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 月考(一)
    开学首日升旗仪式,也是本学年最重要的一场升旗仪式。

    校国旗仪仗队几名帅哥入场。升旗过后,高二学神上台做国旗下讲话。

    此人名叫尹礼,是高二垄断级学霸,只要参加考试,第二名就不会旁落。他皮肤黝黑,好像一座铁塔,令人凭空想起“熊”这种生物。

    尹礼讲话题目叫《打死拖延症》,讲述对付拖延症的方法。

    报到那天就八卦班主任的精瘦男生又八卦本校学霸,神经兮兮:“垄断级学霸,多好,高三那俩才惨——”

    沈曦懒洋洋问:“怎么惨?”

    “真的惨。”对方直摇头,痛心疾首状,“本来呢,其中一个也是垄断级学霸,谁知另个忽然转学到咱校!我操,一山不容二虎。后来那叫一个精彩,俩人互相看不顺眼,天天死磕——”

    沈曦说:“别他妈跟我卖关子。”

    “沈哥别急。”精瘦男生继续讲故事,“有天,他们俩班数学老师发起神经,留了一道世界奥数竞赛的题!那谁会?!原学神呢,做了整整两个小时,解出一半。然后他同桌,也是年纪前五,和新学神是邻居,在电梯里遇到,为了让总逼逼‘邻居家的孩子’的妈刮目相看,就把从原学神那弄会的一半讲给新学神听。新学神恍然大悟,又做了整整两个小时,解出剩下一半,为了‘报恩’又讲给那女生听。第二天吧,老师没有讲那道题,可是原学神从同桌卷子偷偷瞄到后面一半,也会了。后来,这俩学神,哎哟让我笑会儿……从此看那女生眼神都不对了……好像……只有对方才配得上自己智商,还可以完美互补、共同解决问题,那道奥数是命中注定的缘分……还约她吃晚饭看电影!把对方当情敌地收拾!后来有天忽然发现事情真相,哈哈哈哈……”

    “……”沈曦问,“然后呢?”

    “还能有什么然后?”

    “切,无聊。”

    “……你还指望能有什么?”

    八卦到这,《打死拖延症》的讲话终于完毕。优秀教师代表、r中校长分别讲话,内容无非是要大家在新学期努力学习,不负青春不负韶华。

    接着,大家排队走回教室。

    第一天没有早自习,班主任分座。

    铁头余忠善将男生排成一队、女生排成一队,按照个子分座。男生和男生坐在一起,女生和女生坐在一起,前后桌是异性。

    不过,因为高一六班男多女少,到了夏九嘉这,女生正好排到队尾,只余下了单蹦一个,余忠善便让她与夏九嘉一桌,他们俩荣幸地成为全班唯二拥有异性同桌的人。

    教室一共八排座位,夏九嘉在七排坐下。他的同桌主动攀谈:“我叫叶萌萌。你叫什么?”叶萌萌皮肤很白,像日光灯,头发很黑,嘴唇很红,眼睛又大,十分漂亮,只是双颊有点零星的小雀斑。

    夏九嘉的声音软软:“夏九嘉。”

    他性格傲,不太与人形成很亲密的关系,但长得白净,而且声音里面总有一股甜味,不了解他的人一般看不出来“傲”的一面。

    正在聊着,最后一排——他的后桌,便吊儿郎当提着书包过来。

    夏九嘉:“…………”

    冤家路窄,古人诚不我欺。沈曦个高,坐最后一排也是十分正常,只是没想到正好在他后边。

    沈曦踢了几脚凳子,弄出一个满意角度,一屁-股坐在上面,仿佛并没有长手。

    过了两秒,沈曦伸出长腿,“duangduang”轻踢两下前桌夏九嘉的椅子底下,凑得近了:“水晶皮冻?惊不惊喜?”

