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明人不说暗恋 > 沈曦
    青年的最主要任务是学习。

    ——朱德

    ————————————

    九月的cc市,暑气还没有消。天空很蓝,天上的云彩是招财猫的形状。

    夏九嘉穿着单薄的衣衫走在操场中,寻找着即将要加入的班级队伍。夏九嘉的个子在北方还算高,身材匀称,皮肤白皙,五官漂亮,长得是少见的没有什么缺点,不过,因为脸上没有表情,看上去有些疏离感。

    今天是r中高一新生报到日,班主任和新生要第一次见面。操场上全是人,推推挤挤站着,每个班有一条长队,按照班号依次排列。奇怪的是,短短几分钟内新生们便熟络起来,一群一群围在一起聊天胡扯,乱哄哄的。

    夏九嘉走到了某条队伍的尾巴处,随便拉了一个人问:“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你知不知道六班队伍是在哪里?”

    “这是七班!”对方露出一个十分友好的笑,向他左边一指:“旁边应该就是六班?!”

    “谢谢,谢谢。”夏九嘉也笑,又问了旁边队伍同样一个问题,在确认了这条长龙就是该排的后,他自觉地站到了最后,同时打量着将来的同学。

    大家全部都在等待老师出来“认领”他们——其他班班主任基本已经到齐,站在队伍最前,只有六班像个根本没人要的小破孩子。在等待的时间之内,他们自发形成了一个个暂时的小圈子,互相介绍自己。夏九嘉性格有点高傲高冷,因此只是看。

    而在一群叽叽喳喳的学生里边,有个高个子的男生十分惹眼。夏九嘉估摸着,那人身高已经有一米八,长相十分惹眼,有不少女生在偷偷看他。此时他正高谈阔论,身边围了一大群人。那一群人时不时地被他逗笑,而他每到那时则会嘴角轻扬。

    真是喜欢出风头啊……夏九嘉想:大概那个就叫做“领导力”了吧。

    “咦,”这时,那英俊的男生指着一个方向,问道,“谁的家长?!”

    夏九嘉望过去,发现一个很可怕的男人正在徘徊踱步。那个男人剃了平头,头发茬只冒出一点,颈子那里褶皱很深,有点儿像是劳改犯。一脸横肉,鼻翼很宽,嘴巴周围一圈青黑,架着一副黑色墨镜。黑西装红衬衣,戴着一条粗大金链,蹬着一双尖头皮鞋,胳膊下有个文件夹,里边隐隐约约有几张纸。

    “靠……”一群学生紧盯着看,同时互相交换意见:“黑-社会吧?!”“咱们班有黑-道老大公子?”“说不定是黑-道老大千金!”

    “黑-社会”似乎听见了,椭圆脑袋微微转动,望向评头论足的人,众人立即全部噤声。他的眼睛被藏在墨镜后,也不知道是否含有杀气。

    而后,“黑-社会”整理了一下西装,一步一步走到队伍前边,从地上捡起来一个写着“六班”的小木牌,高高举在手里,还拿了个喇叭:“六班,这里!六班,这里!”

    那一群人懵逼片刻,忽然“卧槽”“卧槽”起来:“他是咱班主任!!!”“他妈这回死定!”

    先前那个英俊男生皱着眉头瞅了几秒:“不赖咱们。不管谁看见了,都会觉得是黑-社会嘛。”

    “你还敢继续说……”

    “好吧……那么,叫他‘铁头’好了 。电影里面有个老大就叫铁头,我看他特别合适。”铁头,少林绝学,修此功者,头部坚硬无比,比耍刀弄剑高级多了。

    夏九嘉想:竟然一秒钟就给班主任起了一个外号……

    “好好好,就这个……!”周围人又指着七班的班主任,问,“那那个叫什么?”七班的班主任,穿着十分鲜艳。一条绿色拖地长裙上边全是花朵图案,有黄有红有蓝有紫,仿佛是个开满了各种花朵的美丽花园。然而,七班的班主任本身却极瘦削,颧骨高高凸起,脸颊却是深陷。也许因为妆容,她的脸惨白惨白,眼睛嘴巴却是又大又红。露出的两只胳膊简直是皮包骨头,好像旁人轻轻一捏便会碎掉一般,无力地举着牌。

    “嗯……”英俊的男生拉了个长音,大约思考了两到三秒钟,唇边便绽出了一个笑意,“骷髅花。她好鲜艳,可是没肉。骷髅花是草本植物,正好产自咱们这里。”

    “哇,”周围人又问他,“那八班那个呢?”

    “八班那个?”英俊的男生又抬头看了看——八班的班主任也是一名女性,头发酒红,脸色较黄,五官很近,眼睛鼻子嘴巴全都挤在一起。片刻之后,他便笑了,“鬼脸花。”

    “鬼脸花是什么?!”

    “也叫三色堇。紫色的鬼脸花就是她那样的,有三片大花瓣,全都是紫色的,中间是黄色的,一点点花纹全都挤在一起。”

    “你懂的好多啊!”

