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216 梦仙
    神仙信有之,俗力非可营。

    苟无金骨相,不列丹台名。徒传辟谷法,虚受烧丹经。

    只自取勤苦,百年终不成。悲哉梦仙人,一梦误一生。

    悲哉梦仙人,一梦误一生!

    相对于《长恨歌》,白居易的这首《梦仙》其实并不是很出名。

    全诗讲述的是一个人梦到自己乘白鹤飞升,见到了玉帝,玉帝称他有修仙之才,于是他便抛妻弃女,躲在深山数十年却始终求仙不成,活活耽误了自己一生。

    现在站在陈曦面前的人,可不就是那现实版的梦仙人?

    玉门若开,则凝气有成,自此踏入仙道。

    这人凭借自己的摸索,竟然真的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如此天赋资质,当真让人为之惊叹。

    但很可惜……

    人力有穷时,只能尽人事而待天命。

    现在天地灵气已经复苏,灵气如此充裕,通过炼化天地灵气来逐渐积累真元,然后再以真元冲击天灵玉门关。

    此关一开,自然就能踏入炼气初期了。

    他虽然找到了正确的方向,但修行的方式却用错了,以至于误入歧途,创出了这等阴邪至极的五行炼魂术。

    就跟吸星大法一样,看似能让人修为进展迅猛,实际上却已经离走火入魔已经不远了。

    于是,陈曦便认真的问道:“敢问先生名讳?”

    闻言,那人却是哈哈大笑道:“老夫姓孙,单名一个温字,乃大贤良师一脉,传承至今已有近两千年的历史了。”

    “孙先生你说玉门若开,自此踏入仙道……这,莫非就是所谓的仙家秘法?”

    说完,陈曦便又指了指这洞里的奇异布置。

    他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看似在请教,实际上却是在质问。

    果不其然,当孙温听到陈曦的问题后,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僵了一下。

    但紧跟着,他却又突然笑得比刚才还要大声。

    “道友,你这问题问的好,老夫寻求仙道甲子有余,直到前几年才终于想明白,其实……这世上根本没有仙!”

    “没有仙?那你为何说你踏上了仙道?”

    “世人都说天门一开即可升仙,那么我就想问了……最近的百年里,可有人白日飞升?成功飞入那天门之内?他们怕是连那天门的影子都没有看到过,整天把一些上古典籍当做祖宗来跪拜,这样就能升仙了?”

    听到这儿,陈曦若有所思的看了孙温一眼,没有接话。

    孙温一看他那表情,顿时就颇为得意的笑道:“实际上,据老夫所知,这天人其实并不是终点,而是!”

    此话一出,顿时就如同金石掷地一般,响彻了洞穴上空。

    天人并不是终点,而是。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个说法并没有错。

    天人近乎于筑基之上,金丹之下。

    尚未真正凝结金丹的他们,其实只能算作低阶修仙者,根本没有摸到仙道的门槛。

    说到这里,孙温突然发出了一阵怪笑,就像是在嘲讽什么似得,他带着一脸鄙夷的说道:“那些人整天把天门挂在嘴上,什么都指望天门,完全就是在本末倒置!”

    “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根本就不是开了天门才能升仙,而是修炼有成了,天门才会为君开!”

    “很有见地。”

    陈曦由衷的点了点头,对孙温的话表示了赞同。

    孙温的观点和村子的观点截然不同,显然对于天门的传说,这世上还是颇有争论的。

    陈曦没有说话。

    而孙温在说完最后一句话后,便突然闭上嘴,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洞穴里诡异的安静了下来。

    一阵冷风不知从何处袭来。

    那三个被挂在横梁上的红衣人被风一吹,突然就轻轻摇晃了起来,看上去就跟有三个红衣女鬼在洞穴里飞舞一样。

    陈曦拿着血棘草,十分随意的站在洞口不远处。

    孙温则似笑非笑的打量着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年轻人。

    沉默了一会儿后,陈曦才终于打破了平静。

    “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教。”

    “请说。”

    “先生为什么会告诉我这些东西?”

    闻言,孙温顿时哈哈大笑道:“老夫闭关已久,已经很多年没有像今天这样跟人聊过天了……”

    说到这里,孙温却是表情一变,眼中凶光乍现,冷冷说道:“你我也算有缘,但很可惜的是,你今日除了擅闯我洞府以外,还毁了我辛苦栽培多年的仙草……这笔账,你怕是也只有拿命来赔了。”

    他为什么会跟一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说这么多?

    还不是因为自己创作出旷世功法,但却没办法大肆宣扬。

    只有死人才可以保守秘密。

    所以在陈曦踏进洞穴的那一刻起,孙温其实就已经没打算让他活着离开了。

    陈曦见状,却是不由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叹道:“先生有大才,可惜误入了歧途……可悲可叹矣……”

    说完,他便用右手握着血棘草,平举左手,朝孙温做出了一个请的姿势。

    见状,孙温却是面色一凛,有些摸不清这年轻人的底细了。

    明明是他的洞府,这年轻人的却一副底气十足的样子,莫非有什么依仗不成?

    想到这里,孙温便皱着眉头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

    陈曦笑了笑,脑子里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于是便对孙温说道:“武联,特事办。”

    特事办,特殊事件处理办公室。

    相对于应急办,特事办才是武联真正的主战部门。

    孙温显然也不是真的与世隔绝了,因此当他听到陈曦说出特事办这三个字后,顿时就面色一沉,直接就朝着陈曦冲了过去。

    在华夏修行者眼中,武联这个词语可是十分晦气的存在。

    这个机构是国家力量的一部分,一旦孙温的秘密被武联发现,那可就跟被狗皮膏药粘上了没什么区别。

    除非他离开华夏,否则迎接他的必将是武联无休止的追捕。

    速战速决,把这年轻人解决之后,他可就得忙乎着重新找地方闭关了。

    孙温跟太叔公略有不同。

    太叔公是武者,由外而内。

    孙温则是术士,由内而外。

    所以他们的战斗方式也有很大的不同。

    当孙温朝着陈曦冲过去后,便突然挥出右手,五指成爪,朝着陈曦狠狠的扣了下去。

    一道黑影从他手中突然飞出。

    随后,那道黑影便如同化作厉鬼一般,扭曲着鬼脸嗷嗷乱叫着。

    鬼影明明发出没有任何声音,但这时,陈曦的脑子里却突然响起了一阵尖锐刺耳的长啸声。

    那声音就像是两块泡沫摩擦时所发出的声音一样,格外的刺耳难听,瞬间就能让人冒起一层鸡皮疙瘩。

    一上手就是杀招,孙温今天当真是不准备让这个年轻人活着离开了。

    黄天鬼道!

    轮回无常!

    每月一号,例行求月票……

    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