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224 村痞
    锣鼓开道,鞭炮齐鸣。

    八抬大轿后面还跟着数十人在合唱《给你们》。

    结婚总归是一件喜事儿,但这帮给人添了麻烦的小年轻态度却不怎么好。

    明明是他们选在赶集这天结婚,影响了村民们的正常贸易,但这帮小年轻只要看到有人挡着轿子的去路,就会立马冲过去嚷嚷着让别人滚开。

    似乎在他们的字典里,根本就不存在沟通、商量这样的词汇。

    一位大爷估计是耳朵不好使的缘故,后面锣鼓震天,他却依旧背着个背篼站在路边琢磨着自己究竟该买些什么回去。

    小年轻们见状,立刻上前连拖带拽的把大爷给拉到了一旁。

    不得不说,小年轻确实是小年轻,也亏得他们今天遇到的是一个好说话的大爷。

    否则,大爷直接往地上一躺,怕是把他们几个论斤卖了也赔不起。

    而随着迎亲队伍的不断深入,集市上的人也越来越多。

    到最后,轿子和民乐队已经没办法保持原来的速度前进了。

    见状,那帮年轻人便把音响抬到最前方,然后由他们来开路。

    就像中世纪的重骑兵一样,小年轻们抬着音响,带着一股猛虎下山般的气势,强行在热闹的集市里撕开了一条通道。

    “都让一哈,我们哥老倌结婚,莫要把路挡到了……”(哥老倌,川渝方言,大哥的意思)

    “让开让开……”

    “哈麻批,你再不滚信不信老子把摊摊给你砸了?”

    “赶紧让开!”

    他们那气势汹汹的架势,倒是颇有几分地痞流氓、街头混混的气质,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条街就是他们家修的一样。

    看着这帮如同瘟神一样横行霸道的小年轻,集市上的村民们便都纷纷退到了街道两旁,给他们让出了足够宽敞的通道。

    一时之间,明明刚才还热闹无比的集市,现在却只剩下了音响和锣鼓的声音还在不断响着。

    见状,陈曦一家便也退到路边,静静的等着这队迎亲队伍从乡镇那头走来。

    小家伙倒是没觉得气氛有些奇怪,因为她对那个八抬大轿十分的感兴趣,于是便像个长颈鹿似得把脖子伸得老长,眼睛则直勾勾的盯着那轿子。

    这帮小年轻估计是把自己当成了军人,迎亲就跟打胜仗一样,看到没人敢站在队伍前面后,便又得意洋洋的高声唱起了《给你们》。

    其实,这些年轻人大多都是本地人。

    来赶集的老百姓当中,说不定还有他们的亲戚长辈。

    但这些小年轻一向缺乏管教,放肆惯了目无尊长,惹急了连爹妈都能打的东西,自然也没人敢站出来说他们几句。

    农村的孩子,毕竟输在了起跑线上。

    当城里孩子的父母考虑着该给孩子选什么学校,上什么特长班的时候,农村的孩子却还在广袤的麦田里抓着蚂蚱、掏着黄鳝,没事就去山上捉鸟偷瓜。

    农村的老百姓大多没什么学历,初化已经算是很可以了。

    虽然九年义务教育已经普及,但很多农村的父母却依旧没有对教育的重要性有着充分的认知。

    孩子不想读了,他们就会张罗着给孩子找出路。

    而那所谓的出路,其实也不是什么好出路。

    条件稍好的可以去当兵,条件不好的就去出去打工,要么工地餐馆,要么发廊修车厂,总之哪里需要人,哪里就有他们。

    工资不高,能在大城市里混个温饱就可以了。

    当然,也有很多农村娃混出了头。

    脑子灵光一点,勤快懂事一点,说不定干个三五年就找到了自己的门路,开始尝试自己创业,最后甚至比很多高学历的城里人都要成功。

    但这样的人总归是少数。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但金子滩里最多的却依旧是那毫不起眼的砂砾。

    能外出务工的已经算是很勤快懂事的了。

    还有一部分农村孩子因为缺乏管教,整天好吃懒做,最后变成了整天无所事事的混子,就像眼前的这帮年轻人一样。

    他们也就是所谓的村痞。

    哪里都不缺流氓混混,穷乡僻壤的地方也一样。

    以前农村里的混混没怎么见过大世面,所以大多只会咋咋呼呼的,直到《古惑仔》上映之后,才真正教会了他们该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小混混。

    《古惑仔》这一系列电影,对农村孩子的影响其实远远超出普通人的想象。

    哪怕这系列电影已经上映了十多二十年,却依旧还在扭曲着很多青少年的价值观。

    陈浩南这三个字在最巅峰的时候,地位甚至仅次于qq,也让‘泡马子’、‘单挑’、‘砍人’变成了最受小年轻追捧的三件事。

    穷山恶水出刁民。

    前几年除了流行古惑仔,还兴起了煤矿热潮。

    十里八乡来了许多煤老板,煤老板有钱有势,三两下就将他们收编,转而变成了自己的打手。

    于是,这帮小年轻便整天跟在所谓的哥老倌屁股后面混口饭吃,哥老倌没事儿赏点烟钱,他们就能把命都交给别人。

    这就是他们从电影里学来的义气。

    今天是哥老倌娶媳妇儿的大日子,他们这些做兄弟的当然要来给哥老倌扎起了。(扎起,川渝方言,捧场、撑台面的意思)

    几十个小混混气势汹汹的走在大街上,老实巴交的村民们又如何敢撄其锋芒?

    无奈之下,大家只得暂停交易,老老实实的退到街道两旁,然后眼巴巴的盼着这帮瘟神快点离开。

    明明是一件大喜事儿,现在却弄得跟送瘟神一样。

    但小年轻们却没有丝毫知觉,反而自豪的不得了,走在最前面的几个更是像直行的螃蟹一样昂首阔步,就差拿鼻孔来看路了。

    迎亲队伍的速度很快,没过一会儿就横穿了整个四坪乡,然后从陈曦一家面前走了过去。

    小家伙瞅着那越来越近的迎亲大轿,不禁颇为期待嘀咕道:“粑粑,我也想坐轿子……”

    闻言,陈曦便捏了捏她的小脸,笑着问道:“好,以后你坐轿子,爸爸来给你抬轿子,好不好?”

    “好!爸爸抬前面!妈妈抬后面!我坐在里面!”

    听到陈曦这么一说后,小家伙顿时就指着抬轿人咯咯大笑了起来。

    这小东西还把任务都安排好了……

    然而,就在父女俩笑着聊天的时候,迎亲队伍里却有几个小年轻转头看向了他们。

    他们先是看了小家伙一眼,然后又看了陈曦一眼。

    最后却将视线放在了一旁的秦若盈身上。

    不得不说,陈曦一家的颜值确实太出众了,画风和当地人完全不同……

    尤其是这种穷乡僻壤的小地方,像秦若盈这个级别的女人简直和大熊猫一样稀有。

    估计这帮小年轻们活一辈子,可能都见不到这么漂亮的女人。

    因此,就像主席阅兵一样,凡是从陈曦一家面前经过的小年轻,都忍不住侧头多看了秦若盈几眼。

    那身材、那脸蛋、那气质……

    当真绝了!

    随后,其中一个小年轻便再也忍不住,直接朝秦若盈吹起了口哨。

    “咻~咻~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