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 月考(二)
    10月,高一首次月考如期到来。

    学校随机分配考场,按照姓氏比划分的。据说以后就会依照上次成绩排座,不让“学渣”有抄到高分的机会。

    夏九嘉姓夏,字母x打头,被排在比较靠后面的考场,只见到了一个同班同学,还不大熟——对方不爱说话,夏九嘉也不爱说话。r中高一有30个班,与熟人在同个考场的几率其实很小。

    监考老师拆掉封条,打开牛皮纸大信封,将卷子展成一个扇子,手指翻飞点好数量,平均分给四个小组的第一排。

    夏九嘉眼眸一扫,感觉没有难题,将卷子翻回前面,按照顺序答题。

    他飞快地做。

    在心里默念:“注音全都正确的是……百舸争流……挥斥方遒……嗯,选c。”他潇洒地一挥钢笔,在题目前划了一道。在答题时,他有自信。

    一题一题十分顺利,几乎没有犹豫卡壳。

    夏九嘉估摸自己这套语文能拿到136左右。作文就算扣上8分,大阅读扣两分,两个小阅读各扣一分。还有一道选择不是十分确定,算它错好了,136。

    行了,还剩作文,时间够用。

    可是就在这时,夏九嘉脑袋一晕!!!

    “……?!”他定定神,然而没有见好,腹部一阵绞痛,让他不自觉地趴在桌子上面。好像有一只手在抓着他的肠子,将它拧在一起,还不断撕扯,叫那些打结的地方彼此带动。

    夏九嘉用手按住肚子,可那痛感挥之不去。他放下笔,用力按着腹部,将头磕在桌子上边,弯着上身歇了一阵。某个时候似乎稍微有所好转,然而刚一拿起笔,体内又是翻江倒海。

    连胃都开始痛。

    怎么回事,简直像龙卷风!

    他举起了手。

    监考老师走了过来,问:“怎么了?”

    夏九嘉反问:“可以去厕所吗?”

    “能忍住不?”监考老师刚刚说完就看见了对方脸色——简直是苍白得可怕,于是硬生生地改口回答,“算了,去吧。”

    “谢谢老师……”

    夏九嘉弯着腰迅速冲出考场,一头闯进厕所!!!

    好疼……

    半晌之后,夏九嘉两脚发麻,走出隔间,目光呆滞浑浑噩噩地洗了手,然而刚刚走出厕所,就感觉一阵恶心忽地蹿上食道!他扶着墙等了会儿,转身趴到洗手台上,将早饭全吐了出去,喉管传来一阵灼热。尤其靠近心脏部分,简直像在火上燃烧。

    这回之后,似乎好点,夏九嘉漱了口,清洗了洗手池,慢慢走回考场继续他的答卷。

    然而,这“好”没有持续多久。

    写了二百来字,再次上吐下泻!!!

    整个人都不好了!

    可也不能在教室里不管不顾!!!

    来回折腾几次,到打铃时夏九嘉才写了400字,在老师收卷子时,他按住卷子狂写,勉强收尾,还算完整。而后他也不想收拾东西离开,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椅子上面,十分委屈。

    每次去上厕所都要用掉十来分钟。作文有60分,这篇……最多能打30,只剩114了。

    第一名要没有了。

    他很难受。本来就没力气,现在更没力气。喉咙里像有什么东西梗着,呼吸不畅。

    中午夏九嘉并没吃饭——他不敢吃饭,只喝了点水,便又回考场准备继续考英语、数学。

    结果……要比上午还惨。

    浑身发冷、四肢无力,似乎已经发起烧来!!

