往下压,说:“端平,你这稍微有点往上……”

    沈曦:“……”

    还没等讲完,厕所忽然“砰”地冲进一个大球。

    ——身高170,体重270的安众,沈曦叫他“俺重”。

    沈曦背对厕所大门,连忙回头去瞅热闹。他腿已经站直,手也不再是“砍肋”的动作,而是虚虚地在夏九嘉腰两边,好像刚才正在搂着。而夏九嘉待在沈曦双臂中间,正在越过沈曦肩膀向门口看。

    安众性格天真甚至傻了吧唧,一瞅这个架势,嘴巴立刻朴了,结结巴巴地道:“沈沈沈沈……沈哥!!!”

    沈曦皱眉:“跑这儿来干嘛?”

    安众:“着急!那边厕所已经满员!”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沈哥,我忍得住,不打扰!你们继续!继续!!!”说完,一阵风一样地消失在了门口。

    “……”夏九嘉问,“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管他。”沈曦眯了眯眼,“来,第十招,踢裆顶肘。”

    两人一直练到将近十二点钟,夏九嘉带领着沈曦打了五遍,让他适应正常的合练的节奏。

    最后他说:“行了,这个水平应该可以进入方队。”

    “行吧。我上个厕所。”

    “那我先回去了。”

    沈曦说:“等我。”

    “……”夏九嘉其实不太能理解上厕所还要成群结队的。

    一分钟后,沈曦抖了抖小鸡鸡,提好裤子,洗好手,出门,对夏九嘉扬扬下巴,吊儿郎当地往高一寝室走去。

    没有想到,刚到六班区域,就有一个同学透过敞着的门看见沈曦回来,大叫一声:“沈哥!回来了哈?”

    接着一大群人冲出寝室来看,眼睛在沈曦与夏九嘉身上乱转。

    沈曦皱眉:“什么玩意儿?安众说什么东西了?”

    “就……”第一天就八卦余忠善的精瘦男生眼见瞒不过去,说,“就说……您老,和夏大大,在那个没有人的厕所,抱在一起……”

    夏九嘉脸皮极薄,正要否认,却听到沈曦出声:“滚蛋。老子在学军体拳。那招儿叫‘虚步砍肋’,夏九嘉同学纠正姿势。他从后面没看明白。他傻,你们也傻?后天就是全市比赛,老子为了学校荣誉练到现在,你们就这么逼逼?”一边说,沈曦还一边用两手比划了下“虚步砍肋”。

    “嗨……”精瘦男生道,“我也觉得并不可能。我刚就说,沈哥钢铁直男。他要是基佬,我就是学霸。”

    “你?学霸?”沈曦嗤笑一声,“别侮辱学霸。”

    “我说,‘他要是基佬,我就是学霸。’你不是基佬,所以我不是学霸。”

    奇怪,沈哥咋地听不懂话了?

    …………

    第二天晚上,沈曦如愿加入合练,出拳出脚力度速度竟然一点不弱于人。

    到了比赛那天早上,沈曦准时到达指定集合地点,r中的小方队进行最后准备。教官竟然请来了个以前在□□国旗护卫队的退伍军人,十分高大英俊,对齐步走、正步走、军体拳等等进行最后指导。

    到上午十一点钟,学校领导宣布解散,说:“正式比赛下午两点准时开始。大家吃点东西,12点在这集合。我们会坐大巴去体育馆比赛,大概一点到那,一点三十入场……”

    同学们都点头应了。

    教官又与领导老师商量了下,下来,缓缓踱步,忽然指着一个同学,说:“你,下午替补。”

    那名同学:“……???”

    教官又点了两个人,最后走到沈曦身边,说:“你也是,下午替补。”

    沈曦的脸立即黑了。

    夏九嘉回头看着,心里明白,沈曦一共合练一天,就算已经掌握齐步走、正步走、军体拳等东西,论起“整齐”也差一点。

    沈曦想说什么,但忍住了。

    教官又道:“四个替补,出列。”而后小幅调整剩下同学站位,“好,记住前后左右、哪排哪列,下午就按这个排队。现在最后再练两……不,三遍,好好做。”

    队伍从4x15变成4x14,其实这才是军训比赛要求的方阵规模。r中一共选了60人,正好每班挑出两人,早就打算刷掉4个,重新组成4x14的方队。

    对四个“替补”,负责老师说:“下午,你们四个留在车上,看着大巴。里面有大家东西,别搞丢了。一步都不许离开。”

    沈曦听着负责老师blabla,双手插兜,忽然嘴角一勾,露出一丝轻佻的笑,转身拔脚就走!!!

