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226 退一步海阔天空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像春娃儿这类小混混,除了穷以外,其实还真的没遇到过什么挫折。

    在家里没人敢说他,在外面都是自家兄弟,自然也没人敢惹他。

    春娃儿也不是第一次在打架的时候亮刀子了。

    以前只要把刀子一亮,哪怕就是健身教练那种体格的对手也会被春娃儿给唬到,然后只能抱着脑袋挨他一顿拳打脚踢。

    毕竟,华夏的法律确实有些奇怪。

    正常防卫和防卫过当几乎只在一线之间,究竟会怎么判,除了法官没人知道。

    像春娃儿这种烂命一条的渣滓,他打伤了别人,大不了就去局子里蹲个三五年,反正光棍一条,出来后又是一条好汉。

    而且还会因为砍过人、坐过牢,在江湖上的名头更响了,社会地位也随之直线上升。

    如果运气好的话,被某个领导看中,扶持一下,说不定就能立马摇身一变,变成分包某项工程的大老板了。

    说起来,这还是一件好事嘞!

    可如果是别人还手过重,不小心打伤了他,除了要赔钱以外,可能还得去局子里走一趟,给自己的档案留下污点,以至于影响到以后的职业生涯。

    这种为争一时之气而得不偿失的做法,正常人显然都不会去做的。

    所以老祖宗常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大概也就是这个意思了。

    春娃儿横行霸道惯了,虽然他身体素质不行,但架不住心狠手辣,动不动就掏刀子,所以在荥县也算是小有名气,一般没人敢惹他。

    但很不幸的是,春娃儿今天遇到了陈曦。

    因此,当他掏出刀子,气势汹汹的朝着陈曦砍来后,陈曦立刻就用单手抓住他的手腕,紧跟着一扯、一扭、一推。

    春娃儿的右臂当场就被陈曦给卸了下来。

    肩关节脱臼其实挺可怕的,看上去就像肩膀突然就少了一大块,整只手就像没骨头了一样,靠着肌肉的拉扯才能继续挂在肩上。

    “啊!!!!”

    春娃儿看着自己空落落的肩膀,顿时就被吓到了,捂着手臂当场就发出了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声。

    这帮小混混连书都没读几本,当然不知道手臂脱臼应该怎样处理,还以为春娃儿的手已经被陈曦给弄断了。

    其中几个耿直一点的兄弟见状,立刻就发出一声大吼,道:“m!一起上!砍死他!”

    街上一片混乱,迎亲队伍早就停了下来,几十个小年轻把陈曦一家堵在糖画摊前面,糖画师傅早就吓得钻进了街边的商店里。

    七八个小年轻咋咋呼呼的朝着陈曦围了过来。

    刚才他们还以为春娃儿能摆平,所以才没有动手,现在看到春娃儿都被人放倒了,自然就不会再袖手旁观了。

    见状,陈曦却是轻轻捏了捏秦若盈的手掌,然后直接向前踏出了几步。

    秦若盈当然知道陈曦是什么意思。

    但在思考了一下后,她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来到张婶身边,小声的安慰着她老人家。

    张婶已经被眼前的阵仗给吓坏了。

    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陈曦跟人打架,而且眼前这帮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张婶立刻紧张兮兮的朝谢平林喊道:“平林!快打电话报警啊!”

    说完,她还转头朝陈曦喊道:“陈曦,你在干嘛?快过来,我们等警察来了再说!”

    一边说着,张婶还想去把陈曦拉回来。

    但她才刚刚走出一步,却已经被秦若盈给及时的拦了下来。

    看着奶奶一脸激动的样子,小家伙趴在陈曦肩上着实有些搞不清楚状况。

    刚才春娃儿发出尖叫的时候,陈曦就及时的用真元堵住了她的耳朵,所以她根本没有听到周围的动静。

    小家伙想要转过身子瞅瞅,却被陈曦轻轻按住后脑勺,始终不让她转头。

    因此,这小东西顿时就不高兴的撅起了小嘴,扭着小身板十分不满的嚷嚷道:“放我下来!我要去麻麻那里!”

    场面一片混乱。

    陈曦的脸色阴沉的都快要滴出了水来。

    今天赶集,这条街上起码有上千人,而且念念和张婶也在旁边看着,所以他才一直手下留情。

    老虎不发威,这帮混球还真当他是病猫了?

    而就在陈曦即将发飙的时候,音响里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怒吼声。

    “m!今天老子结婚,你们这些龟儿子是想爪子?!”

    音响的音量本来就大,那吼声一出,顿时就让整条街都变得鸦雀无声了起来。

    那几个小年轻听到这声音后,顿时就愣在了原地。

    互相对视一眼后,他们却果断转身回到了人群。

    随后,一个看上去约莫三四十岁的男人从八抬大轿里走了出来。

    而他拉起帘子的时候,则依稀可以看到轿子里还有个身穿喜袍的女人正在整理衣服。

    男人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裤腰带,一边大步朝着春娃儿所在的方向走了过去。

    等到看见春娃儿那只脱臼的手臂后,这个男人却是连一句话关心的话都没有,直接就一脚踹了过去,然后朝春娃儿旁边的人吼道:“杵在这儿爪子?还不快点带他去医院!”

    春娃儿疼的冷汗淋淋,挨了这一脚后,却是抿着嘴连痛呼声都不敢再发出来,闷着脑袋就在同伴的搀扶下朝着乡上的卫生所走了过去。

    等到春娃儿走后,那个男人才转身来到了陈曦一家的面前。

    这人估计还不到四十岁,身上却有着一股霸气,往那儿一站,自然有着一种不怒之威的感觉。

    而自从他出现以后,街上就变得鸦雀无声。

    可见这人身上的气势之盛,根本不是常人所能企及的。

    陈曦与之相比,倒是显得有些太过平凡了……

    男人来到陈曦一家面前,他身后的小年轻们便立刻呈伞形将陈曦一家重新围了起来。

    看那架势,似乎只要哥老倌一声令下,他们就会立刻冲上来把陈曦围殴一顿。

    小年轻们摆出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但那个男人在深深的看了陈曦一眼后,却是直接转身回到了轿子里。

    “mmp,客人都要到了,你们还在这儿给老子整些事情出来,还不赶紧走!”

    男人一声令下,迎亲队伍便重新出发了。

    而随着他们的离开,集市也恢复了之前的热闹。

    似乎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见状,张婶不禁松了一口气,然后才来到陈曦身边,开始不断的责怪他不懂事,居然当街跟人动起了手来。

    而就在张婶埋怨不停的时候,糖画摊的老板却小心翼翼的对他们说道:“你们是外地来的嘛?我劝你们一句,莫要在这儿耽搁了,赶紧回去吧……”

    (题外话:这段故事的原型是我某个亲戚,小学都没毕业,2010年借八千块都还不起的社会渣滓,去牢里蹲了三年回来,结果却被建设局的大佬看上,三年时间从负资产翻成百万富翁,修雅西高速的时候包了一个沙场,现在已经是几千万资产的大老板了,这才多少年?凭什么?他毫无背景的农村娃,大老板跟他非亲非故的,为什么就看中了他?)

    (有些东西你不知道,那只能说明你阅历不够,所以就不要出来秀无知了好吗?)

    (还有说我写的农村和你所知道的农村不一样的,那么我就想问了:全国分南北、也分山区和沿海,23个省,2个特别行政区,5个自治区,4个直辖市,282个地级市,374个县级市,数不尽的乡镇街道社区……你才去过几个?就可以代表全国了?)

    (上次已经被封过一次了,所以有些东西点到为止,么么哒。)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