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225 Catcalling
    对于吹口哨这样的行为,最早记录于诗经。

    不过在那时候,吹口哨还是一门纯粹的艺术,是上流社会的人群才会玩耍的东西。

    但到了今天,吹口哨这种行为,却被人们赋予了一层新的含义。

    尤其是当一个男人对着一个女人吹起口哨的时候,这行为完全就是轻浮且带有的表现。

    这种行为在英语中甚至还有一个专门词汇,叫做:atalling。(拼音读法:看特扩灵,at指猫,alling指呼喊、呼叫的意思)

    atalling的意思是指,一个男人在公共场合见到一个陌生女人时,会对这个女人吹口哨,或者高喊‘你胸真大、屁股真翘’等看似赞美的话语,然后以此来吸引女人的注意力。

    对美女吹口哨,这种行为除了出现在华夏,也出现在米国、英国、加拿大、印度等国家,可谓是全球男人共同的‘爱好’。

    然而,男人对女人吹口哨,夸奖女人的身材或样貌,其实并不是真的想和这个女人约会,而是想要拥有一种支配的权利。

    atalling,即男人对女人的身体宣誓主权,是在无时无刻的提醒女人,满足男人的欲望才是身为女人的第一要务。

    这其实是一种性别歧视,同时也是一种变相的性骚扰。

    因此,从2018年1月1日起,荷兰就开始对atalling进行惩罚,凡是对异性吹口哨进行骚扰,一旦被人发现,最高可处罚金200欧元。

    陈曦这个人很奇怪。

    只要不触及底线,那么他就是一个十分好相处的居家好男人,可谓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心情好的时候,陈曦甚至还可以和街边卖菜的大妈聊上一整天。

    毕竟,他可是一位合格的家庭煮夫。

    这个世界上值得他在意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他所在意的只有身边的每一位亲人。

    尤其是念念和盈盈。

    现在居然有人敢当着他的面,带着一脸轻佻的笑容和那丝毫不掩饰的淫邪目光,直接朝秦若盈吹起了的口哨。

    这完全就是当着一个男人的面,调戏他的老婆……

    如果陈曦连这都能忍的话,那他还修个锤子仙,直接就可以去找个四通八达的下水道,躲在里面当忍者神龟了。

    因此,在口哨声响起的一瞬间,陈曦就已经抱着小家伙从原地消失了。

    他的动作很快,就连怀里的小家伙都还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陈曦就已经出现在了那个年轻人面前。

    随后,他抬起右手,一巴掌直接扇在了那个小年轻的脸上。

    ‘啪!’

    这一巴掌势大力沉,当场就把那小年轻扇得就像个陀螺一样,原地转了几圈后,才重重的栽倒在地上。

    变故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旁边的人足足愣了好一会儿后才终于回过了神来。

    他们连忙蹲在那个小年轻的身边,费了老大劲儿才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春娃儿?没的事嘛?”

    被称作春娃儿的年轻人这一巴掌可挨得不轻。

    虽然陈曦已经手下留情了,却还是让他的脑袋出现了短暂的晕厥状况,躺在地上恢复了好一会儿后,他这才终于捂着脑袋,在同伴的搀扶下重新站了起来。

    春娃儿看上去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个子不高,差不多比陈曦矮半个脑袋,整个人看上去瘦瘦的,用川渝方言来讲的话,那就是瘦的跟个殃鸡儿一样。

    不过,这只瘟鸡身体素质虽然不太好,但脾气却是十分的暴躁。

    等到他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后,春娃儿脸上便闪过了一丝狠色,紧跟着便朝陈曦发出一声怒吼,道:“nm!狗杂种!敢打老子!”

    说完,春娃儿便带着一股如同猛兽出闸一般的气势,瞪着眼睛捏起拳头,直接朝着陈曦冲了过去。

    小年轻心气高,以为靠着一股狠劲就能干趴任何人。

    但说实话,就凭他们那早被烟酒熬夜掏垮的身体……

    别说对面站的是陈曦了,就是在这街上随便拉一个常年务农的中年大叔来,估计也能一只手放翻他。

    因此,当春娃儿狂奔着冲向陈曦后,瞬间就又被陈曦一脚给踹了回来。

    春娃儿也是运气好,因为今天的场合不一样,张婶和小家伙都在旁边看着,所以陈曦下手很轻。

    一脚下去,除了把春娃儿踹飞以外,陈曦倒是没有像上次踹赵元时那样,直接把赵元的肋骨都踹断了好几根。

    陈曦手下留情了,但春娃儿却丝毫没有这方面的意识。

    在被身后的同伴扶住以后,他便恶狠狠的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然后直接从裤兜里掏出了一把开了刃的蝴蝶刀。

    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这种二十出头的流氓混混,恰好处在中二病的最后阶段。

    对于他们这种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的小年轻来说,字典里从来就没有害怕和后悔这两个词。

    只要脾气一上来,那当真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也许事后冷静下来的时候,他们也会感到害怕,但在事发的瞬间,他们脑子里绝对只有一个字……

    就是干。

    而且,这里还是他的地盘,身后更是站着几十个兄弟。

    如果他现在认怂了,那他以后还怎么在这儿道上混?

    既然拳脚打不过,春娃儿自然就得亮刀子了。

    “都让开!老子今天要砍死他!”

    没有人拦他,其中几个机灵点的同伴,甚至还不动声色的向旁边退了几步。

    这一切发生的很突然,等到张婶终于回过神来想要喝止的时候,春娃儿已经拿着蝴蝶刀朝着陈曦砍了过来。

    陈曦并想让小家伙看到大人世界里残暴的一面,于是便用左手托着小家伙的屁股,右手则轻轻按住了小家伙的后脑勺,让她乖乖趴在自己肩膀上,不要转过头来。

    小家伙眨巴眨巴眼睛,有些搞不明白爸爸这是怎么了。

    不过她却很听话,在听到陈曦的吩咐以后,便用手臂环住了陈曦的脖子,然后乖乖把自己的下巴搁在了陈曦的肩上。

    随后,小家伙便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先是‘咔’的一声脆响,然后便是刀子掉在地上发出的‘咣咣’声,最后则是春娃儿那惊天动地的尖叫声。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