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 月考(四)
    张洋坐下,手指生生地疼。夏九嘉是用力砸的,张洋关节撞到硬-物,有一两处破皮流血,似乎是在提醒方才有多狼狈。

    还没见过这么猖狂的……

    张洋本来其实只想给个威胁——他喜欢着叶萌萌,夏九嘉却目带鄙夷,说“离我同桌远点儿”,俨然是把自己当作护花使者,把他当作采花大盗,可夏九嘉算什么东西?!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不吃恐吓那套,不走寻常路,主动上来打人,让他身上都挂了彩见了血。

    这要无动于衷,就不用“在道上混”了。

    而且,许是出于嫉妒,与叶萌萌关系好的他都想“教训”一顿,叫对方倒霉。

    张洋甩了几下右手,从卷子上撕下一条,用还有些僵硬的手写了行字,折好纸条,传了出去。

    夏九嘉收到纸条,打开,发现上面写着:

    【明天晚饭结束,6楼厕所,干一下子。我5人,你随意。】

    “……”夏九嘉抬头望了一眼张洋。

    对方轻抬下巴。

    叶萌萌在认真听课,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夏九嘉又低头。

    这是要干一场架,或者,逼自己低头认错。

    地方选得挺坏——学校6楼厕所,趴在厕所地上,无疑分外受辱。明明是想“教训”自己,偏要摆出“道上规矩”,遇到纠纷各自码人,双方干一场架或者一方道歉服软,而不是□□-枪。当然,如果没去,那就可以光明正大堵人、开揍。

    夏九嘉回头,颔首,表示答应。

    第二天告老师。教导主任亲自带着老师冲进厕所抓人,搜出五根棍子,把所有的学生通报批评了顿,里面有张洋,有高二的,有高三的,紧接着似乎还有通知所有家长。

    这个梁子结得大了。

    通报批评时,沈曦戳戳夏九嘉,问:“跟你有关?”

    知道叶萌萌在紧张注视自己,夏九嘉摇头:“没有,我不知道。”

    “哦……”

    “他们是跟别人约架。”

    “哦……”叶萌萌没心眼儿,别人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

    因为害怕被揍,“通报批评”事件之后夏九嘉都待在学校,包括周六周日——夏永和又出去乱跑,他回家也没有事做。学校里面老师多同学多,那群小混混们再嚣张也不至于在教室操场食堂宿舍等等地方动手打人。

    大约两星期后,又是晚自习前,夏九嘉跟三个隔壁寝的室友跑到r中后门外边“小吃一条街”吃晚饭。

    他们去的是一个不太大的小区里面的小饭馆,结果刚刚上菜,宿舍那边出事——包括隔壁寝在内的几个寝被盗了!另外三人赶着回去!夏九嘉一方面肚子很饿,另一方面不想浪费,就说自己尽量吃吃。

    他觉得也不至于那么点背——回去路上正正好好遇到事情。

    结果证明……他就那么点背。

    吃完米线,擦嘴出门,还没等走出小区,他就在“2栋”前面与张洋等几个混混迎面而对、遇个正着。

    夏九嘉:“……”

    中邪。简直就像命中注定——正好隔壁寝被盗,正好小混混出现。有时好像就是这样,在一桩偶然事件发生以后,你越担心遇到更加不好的状况,就越会遇到。

    他想装作没事,从对方身边走过。

    没有想到,张洋犹豫一下,还是开口:“就他。那个嘴上没把门的。”

    “哪个?”

    张洋说:“告学校那个。”

    另外三个一愣,随即露出笑容:“哟呵,正愁碰不着呢。”

    夏九嘉:“……”

    夏九嘉觉得,真的……混混就是混混。张洋平时在高一(六)并不惹事,貌似还很尊重老师以及老实学习的好学生,上课十分安静,只是倒头睡觉。可是……一旦被谁得罪也是睚眦必报,不会摆事实讲道理,只会用武力分高下,仿佛活在动物社会或者活在原始社会。

    为首一个黄毛笑笑,很丑:“现在认怂也不好使了。”

    夏九嘉说:“没想认怂。”

    他观察了下。这些人应该都没匕-首。据他了解,棍啊刀啊都还好,威慑力大,杀伤力小,很可怕的只有匕-首。

    那……也不会有特别严重的后果,不会再耽误到期中考试。顶多被揍一顿,带伤挂彩,去医院擦药,养养就好,无所谓了。

    正琢磨着还有没有其他方法,那个黄毛忽然一脚!

    当胸踹来!!!

    电光石火之间,也想不了许多!

    他骨子里傲,就是要赢,就算不能赢,也拼尽全力。

    …………

    沈曦想吃石锅拌饭,晃晃悠悠往饭店走。这个小区吃的很多,是沈曦的首选之一。

    还没等走出小区,忽然看到前面一群人在打架!