    上吐下泻再次席卷,夏九嘉连英语听力都没有能坚持答完,整个第二节都空着。至于数学,也没写完。

    不行……得去医院。

    他知道,父亲这会儿正好在家——很难得,正好在家,毕竟那是常年都不着家的人。他身体太虚,就连走到校门口的这一路上,他都有好几次实在迈不动脚,靠在路边休息许久,坚持出去打车着实是不容易。

    医院一看,食物中毒,有细菌。血象显示白细胞两万多,开了消炎针、打点滴。

    回家路上赶上下雨,夏九嘉抖得像在筛糠,只觉晚风细细密密钻入骨缝,到处都疼,也分不清楚是哪一根骨头。雨点仿佛有千钧重,砸得头皮阵阵发麻。回家一量,温度已经飙到39度多,整个人都十分虚浮,也不清楚怎会如此。

    捂得严严实实睡觉。

    第二天一量,37度5。

    “好了,”夏九嘉走进客厅背起书包,“我去考试。”

    “什么考试?!”夏九嘉45岁老爸夏永和正在弄饭,“咱不考了。”

    “……什么?”

    “我去请假。”

    可以不去考试???夏九嘉想:我、不、同、意!!!

    就算语文英语数学全都没有考好,可是,物理化学地理历史绝对不能缺席!!!何况前面三门也并没有很差,还是可以看看最后会到哪里!

    于是他执拗地道:“我没事了,我能考试,我不觉得哪不舒服——”

    “不许去。”夏永和说,“养好身体重要。出去折腾一圈,万一又严重呢?一个月考而已。”

    “我——”

    “健健康康才最要紧,九嘉,别让爸爸担心。”

    “……”夏九嘉不再讲话。

    母亲因病早逝,父亲常年在外,他爸一讲这样的话,他就彻底没招儿了。

    那边,夏永和已经拿出手机请假。

    “……”夏九嘉坐在餐桌前面,喝了牛奶,吃了鸡蛋、面包,心里十分想去学校。他忍不住开始琢磨,第一次月考,会有一些什么题目?会很难吗?给大家一下马威?还是很简单呢,让同学生出自信?物理会考什么题目……还有……化学呢?会问实验方法?还是——

    吃完早餐,他回到卧室躺着。

    指针到了九点。

    学校里面,物理考试已经开始。

    夏九嘉想:监考老师会在他的桌子上面也放一张试卷。而后,等到大约9:15,看到自己没有出现,便会收起卷子,替他填上名字,大笔一挥写上“缺考”。

    到时卷子下来,上面一个零分。

    连续四门零分。

    另外三门,也不好。

    到时候,在年级大榜、班级大榜上面,最后一名便会写着“夏九嘉”。

    不,也许不是倒数第一名,而后倒数第二名,倒数第三名——

    而正数第一名,属于别的家伙,自己只能看着对方顺利拿到第一次小月考第一名的成绩,得到许多荣誉,接受众人赞叹。

    夏九嘉躺在床上胡思乱想,想着想着,就气哭了。

    眼泪顺着滑下,他赶紧用枕巾擦掉。

    这是进入高中后的首次大考,是检验他在r中是否依然头名的机会。他已经盼望一个月了,一直都有在好好学习,就想知道这个结果。他要证明自己……不断证明自己。r中是全省最好的高中,年年都出状元,在这当榜首才说明问题。

    夏九嘉算是知道,那些苦练的运动员因伤无法参加比赛时的悲伤和痛苦的心情了。试想,如果某个冠军选手,好不容易能够参加成年比赛,打算到时技惊四座,却在比赛甫一开场受伤退赛……心情肯定down到谷底。

    躺着躺着觉得聊,夏九嘉偷偷拿出题做,结果他他爸仿佛是有心电感应,“咣”地推开房门,宛如江洋大盗,迅速劫走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

    r中老师批卷速度堪称神奇。

    考完的第二天各科成绩就下来了,连榜都排好了,班级的、全校的,都有。

    余忠善人非常好。他只将班级前30名、学年前900名剪下,贴在教室的黑板上。至于班级后30名,还有学年后1100名,他则是将榜单剪成一个个纸条,以姓名为单位,直接发到学生本人手里。

    余忠善说:“这次成绩不好的同学,要努力。华罗庚说过:勤能补拙是良训,一分辛苦一分才。这次不扫你们面子,等到期中,我可能就会把榜单全贴出来。”

