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213 血棘
    没去过农村的人可能没办法体会那种感觉。

    那种黑暗就像钱钟书在围城里所描述的那样:夜黑得太周密了,真是伸手不见五指!在这种夜里,鬼都得要碰鼻子拐弯,猫会自恨它的一嘴好胡子当不了昆虫的触须。

    冬末的深夜里,山风凛凛呼啸而来。

    枯草与光秃秃的枝桠发出一阵嘎吱嘎吱的怪响,周围一片漆黑,几乎看不清任何景物。

    树枝被山风吹得不断摇晃,在微微月光的映射下,那倒影在山壁上的树荫仿佛如同张牙舞爪的厉鬼阴魂一般,正鬼哭狼嚎的向路人索着命。

    赵桂芬这疯婆子大半夜穿着喜袍在山路上晃荡,若是有人经过,恰好拿手电筒朝她身上一照……

    别说是小家伙了,估计就连那心志坚定的成年人,也会被赵桂芬这样子给吓得患上失心疯。

    陈曦仔细观察过周围,但这周围却没有任何灵气波动的痕迹。

    这说明赵桂芬不是被人施法了,而是她自己大半夜没事晃到了这里。

    疯子的脑回路果然不能以常理度之。

    陈曦对赵桂芬的情况很感兴趣,于是便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之中,想要看看赵桂芬大半夜的不睡觉,究竟是要跑到哪里去。

    童家沟旁边的山上有一座废弃的煤矿,这条蜿蜒上山的泥巴路就是前些年煤老板为了采矿而修建的,可供一辆大货车正常行驶。

    煤矿已经废弃多年,泥巴路也因为年久失修而被风雨侵蚀的不成样子,东凹西凸、坑坑洼洼的十分难走。

    还好这几天没下雨,否则别说是赵桂芬这个疯婆子,就连正常的村民上山可能也会摔倒无数次。

    赵桂芬的步履很缓慢,所以她也走的很稳。

    就像蜗牛一样,慢慢的沿着泥巴路朝着山上挪去。

    也亏得监视她的是陈曦,要是换个人来,估计早就受不了这枯燥的等待,直接回屋睡大觉去了。

    赵桂芬晚上十点出发,这一走就走了足足将近四个小时。

    到了凌晨两点左右,她才终于走到了山上的废弃煤矿。

    这是一个小型煤矿,跟盲井中那种所展示的井工煤矿有所不同,这里不用升降梯,而是在山壁上凿个洞,然后顺着这洞一直往里面推进,也就是所谓的平硐矿井。

    平硐开拓与斜井、立井开拓相比,算是技术上最简单,经济上最便宜,同时也相对最安全的一种开拓方式。

    不过这种开采方式只适用于山岭起伏的地区,所以通常只出现在西南地区的小型煤矿里。

    矿洞的通道是圆弧拱,洞里面黑漆漆的,微弱的月光根本照不进去。

    也不知道赵桂芬究竟在想什么,来到矿厂以后,她竟然就那么大摇大摆的直接走进了矿洞。

    当真是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这疯女人可不就是那不要命的?

    别说这还是凌晨了,就是正午三刻阳光最盛的时候,估计也没几个人敢深入这废弃矿坑。

    赵桂芬已经疯了。

    一个疯子大半夜不睡觉,抹黑上山钻进这黑不溜秋的废弃矿洞,想想也是一件很诡异的事儿。

    陈曦今天打定主意要把此事弄个水落石出,所以在看到赵桂芬进洞以后,他便也跟着飞进了那个黑漆漆的洞口。

    一进洞口,周围的温度顿时就低了好几度。

    洞里完全没有光源,赵桂芬一进洞里,她的身影就彻底消失在了黑暗当中。

    陈曦打了个响指,一道发着荧荧绿光的光球便从他指尖飞了出来。

    光球飞到赵桂芬头上,为她照亮了前方的路。

    对此,赵桂芬却没有任何反应,而是自顾自的继续往前走着。

    平硐矿井两侧是人行道,中间则是矿车轨道。

    赵桂芬沿着轨道一路前进,走了约莫有十多分钟后,她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条叉路。

    一条向左,一条往右。

    然而。

    赵桂芬却是没有丝毫停顿,转身直接走进了右边的那条岔道。

    因此,可以看出这疯女人之前显然常来这里,所以对这地方十分熟悉。

    又走了大概四十分钟后,赵桂芬终于走到了尽头。

    她站在通道的尽头发了一会儿呆,随后那枯槁的老脸上却突然浮现了一丝笑容。

    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似得,赵桂芬快步迎了上去。

    “儿啊,妈妈来看你了……”

    赵桂芬一边说着,一边蹲在了矿洞尽头的那株植物面前。

    这是很奇怪的一幕。

    矿洞这种终日不见阳光,无比潮湿阴森的地方,居然出现了一株植物。

    那植物茎秆直立、植株高大,约莫有一米高,外形很像芦苇,但颜色却完全不同。

    芦苇又叫蒹葭。

    所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芦苇在春天是绿色的,到了秋天就会枯黄。

    现在是冬末初春,万物尚未复苏,外面的植物也大多还是枯萎状态,但这株长在矿洞最深处、外形神似芦苇的植物,却是通体呈大红色。

    红艳艳的,光论那娇艳的程度,甚至比罂粟花海还要更艳几分。

    这是很诡异的一幕。

    一个身穿喜袍的疯婆子,此刻却像是个慈祥的母亲一样,蹲在地上,然后用自己的脸颊去磨蹭那株红色的芦苇。

    芦苇叶轻轻拂在她的脸上,她却像是儿子的手在抚摸自己的脸颊一样,十分温暖舒服。

    陈曦默默的站在赵桂芬身后。

    当他第一眼看到这株植物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明白赵桂芬为什么会发疯了。

    她的疯,正是因为眼前的这株植物。

    这株植物虽然和芦苇长得很像,但却根本不是芦苇,而是一种被修仙者称为血棘草的有害植物。

    血棘在天璇界也不是什么很常见的植物,之所以会被称作血棘,则是因为这种植物通体艳红,而且还可以散发一种特殊的香味来引诱猎物靠近。

    猎物一旦靠近后,就会被其摄魂夺魄,从而心甘情愿的任其吸血。

    地球出现天璇界才有的植物已经够奇怪了,但更让陈曦觉得奇怪的却是……

    血棘是丛生植物,但凡生长就必定是一片一片的,就像芦苇那样形成芦苇荡。

    可眼前的血棘却只有一株,而且还长在如此偏僻阴森的废弃矿洞里。

    这个问题,就有点让人值得玩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