    “喂……!!!”负责老师气急,追过去抓他的胳膊,“你去哪里?!回来!说你呢!”

    沈曦转眸,问:“我不去,你还能把我绑去?”

    负责老师一愣,沈曦胳膊一甩,用力挥开负责老师的手,大步离开。他紧咬着自己的后槽牙,下颌紧绷。

    所有同时都在看着,包括夏九嘉。

    教官拍拍手掌:“别看了别看了!时间有限,再练三遍解散!!!”

    于是大家忘了这个插曲。

    可夏九嘉没忘记。

    合练过后,夏九嘉并没去食堂,而是回到宿舍拿了手机,给沈曦发信:【沈曦,你下午去不去?】

    沈曦立即回答:【不去。】

    夏九嘉说:【我猜也是。】

    沈曦又是回道:【而且,我建议那三个哥们也都不去。】

    “……”

    放下手机,夏九嘉有点愣神。

    他想起了前天晚上沈曦练到12点的事。对于学神来说,时间十分宝贵,沈曦那人肯练到半夜,说明真的是在上心。

    可是……

    别人去比赛,他要看大巴。夏九嘉心里清楚——要是自己,肯定气哭。

    还有另外三个一直努力练习却还是要当替补的同学,也很憋屈。

    夏九嘉思索片刻,拿起钥匙出门,快步走进学校食堂,却没有去点菜,而是左顾右盼,最后终于找到老师教官那桌。

    他走上前,站定了,心里盘算如何开口。

    负责老师,也就是分管德育的副校长吴敏抬头,问:“夏九嘉是吧?有事?”他们全都认识这个漂亮少年——非常认真,也有力量。也正因为如此,教官将他摆在最显眼的位置。

    除吴敏外,德育处主任、副主任也在。

    夏九嘉吐出肺内空气,微微鞠躬,说:“抱歉,打扰。有一件事……我想跟学校老师商量商量。”

    “嗯?”所有老师教官都停下了手里筷子。

    夏九嘉吸了口气,说:“我认为,我个人认为,叫替补同学看着大巴……不大合适。”

    老师们皱着眉头,用疑惑的表情看着。

    夏九嘉眼睛直盯带队老师:“不论正选还是替补都应该是团队一员。如果因为不用上场,没有‘用处’了,就叫他们干与任务无关的事,很不公平。他们也有资格感受现场,看自己队的表演,也和自己队一起看其他队的比赛。”打个比方,学校招来一个老师讲课,那,不能因为没有空位,就叫老师扫地。队员就是队员而已。

    “……”

    “历来团队比赛总有替补。但是,不论是足球比赛篮球比赛排球比赛还是什么,从来没听说过……”

    “……”

    “几个学生也和大家一起训练。不能上场比赛已经十分沮丧,还要叫人彻彻底底被游离吗?我觉得,体育馆的广场都有安全保障,不会发生什么砸车类的问题。如果不放心,学校可以再派一个随队老师留在大巴上,而不是让四个替补待在大门外。”

    饭桌上,吴老师周老师两人对望一眼,犹豫地问:“那几个人……很想进场?”本来他们觉得,既然不能上场,那就“人尽其用”,留在外面给大家看大巴。

    “我不知道。”夏九嘉说,“我只知道,推测他们‘不想进场’不大合适。这样的话,难道正选也是勉为其难才去比赛?没人真想参与?当然,也许事实真是如此,然而作为带队老师,不能首先进行这种推测。”夏九嘉聪明,立即回话。

    “……”

    “能否考虑考虑替补们的心情?那个沈曦……年级第一,刚才对于学校好像有些失望。”在这种时候,夏九嘉心不甘情不愿地承认——沈曦成绩年级第一。

    “我明白了。”吴敏语气温和地道,“去吃饭吧。是学校考虑不周。”

    夏九嘉又微微鞠躬:“谢谢老师。”

    飞速点了俩菜加上四两米饭,夏九嘉给沈曦打电话。

    很快接通。

    夏九嘉问:“喂,沈曦?在哪?”

    “网吧。”

    夏九嘉说:“下去过去吧?”

    “不去。”

    “沈曦,”夏九嘉说,“我和带队老师刚刚聊过这事,他们承认有错。”

    “皮冻儿……你这人……”去跟主管德育的副校长、还有德育处的主任副主任杠???

    “别说我这人。”

    “那也不去。这是你的主意,不是那群老师的主意。”

    “……好吧。”本来就只是帮忙,夏九嘉也不勉强,“那算了。本来觉得……高一六班只有咱俩会去比赛,是很难得的共同回忆——别人不知道的共同回忆。将来想来军训比赛也有个人一起聊聊。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了。”以后,整个高一六班,只有他一个人有关于高一那次全市军训比赛的记忆。

    “等等。”沈曦琢磨半晌,忽然改变主意,“我去。”共同回忆???听着不错。

    夏九嘉:“???”