    夏九嘉回头,又是声音软软地不爽地道:“随便。”

    说罢将椅子向前一抽,离沈曦远点。

    …………

    两遍长铃打过,高中学习生活正式拉开帷幕。

    才第一天,夏九嘉便发现……高一六班,所有老师都不正常。

    第一节课语文,铁头余忠善教。

    铁头余忠善,在不正常上又显得更不正常。

    他的走位十分飘忽,万分风骚,忽进忽退,忽远忽近,左右不定,宛如高人。而最骚的是,只要他有问题,就会顺手一拍旁边那张桌子,说:“你来回答。”

    于是,全班同学都紧张地盯着铁头脚下走位,希望他千万不要“嗖”地过来,被吓得够戗。

    第一节课,铁头余忠善也没讲什么课文,而是用诸多语文知识给在座同学讲述道理。

    “千锤万凿出深山——”铁头余忠善念着,正好走到夏九嘉的桌子跟前,挥手“啪”都一拍:“你来回答,下一句是什么诗?”说完,倒退着又走了回去。

    “……”夏九嘉发现,自己失忆掉了。《石灰吟》这诗,他是背过的,而且背得下来,明代大牛于谦一首托物言志的诗,讲人应该不怕磨难,然而这时,一句话在舌尖绕来绕去,就是绕不出口。

    沈曦一看,水晶皮冻不会,立即小声提醒:“万水千山只等闲。”

    “……”听着好像是差不多,有点印象,夏九嘉说,“是,万水千山只等闲。”

    “错,坐。”铁头余忠善说,“是,烈火焚烧若等闲。顺便,‘万水千山只等闲’上一句是‘红军不怕远征难’,出自《长征》。”

    全班同学都开始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唔——”沈曦又是踢踢夏九嘉的椅子下边,“抱歉,我记混了。”他还真不是故意的。但是,都有“千”“万”“等闲”,很容易就弄混的嘛。

    夏九嘉不吱声。

    恨死沈曦。

    对他来说,天大地大,当第一最大。牛x应当是种习惯,被仰慕也应当是种习惯。本来只有沈曦笑话也就算了,现在,同桌叶萌萌笑话他,前桌笑话他,后桌笑话他,右边笑话他,全班笑话他。

    恨不得像打死拖延症一样打死沈曦。

    其实如果沈曦真记混了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关键……夏九嘉觉得,基于沈曦一贯表现,这可能是故意捉弄。

    下课以后沈曦又捅咕夏九嘉:“ball ball you啦,别生气,真记混了。”

    夏九嘉想了想,没搭理。

    沈曦沉默片刻,忽然起身出门,直到再次打铃才踩着点进来,将两包零食、一瓶饮料扔在夏九嘉的桌上,说:“给。”

    “……嗯?”

    沈曦说:“刚才上网查了——”在理论上,手机不能随身携带,但这东西只要没人发现就可以用。

    夏九嘉问:“查什么?”

    “怎么道歉让人消气。”沈曦又道,“网上说了,一共三条:买买买。”

    夏九嘉将东西堆回后面桌子:“买买买,这是哄女生的吧?”

    “对。”沈曦大方地承认了,“网上只教男生哄女生,还有女生哄男生,没讲男生怎么哄男生。”

    “那你干吗把我当成女的?干吗不把你自己当成女的?”用男生哄女生的方法道歉,听着让人生气——怎么不反过来?女生很可爱,但也不想被人归到自己并不是的群体啊。

    “……嗯?把我自己当成女的?”沈曦一愣,两秒之后才慢吞吞地道,“也行。”

    说完,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把衬衣的扣子解开两颗,似有若无地露出漂亮的锁骨。两边锁骨十分明显,简直能放几个硬币。

    夏九嘉被吓了一跳:“你干什么???”

    沈曦一手撑着下巴,一手又把领子往外拽了一下:“网上说了,男生哄女生:买买买。女生哄男生:脱脱脱。保管有用。”

    夏九嘉立刻红脸。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那边,沈曦还说:“你要的哟?”

    “行了,上课了,老师来了。”

    这一节是数学。老师是个中年女性,性格十分泼辣,带着一个大三角板,喜欢用大三角板的角怼不听话的学生。面对交头接耳这种算不上严重的错误,她会用90度角去扎;面对上课睡觉这种有一点严重的错误,她会用60度角去扎;而面对故意逃课这种非常之严重的错误,她会用30度角奋力地戳。九月份学生全都穿得少,被戳过的个个龇牙乱叫。不过,据说,几何老师还有个大圆规,那个才是她的终极兵器。