    被人夸赞之后,男生有一些得意地笑了。

    三分钟内,他把半个操场,从一班到十五班,所有的班主任都安上了外号,基本都是花儿,让人觉得仿佛进了动植物园。

    夏九嘉听得直想皱眉,想:真熊啊。

    还没等他说点什么,一班那条队伍便开始了移动。新生们一个个走进了教学楼——他们将度过三年青春的地方。

    一班消失在视线当中,二班、三班也鱼贯而入,并没有过多长时间就轮到了他们六班。

    夏九嘉也跟着走进了教学楼。这栋楼比较新,墙面光滑洁白,地上的地砖连一点裂痕都没。墙上挂着许多名人名言,大多数都是关于刻苦的,不过这些东西其实很难激励到谁。

    高一都在一楼上课。大家跟着老师进门右转直走,一路到了一扇蓝色大门前面。夏九嘉抬起头看了一眼班牌——白色班牌上边写着“高一六班”。

    因为只是报到,同学都随便坐。夏九嘉依照性格径直走向靠走廊的教室角落,随后惊讶地发现他前边的一个男生一屁-股坐在了他看中的位置上。

    “……”夏九嘉仔细瞅了两眼,是还在排队时就给15位老师起外号的家伙。

    怪了,夏九嘉想:对方那么高调,实在不像是有喜欢坐在角落里的性格。

    不过事实证明他想多了——对方坐在角落,纯粹就是因为更方便他评头论足而已。他又继续高谈阔论,周围人都专心听,时不时地发出一阵压抑着的偷笑。

    “好了。”“黑-社会”班主任站在一边开口,“我姓余,余忠善,就是我非常忠厚善良的意思。”

    众人:“………………”

    “我是教语文的,最爱古典文学。最喜欢的小说是《红楼梦》,最喜欢的角色是林黛玉。”

    众人:“………………”还以为是教生物的——宰鸡宰鸭那种生物。

    班主任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了,他慢悠悠地说:“我也一直不大清楚,为什么我长这个样。”

    “……”

    “每次出差参加全国特级教师的研讨会,人家都以为我是司机。我说我是r中教师,他们就惊讶地问还有体育老师来吗。”

    “……”

    “好了,不提这些。我现在点下名,看有没有谁缺席了。”

    说完,他就拿出一本名册:“沈曦。”

    夏九嘉便听见身边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到。”

    原来他叫“沈曦”……夏九嘉摇摇头,不知道自己干嘛在意。可能,对于自己不喜的人,反而会比较关注吧。

    想着想着,夏九嘉便听见了自己名字,他应了声,而后就看见沈曦好看的脸凑过来并且语气好奇地问:“夏九嘉?为什么不叫‘下酒菜’呢?”

    “……”夏九嘉不搭理——他一向认为“争吵”这种事情十分无聊,他根本就没有和精神病患者争高下的时间。夏九嘉就撑着下巴,听讲台上老师讲话。

    沈曦又问:“下酒菜,你初中在哪儿念的?”

    夏九嘉还是不搭理。

    “下酒菜?”

    “……”他想:忍住,不搭理。

    在夏九嘉心里,一切都有一二三四——最喜欢的小说,最喜欢的电视剧,最喜欢的老师,最喜欢的同学……现在,“最喜欢的同学”不太好排,最讨厌的同学率先上榜——沈曦。

    沈曦见对方毫无反应,自己也觉得没啥意思,开始看墙上高二学生画的涂鸦。

    确认所有学生都在教室中后,余忠善便开始讲述有关七天军训的事。夏九嘉初中时也军训过几天,不过这次却要到军营里边去。他拿出了本子,仔细记好了集合的时间和要带的东西。旁边沈曦百无聊赖,开始观察别的。

    余忠善讲话十分简短,很快结束布置,让新生们各回各家。而此时,走廊上边十分空旷,连最早进教学楼的一班也还没有完事。

    “哎!”同学们依然在表达不可思议之情,“‘铁头’长得那么那啥,还是全国特级教师!”

    “是哦……人不可貌相啊……”

    这时,一个精瘦精瘦的男生说:“余忠善可有名气了,在全国特级教师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了。哦,我妈就是r中的。她专门教高三,也认识余忠善。”

    “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也不一定……”精瘦的男生沉默了一下,说,“我妈她说……”

    “说什么?”

    “余忠善本来是要带实验班的,是昨天临时被换到了咱们班……”他们是火箭班,仅次于实验班。

    “为什么?”

    精瘦男生讲故事十分生动:“因为和毕业学生吃饭时,不知为啥,在饭馆里跟人打起来了!他挺着个肚子,张开手臂把学生护在了身后,还叫‘你们先撤退!这儿我顶着!!!’后来他一个打三个,把那仨打得直求饶。”

    “………………”

    “然后就被罚了,不能带实验班。”

    “………………”

    半晌之后,才有人发出了一句感慨:“也许真是老大!老大就是老大!喜欢文学又怎么样?!爱林黛玉又怎么样?!隐于学校又怎么样?!谁要敢招惹他,立刻把人打得跪在地上喊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