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214 矿洞
    阴暗潮湿的废弃通道尽头。

    赵桂芬蹲在血棘旁边,不断的用脸颊去摩挲着这株血棘的叶子。

    那娇艳欲滴叶子,顿时就与赵桂芬满是皱纹、枯槁惨白的脸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若仔细看去,就能发现那血棘的叶须竟像是无数细小的触手一样,正紧紧的吸附在赵桂芬的脸颊上。

    它正通过那些叶须来吸取赵桂芬的精血,但赵桂芬却似乎觉得很舒服一样。

    看她对这株血棘的亲热架势,怕是每晚都会到这里待上一会儿。

    这也难怪赵桂芬这样一个疯婆子,大半夜抹黑上山还能畅行无阻。

    敢情是来的次数太多,早就轻车熟路了。

    赵桂芬比张婶还要小几岁,但现在的她看上去却像是八九十岁的老人一样,枯槁衰败,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

    幸好这里的血棘只有一株,而不是一丛。

    否则赵桂芬估计早就魂飞魄散,化作一具干尸躺在这僻静的矿洞里生蛆发霉了……

    血棘虽然是有害植物,但它跟地球上的植物可不同。

    这是一种可以影响到猎物心智,并依靠吞噬猎物的神魂和精血来滋润自身的神奇植物。

    不过,血棘的根茎叶并没有毒,而且极富药用价值,所以常常被修仙者作为主药来入药。

    赵桂芬被血棘侵蚀已久,半只脚都已经踏入了鬼门关。

    以她现在的情况,哪怕陈曦也回天乏术了。

    死亡,也仅仅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其实这疯婆子挺可怜的,也不知她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一把年纪死了儿子不说,自己还被这株血棘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当真也是命运多舛。

    想到这里,陈曦也不禁沉沉的叹了一口气,随后便轻轻一挥手臂。

    一道真元顿时裹在赵桂芬身上,把她从血棘旁边拉了回来。

    然而。

    就在赵桂芬被陈曦拉走的瞬间,那株血棘竟突然无风自舞了起来。

    它的叶子不断抖动着,就像一个正在手舞足蹈的人似得,发出一连串‘窣窣’的声音。

    紧跟着,一道无形的精神冲击便突然从血棘身上爆发了出来。

    动物昆虫都有心智,植物为何不能有?

    而且这还不是一般的植物。

    所以当它被陈曦打断进食后,这株血棘立刻就表现的十分狂躁,枝叶摇摆间,直接就朝陈曦发起了攻击。

    在天璇界,成规模的血棘海基本都会被修仙者列为禁区,等闲不会有人闯入。

    因为这种植物除了会致幻诱捕猎物以外,还可以直接发动精神攻击。

    一只蚂蚁咬不死大象,但如果蚂蚁成灾了呢?

    铺天盖地的蚂蚁蜂拥而上,别说是大象了,就连蓝鲸也能瞬间被吃个精光。

    这里的血棘虽然只有一株,但它却依旧气势汹汹。

    在发现陈曦以后,便直接朝陈曦发出一道无形的精神冲击。

    但很可惜的是……

    它并不清楚自己今天究竟惹到了什么人。

    也没见陈曦有什么动作,他只是用眼睛那么一瞪,血棘下方的泥土竟然就直接松动炸开了。

    随后,陈曦朝着血棘轻轻一招手。

    这株血棘顿时就被一道无形的真元连根拔起,直接飞进了他手里。

    血棘种在地上的时候约有一米高,被拔起来后,下面的根茎至少还有三十公分长。

    它的根茎就跟芦苇的根茎差不多,上面还长了许多不定根。

    而当血棘被陈曦拔起来以后,它根茎上的不定根顿时就像蚯蚓一样疯狂的扭动起来,看上去十分恶心。

    血棘依靠吞噬神魂和精血为生,入药以后自然会对修仙者的神魂和精血有着很大的好处。

    陈曦现在缺得可不就是这一味主药?

    血棘在陈曦手上不断扭动着,同时还一直试图发出精神冲击来扰乱陈曦的思维。

    陈曦嫌它啰唣,于是便用双手直接抓住它的茎秆。

    随着‘咔’的一声轻响后。

    这株血棘竟然直接被他掰成了两段……

    世界终于安静了。

    因为赵桂芬是被陈曦用暴力直接拉回来的,所以她现在已经陷入了昏迷。

    陈曦在她身上打下一道静心咒后,便用真元托着她,然后沿着原路走了回去。

    当陈曦再次来到那个分叉口的时候,他却突然停下了脚步。

    矿洞里很安静。

    山洞里通常都会有蝙蝠,但现在是冬天,蝙蝠虽是恒温动物却也需要冬眠,所以这废弃的矿洞里十分安静,只能依稀听到一点若有似无的滴水声。

    陈曦站在分叉口停顿了一下。

    等到他再次迈出脚步的时候,却并没有朝着进来时的洞口走去,而是走向了刚才没有去过的左侧通道。

    这废弃的矿洞有点意思,竟然长出了一株天璇界才有的血棘。

    既然他已经到了此处,今晚上自然就要把这矿洞的里里外外都探个清楚,看看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什么稀奇的存在。

    陈曦沿着左侧通道踱步而去。

    赵桂芬则一直被他用真元牵引,平躺着悬浮在他身后。

    再加上陈曦头上的荧荧绿光……

    这一幕要是被人看到了,估计就不是把人吓得患上失心疯那么简单,而是直接会把人吓得猝死了……

    左侧的矿道显然才是主道。

    陈曦走了一截后,矿道突然从一根轨道变成了两根,两侧的宽度也明显增加了不少。

    这应该就是主矿区了。

    沿路行来时又出现了很多分岔路,但陈曦却没有丝毫犹豫,看都没看那些岔路一眼,就径直沿着主道快速前进着。

    他已经发现这里的异常了。

    这个废弃矿洞的深处,竟然有一个灵气充裕的洞天福地。

    这里天地灵气的浓郁程度甚至远胜当初的秦岭。

    估计是因为这地方正好处在这片大山的龙脉位置,所以灵气复苏后,这地方就直接变成了洞天福地。

    陈曦沿着主道又走了约莫十多分钟后,才终于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洞穴。

    这个洞穴就像烧瓶一样,陈曦所在的通道就是烧瓶那狭长的管口,洞部就是烧瓶的瓶肚。

    陈曦走进洞口,四周的地势一下子就开阔了起来。

    这洞穴约莫有四五米高,实际面积大概也就跟个篮球场的面积差不多。

    不算太大,但却显得很诡异。

    矿工显然不可能闲着没事儿做,在煤矿里挖出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洞穴来。

    因此,这个洞穴极有可能是煤矿废弃以后才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