    第三节是物理,一个酷姐,相对正常。

    第四节是化学。老师是个肌肉猛男,外号“散打王”,去年全省业余散打比赛冠军,寒暑假都要去远走少林学武。

    第一堂课,为了提升同学兴趣,他先做了几个实验。只见“散打王”取出一根镁条,用砂纸擦掉了氧化膜,又用坩埚钳夹住那段镁条,一手用化学书挡住下半张脸,另一只手伸得长长的去点燃镁条。他将头转过去,只用余光瞄着,眯起一双眼睛,一点一点递过镁条,而当镁条终于接触到酒精灯,散打王发出“啊”的一声尖叫,将镁条丢进盘子里,自己则蹦出三米远。

    底下同学:“…………”

    镁条静静地躺在盘子里,什么都没发生。散打王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壮了几秒钟胆,进行二次尝试,最后却又是发出一声尖叫,也又是蹦出三米远。这次,镁条还是静静地躺在盘子里、什么都没发生。到这里,散打王松一口气,将镁条收拾起来,说:“看来学校买到假冒伪劣镁条,这个实验我们只好不做它了。”

    下午两节英语连上。英语老师呢,总有一种错觉,就是她上课时,只要谁抬头看她一眼,就说明那个人想要回答问题,而她性格则是十分体贴,一定会帮对方达成心愿。于是,几分钟后,再没有人敢抬头看老师,全部死死盯着课本,课堂的气氛十分之压抑。

    地理、历史相对正常,分别是七班八班的班主任,一个是“骷髅花”,一个是“鬼脸花”——沈曦在r中起的第二个外号和第三个外号。

    …………

    不过,不管怎么说,r大毕竟是市重点学校,六班又是次重点班级,师资十分不错,夏九嘉觉得每个老师都能把题讲得十分清楚明白。

    夏九嘉平时只是默默学习。他在课上专心听讲,对于知道的事也会仔细听着,因为老师也许会有别的方法或者引申其他知识。沈曦从后看见夏九嘉永远都在抬头看讲台,心中啧啧称奇,不知有何可听,他自己在后边早就玩儿得翻天。

    夏九嘉的同桌,叶萌萌,也是很爱念书,而且程度更甚——下课也念,午休也念,晚休也念,一边吃饭一边念。沈曦也给她起了一个外号,叫“猛学习”。每次沈曦说:“喂,猛学习,有个事儿……”的时候,叶萌萌都会眼角一抽。

    …………

    叫高一六班咂摸出高中与初中十分不同的时间点,是物理、化学首次测验。

    老师讲“力学”,好像全都能听得懂,什么时间、位移、速度,匀变速直线运动、自由落体运动……但教室里的人从来都不知道那些东西怎么就能用来做题。

    当看见卷子上的一道道题、一个个问,全都懵了,完全不懂如何将那些理论应用到实际。

    一班懵逼的人当中,十分不同的,又是沈曦。

    刚刚过了二十分钟,就开始玩儿一个罐子。罐子属于一女同学,用来算命,主要算恋爱运势,一按按钮就有答案被转出来,沈曦无聊,借来研究。

    物理老师看他高兴,从讲台上踱了下来,面色不善地问沈曦:“你的卷子是做完了?”

    “嗯,”沈曦大大喇喇地道,“做完了。”

    酷姐问:“会吗?”

    “……嗯?”

    对方说:“我叫大家自己选择参考书目,每天做习题,我抽查。别人全都选了经典教辅,比如《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还有王后雄的《完全解读》,就你一个,交上来个《每天一道题》。还都是选择题……这样能学会吗?”

    沈曦说:“……会啊。”

    “你不会检查吗?这就开始玩儿?”

    “没啥好检查的。”

    酷姐冷笑,将卷子直抽出来,开始看沈曦写的答案。她越看越吃惊,一直看到最后,发现竟然是挑不出错儿来。她将卷子扣回桌上,说:“全做对了……你玩儿吧。”说完,转身走了。

    夏九嘉作为沈曦的前桌自然也听见了这段对话,有点惊讶——他本以为沈曦是一个大混混。

    于是沈曦便继续玩儿了。他看见罐子上的一道问题是“什么时候开始初恋”,伸手按了一下,问题下方候选答案在框子中轮番闪现,最后定格,写着“一年半内。”

    沈曦又按了下问题二的按钮,是“我的对象距离我有多远”,答案再次快速滚动,而后出现一个数字:“半米以内”。

    “靠……”沈曦骂了一句。

    半米之内,要么是他同桌,要么是他后桌,要么水晶皮冻,没第四个人了,全是男的,好像连对角的叶萌萌都不止半米。

    真能扯淡。

    不准不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