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215 术士
    陈曦静静的站在洞口。

    忽然,他抬起头向洞穴上方看了过去。

    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但碍于周围的光线太暗,于是便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真元涌动之下,那团悬浮在半空中的荧荧绿光顿时飞到了洞穴中央,紧接着便越来越亮。

    随后,那团光球更是直接由绿变白,不断绽放出耀眼夺目的光芒。

    散发强烈光芒的光球就宛如夏日的太阳一般,瞬间就把这洞里的每一个角落都照了个透亮。

    霎时灯火如昼,纤毫毕现。

    有了光源后,陈曦便托着赵桂芬直接走进了洞里。

    而这时,他才重新抬头看向了洞穴上方。

    洞穴上空竟然挂着三个人!

    只见在那洞穴中央,离地约莫有三米多高的地方,一根木头横梁正搭在洞穴两头的墙壁上。

    而在这根横梁上,则依次挂着三个身着大红喜袍的人。

    三人垂着头,脸面朝下。

    他们鬓发凌乱,长长的头发自然垂下,把他们的面孔给遮住了,因此也让人没法分辨他们究竟是男是女,甚至搞不清楚他们现在究竟是死是活。

    他们就那么耸搭着脑袋被挂在横梁上,造型倒是跟冬天挂在阳台外面的腊肉有些像,一条又一条的,排列的很整齐……

    更让人觉得奇怪的是,这些人的双脚除了被粗绳拴住外,他们的脚上竟然还吊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秤砣。

    秤砣由一根细绳子拴着,就那么吊在他们的脚上,自然垂向地面。

    而在秤砣的下方,则放着一个盛满了清水的木盆。

    另外,在木盆的四围,则还有三个小香炉,正呈三足鼎立之势把那水盆给围在中间。

    每个小香炉上都各自插了一支红色的香烛。

    香烛已经点燃了,一阵微风袭来,那烛火便随着微风不断跳动了起来……

    废弃煤矿的最深处,竟然出现如此诡异的一幕,当真有些骇人听闻。

    陈曦默默的打量了一下这洞穴里的布置后,便将赵桂芬放到了洞外的人行道上,自己则朝着洞穴深处缓缓走了过去。

    横梁为木,秤砣为金,清水为水,火烛为火,四面八方则为土。

    既然是五行俱在的布置,那么就可以算算时间了。

    今年是戊戌年,二月是甲寅月,初八是丙戌日。

    戊戌为阳,甲寅为阳,丙戌为阳。

    阳年阳月阳日。

    等到天一亮,到了午时三刻的时候,也就是传说中的至阳之时了。

    明明是至阳的一天,陈曦却在这阴森的废弃矿洞里发现了这等至阴至邪的布置……

    这就有点意思了。

    陈曦就这么大摇大摆的朝着洞穴深处走了进去。

    而这时,那个一直盘膝坐在地上的人听到他的脚步后,便也缓缓睁开了眼睛。

    是的,这洞里有一个人。

    那人正盘膝坐在三个红衣人下方的蒲团上。

    他的年纪约莫在四十岁左右,穿着一身黑色的袍服,面容冷峻,头顶则盘着一团发髻,这幅打扮倒有些像是道观里的道士。

    陈曦点亮洞穴的时候他都没有睁眼。

    直到陈曦连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走入洞穴之后,那人才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睁眼后,他先是抬头看了一眼那团悬浮在洞穴上空的光球,随后才看着陈曦问道:“道友深夜来访,不知所为何事?”

    闻言,陈曦却是饶有兴趣的问道:“你是方士?”

    “不,我是术士。”

    “术士?”

    见陈曦一脸疑惑不解的样子,那人不禁多看了他几眼,然后才略显好奇的反问道:“你不知道术士?”

    “确实不知,不知先生可否为我解惑。”

    “方士、术士,方术之士矣……自秦始皇坑杀方士之后,西汉又兴起阴阳灾异之说,因为理念的不同,方术之士也因此彻底分为方士和术士两派,我就是术士这一脉的传人。”

    “方士?术士?”

    陈曦琢磨了一下后,这才又问道:“两者有何不同呢?”

    然而,当那人听到陈曦的问题后,却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似得,不禁摇头失笑道:“若是从本源上来讲,两者其实并无差别。现在之所以会分出方士、术士这两种不同的派别,只不过是因为那些伪君子非要扯什么正邪之分罢了……”

    何为正?何为邪?

    方士行正,术士趋邪。

    这就是方士和术士的区别。

    闻言,陈曦不禁又瞥了一眼这洞穴里的布置,心里顿时就对术士这一脉有了最直观的认知。

    连修炼都要用上这种阴邪的手段,难怪世人都说术士是邪魔外道,这还当真不是在污蔑他们……

    “承蒙先生解惑,不过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请教。”

    “请说。”

    不过初次见面,两人却像是一见如故的老朋友般,就这么一问一答了起来,当真有些神奇。

    “我想问,先生这般布置又是为何?”

    陈曦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了指那三个被挂在横梁上的红衣人。

    闻言,那人却是若有深意瞥了陈曦手里的血棘草一眼,随后才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对于自己的杰作,他似乎很是得意一般。

    抬头看了一眼头上的三个红衣人后,那人才颇为得意的向陈曦介绍道:“这是我花了几十年功夫,糅合了世间多种传承,历经千辛万苦才创造出来的修行功法,我将其命名为:五行炼魂术!”

    “红衣锁魂,秤砣坠魂,离地一尺魂魄不能随土而遁,故乃留魂。”

    “引魂针开泥丸宫引魂魄出窍,悬于横梁,以木勾魂。”

    “脚下放置水火阵,以水融魂,以火淬魂,故而能将魂魄去芜存菁,十取其一,只得一分精气引入吾身。”

    “精气入体后需即刻入定,以精气为引运行三十六小周天,精气将殆之时再运行十八大周天,外来精气牵引自身精气,行毕周天则相抱不离,触动诸天大穴以冲天灵玉门关。”

    “玉门若开,则为凝气有成,自此踏入仙道!”

    那人手舞足蹈的将洞的布置全部解释一遍后,这才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曦说道:“我构思这套功法已经有很多年了,不过却一直没办法将其完善……”

    “直到去年,我无意间发现这株神奇的植物后,才终于从中悟透关键,从而将这套五行炼魂术给完善了下来。”

    一边说着,他还指了指陈曦手中的血棘,脸上的表情也变得玩味了起来。

    然而,陈曦却没有作为小偷的觉悟。

    拿起血棘随意的看了一眼后,他便点头笑道:“这血棘虽然能够勾魂夺魄,但它毕竟只是植物,没想到你却能够从中悟出修行至理,当真可敬可叹也,张三丰估计也不过如此了……”

    陈曦并没有说假话。

    这人生在地球这样的末法星球上,却能依靠自己的探索来摸到修仙的门槛。

    这样的天赋资质,若是将其放到天璇界,还真没办法想象他现在究竟会取得怎样的成就。

    月底了,例行公事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