    他皱皱眉,不想理会。他好学生,虽然小的时候总是跟人干仗,但是并不说明他很喜欢打架。

    然而……

    定睛一瞧,水晶皮冻正在里头!

    沈曦冲上两步,十分惊讶地放缓脚步。

    他看到……一臭黄毛右腿一个正踹,水晶皮冻不退,反而上前一步,反手捞住对方脚踝并且用力向外拨开!他用的不是与对方右腿呈一条直线的左手,而是很别扭的右手,往右拨!这样,黄毛便被扭了半圈,无法正面对着夏九嘉,也不能再继续出拳出脚。夏九嘉再上去半步,左手顺势一个勾拳打在对方下巴,而后又是两记勾拳,全在同一位置,对方没有站稳,踉跄两步,用手扶地。

    对方几人瞪眼呆住,完全没有想到夏九嘉看着瘦弱,竟然也会动手打架!

    趁着他们懵逼,夏九嘉弯腰,伸手捡起旁边几块红色砖头,猛砸过去,只是没有真瞄准人!砖头碎裂,扬起灰尘分外呛人,很有气势,装x效果直接满分。小区里面也不知道在搞什么,正好有些砖头、水泥堆在一边。

    这么猛……沈曦也傻了。

    水晶皮冻的脸明明是在诈骗!

    “喂!”沈曦立刻加入战团,没多一会儿,对方退了,虽然按照国际惯例,走前又撂下一番狠话。

    夏九嘉拍拍校服,查看全身,确定自己没有受伤。

    “不是,水晶皮冻。”沈曦感到不可思议,“你咋……这么能打?”

    夏九嘉沉默半晌,说:“其实没在外面打过——”

    “嗯?什么意思?没在外面打过?”

    “对,他们没有反应过来,被我忽然一下得手。”夏九嘉向沈曦解释:“我小学时……有一次被高年级的学生揍了……他们要抢我零用钱,我不肯给,就挺惨。当时对方说‘瘦得像根麻杆儿,宰鸡都比宰你困难’,哼……当晚回家就去报班,到初二的暑假为止已经练了五年泰拳……这一年多来倒是没空过去那边。”记得当时,‘宰鸡都比宰你困难’深深刺痛了夏九嘉,他鼻青脸肿地回到家,不服气,非要“学武”,爸妈考察以后最后觉得泰拳比较适合亚洲人,可以将膝肘鞭子一样甩出。在拳馆他分外认真,也很要强。

    虽然也是业余瞎学,每周只去个一两回,但是,最基本的,对于正踹怎么应对等等东西他还是十分了解的,足够先声夺人。

    不过他的血糖一直不高,好像有点生-理原因,不能搞消耗战,否则会晕。经常锻炼那时还好点,后来忙中考,就又回到解放前。

    “……”沈曦震惊地看着夏九嘉。

    夏九嘉说:“所以,再继续下去大概是会很惨,幸亏你正好经过那边。”

    “……”

    夏九嘉说:“真的没在外面打过,这次也算一个检验。”六年之后,终于驳倒“宰鸡都比宰你困难”。

    沈曦瞪眼看着,问:“就……就为咽不下这口气?”

    “嗯,对。”夏九嘉将话题从自己身上转移出去,“你呢?也挺能打。”

    “瞎打,小时候皮。这算什么……初中还参加过双方各出30人的那种打群架。”

    夏九嘉认真思考片刻,问:“这种怎么打啊?是有队服吗?怎么分清敌我?”

    沈曦乐不可支:“没有,瞎打。”

    “怎么瞎打?”

    “嗨,大家都奸着呢,就看一开始谁被打倒在地上,就一起去踢他,没几个老实人会认认真真地打。”

    夏九嘉:“……”

    “行了,回去上晚自习。”

    “……嗯。”

    也不知道是否因为一同干仗,夏九嘉与沈曦关系进展许多。

    沈曦边走路边咂摸夏九嘉这小暴脾气,隐约觉得自己以后恐怕都得劳心受累。

    他叹了一口气,说:“小皮冻儿。”

    “嗯?”被叫的次数太多,夏九嘉竟然答应!

    “以后一对多时,还是道歉吧。”

    夏九嘉斩钉截铁:“不。”

    “好。”沈曦本来也没指望对方就会点头答应,说,“那就赶紧叫我过去。”

    “……”

    “小皮冻儿?”

    夏九嘉说:“……哦。”

    …………

    “哎,水晶皮冻。”快要走到校门口时,沈曦终于想起一直觉得十分违和的事是什么了,转头看向夏九嘉,好奇地问,“你小时候那么要强,别人说你一句‘瘦得像根麻杆儿,宰鸡都比宰你困难’,就练五年泰拳,非得证明自己不可……那怎么,到了现在,在学习上,你就没了那股劲儿呢???”

    换而言之,你咋学习那么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