    “12点集合是吧?行。”

    …………

    12点5分,大巴驶向市体育馆。

    没有正选出现问题,沈曦到底只是替补。

    老师叫他在看台上多多拍照、给大家留作纪念。

    沈曦拿着带队老师的iphone手机,拍了好几百张,张张都有水晶皮冻。

    水晶皮冻穿着军装,那叫一个英姿勃发。

    帅的。

    而后,他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挑出所有水晶皮冻拍得好的,一点一点发给自己。

    他在自己手机里面建了一个小文件夹,命名时手在键盘上边搁了许久许久,最后一咬牙,放佛做出一个重要决定一般,打下个“42”,将水晶皮冻那些照片丢了进去。

    名字取自他刚看的经典科幻小说《银河系漫游指南》。

    在故事中,具有高度智慧的跨维度生物想要知道终极问题答案,制造出名叫“深思”的超级电脑,它花费750万年计算,得出答案是42。而当被要求继续提供终极问题之时,深思表示无法回答,但指导制造了更加厉害的电脑,就是地球,而人类是上面一个个晶体管。

    42,是一直追寻着的,貌似无厘头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生命、世界、以及任何东西的终极答案。

    有点像他此时心情。

    该怎么讲……他这几天不知道的、不明白的,很困惑的,关于他自己的生命、世界、以及一切一切的问题钥匙,可能是水晶皮冻。

    如何过这一生、走这一世?那也许是问题答案。

    “42,answer to the ultimate question of life, the universe, and everything。”

    而且,他也喜欢这个数字。

    英文“four two”的谐音是“for two”,给两个人。

    中文“四二”的谐音是:是……是……是……是爱。

    …………

    夏九嘉却不知沈曦这番纠结,从场地回到看台,脸红扑扑,带着运动后的神采。

    军训比赛现场就会宣布名次,夏九嘉一边喝水一边等分。

    没有想到后面两个三班同学打打闹闹,忽然间就撞到了他!

    夏九嘉没有准备,被人猛地一推,“呼”地一下,一大口水洒了出来!他急忙低下脑袋、举起瓶子!

    水珠哗地掉落。

    然而,因为沈曦就在旁边,那一大口水倒有几滴落在沈曦的手背上!

    “对不起对不起。” 夏九嘉连忙扯出衣袖要帮沈曦擦掉,还拍拍前面女生问她有没有带餐巾纸。

    在他看来,这太窘迫。

    沈曦傻愣愣地看着那几滴水,在夏九嘉要拿纸抹时却突然把手一抽,接过餐巾纸,说:“没事,别忙,我自己来。”

    “……”

    “你收拾自己。”

    “……哦。”夏九嘉开始低头抹自己裤子——也弄湿了。他转了半圈,冲着外面,用背对着沈曦。

    沈曦左手将餐巾纸盖到右手背上面,却一犹豫,而后,再次魔怔一般,偏头用余光看看夏九嘉,在确定对方无法看到自己以后,抬起右手,将唇覆上,将那两滴纯净水啜了。

    夏九嘉毫不知情。

    大约十分钟后,组委会开始宣布名次:“获得本次军训成果汇报大会第三名的是……cc市第二中学……”

    一个看台立即发出一阵欢呼。

    主席台那边继续:“获得本次军训成果汇报大会第二名的是……cc大学附属中学……”

    又是一阵欢呼,来自对面看台。

    “最后,获得本次军训成果汇报大会第一名的是……cc市rm中学……”

    r中方阵却是一片安静。

    这点“王者风范”还是要有。

    r中在省内是个巨无霸,在全国也名列前茅,10上c9,30-50上985,70-90上211……光高一就有30个班,顶别人整个高中部。

    拿第一才是正常。

    因此,大家只是稀稀落落地鼓掌。

    沈曦转头看夏九嘉的脸。

    作为方队视线焦点夏九嘉压力更大,但他并没有失误,帮学校拿到冠军。听到结果时,夏九嘉嘴角轻轻一扬。他内心十分高兴,表面却要维持平静。

    哎……沈曦想:水晶皮冻啥啥都强,怎么学习就不能够好一点呢?

    他依稀察觉,自己对于水晶皮冻有着好感,而且还是……很大好感。

    可是……这成不当绩不对,真能有幸福嘛?如果二人未来规则、人生目标全然不同,又如何处在一起?

    嗯,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