    夏九嘉看着自己各科成绩:语文114,英语1145,数学124,物理0,化学0,地理0,历史0……

    班级第56名,倒数第五,年级……没排到他,年级榜截止到1200名为止。r中高一一共30个班,大约2000名学生。他不是倒数第一,因为火箭班也有托人花钱来的。

    紧紧握拳。

    旁边,旁边叶萌萌也死死攥住小条,一看就是成绩并不十分理想。半晌之后,叶萌萌将小条猛地揉成一团,塞进铅笔盒中,嘴角紧紧抿着,拿出一本教辅开始埋头做题。

    夏九嘉说:“叶萌萌,没事儿吧?”作为同桌,他知道叶萌萌虽被沈曦安上“猛学习”的外号,然而成绩十分一般。听到物理测验上的对话以后,叶萌萌知道后桌沈曦聪明,便时常去找沈曦问题,不过……所有的题都不太难,有时她刚刚问过类似的题,换个花样又不会了。

    叶萌萌做题,也不看夏九嘉的脸:“班级46,年级864。”

    夏九嘉说:“那不错呀,毕竟我们在火箭班。”

    “不行……”叶萌萌说,“这样不能考到‘985’的学校的……咱们学校去年‘985’的录取率是30%,至少要前600才行。”

    “那……那也很近了啊。”

    叶萌萌摇摇头,问:“你呢?”

    “我……”为了叫叶萌萌心里好受一些,夏九嘉没解释什么,只道,“也不好,没进前30。”

    “那一起努力。”开学才一个月,叶萌萌也不知道夏九嘉整体如何,平时她也不会偷看夏九嘉写的答案。

    “嗯。”

    夏九嘉也跑到黑板前面看榜。

    他想看看年级第一叫什么名——他的对手究竟是谁。

    而后……他在最上面的一行看到……沈曦。

    语文136,英语144,数学150,物理100,化学100,地理98,历史96……

    夏九嘉:“……”他不太清楚沈曦的情况,他自己是主动放弃进入实验班的,因为实验班的教学常与竞赛有关,但是他对参加竞赛兴趣不大,更想将课余时间用于读喜欢的书。r中的火箭班师资力量与实验班相当,去年的全省状元就出自r中的火箭班。

    沈曦仰在椅子上面转笔,好像不屑一顾。

    周围一大群人围着“老大”,纷纷嚎叫:“沈哥,你牛逼啊!”“沈哥,跪了跪了!”

    沈曦嘴角吊起一抹邪气的笑,在转笔:“别太崇拜。”

    又有人问:“也没看见您老学习?”

    沈曦说:“因为我不浪费时间。”

    隔着一条过道的总是有点呆的同学安众说:“沈哥,铁头肯定也没想到学年第一在咱们班,啧啧,谁能想到?你平时都那个样子,真不像是一个学霸——”

    听到这话沈曦皱眉:“他想到了。他月考之前杀了一个学生祭天。”

    “啊?”因为过于懵逼,对方竟然顺着问道,“杀了谁?”

    沈曦说:“你。你已经死了,闭嘴吧。”

    “哦……”

    沈曦一抬头看见夏九嘉,好像忽然想起什么,长腿一收,凑过去问:“水晶皮冻,你考第几?看你平时老在学习。”

    夏九嘉心情不好,不大想与他讲话。

    沈曦来劲儿了,推开众多小弟,像风一样呼呼走到讲台上面,扒拉开一堆同学,开始从上至下地看班级排榜。

    一路看到第30名……

    他一路用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夏九嘉,直愣愣的,回到座位继续坐着。

    大约两分钟后,夏九嘉突然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什么人用手戳了一戳。

    他转回头:“……?”

    沈曦叫他干吗?

    沈曦微微趴在桌上,两只眼睛明亮亮的。他睁大眼睛看着夏九嘉,脸上全是不可思议,“水晶皮冻,你平时做的,都是假题吗?”

    “……”夏九嘉转回脑袋,又把椅子抽了一抽。

    身后,沈曦貌似十分伤感,声音幽幽地道:“怎么办,我发现,你和我的差距很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