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212 古怪
    在张婶的大声呼唤下,陈曦立刻抱着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家伙回到了张婶家的院子里。

    张婶先是颇为生气的瞪了陈曦一眼,然后才气冲冲的从陈曦怀里把小家伙给接了过来。

    “你看看你,没事带着她瞎溜达什么?那老林子连太阳都照不进去,我从小在这儿长大都觉得那地方有些阴森,没事儿不会靠近那里……小孩子胆小你又不是不知道,当真是不怕吓着她的啊?”

    张婶一边埋怨,一边小心翼翼的安慰起小家伙来。

    小家伙这回可是真的被那个身穿喜袍的老女人给吓坏了,趴在张婶怀里痛哭流涕,怎么安慰也停不下来。

    而秦若盈跟蔡淑琴听到动静以后,也都急急忙忙的从屋里走了出来。

    看着她们带着些许埋怨的目光,陈曦也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确实是他失误了,如果他早点回头看看那老女人的样子,就根本不会让那老女人出现在小家伙的视线范围内。

    小家伙被吓坏了,半天都止不住哭声。

    陈曦见状,便让张婶把小家伙交给他,然后抱着小家伙在院子里来回踱起了步。

    “念念,没事儿了,那个怪人已经跑掉了,爸爸还在这里呢,不要害怕……”

    似乎是他的安慰起了作用,约莫过了两分钟后,刚才还在嚎啕大哭的小家伙,居然就这么趴在他肩头沉沉的睡了过去。

    这也让张婶终于松了一口气,连忙吆喝着陈曦把小家伙给放到床上去,准备让她好好睡上一觉再说。

    实际上,小家伙并不是自己睡着的,而是陈曦为了防止这件事会给她留下心理阴影,无奈之下只得朝小家伙身上打出了一道失神咒。

    这个法术可以让小家伙暂时昏迷过去,等到她再醒来的时候,就会忘记刚才所发生过的事了。

    陈曦把小家伙抱回床上,为她盖好被子后这才转身离开了房间。

    客厅里。

    张婶还在对陈曦带着孩子乱跑这事儿耿耿于怀,但等到陈曦把喜袍老女人的事情一说后,张婶却是立刻皱起眉头,若有所思的嘀咕道:“喜袍老女人?难道你们遇到桂芬了?”

    “桂芬?”

    “哎,怪不得念念会吓成那样……”

    看着陈曦一脸疑惑的样子,张婶这才无奈的笑了笑,随后便解释了起来:“桂芬的年纪跟我差不多,我当初嫁到蓉城的时候,她也才成家不久……我跟她都快三十年没见面了,今年回来过年的时候才听到大家说桂芬疯了,一天到晚都穿着她结婚时候的喜袍在村子里到处闲逛,就跟鬼一样,怪吓人的……”

    “疯了?为什么?”

    “我听他们说,好像是在去年的时候,她儿子突然掉河里淹死了,桂芬一时之间想不通,就把自己给活活逼疯了……”

    “去年?”

    “嗯,听说是去年夏天的时候。”

    听完张婶的话以后,陈曦皱着眉头半天没有说话。

    喜袍老女人本名赵桂芬,陈曦与她近距离接触过,所以知道她可不是疯了那么简单。

    那明明就是丢了阳魂的样子。

    阳魂和阴魂不同,丢了阴魂只是体弱多病,但若是丢了阳魂,可就会导致阴气制阳,从而使人心昏暗,神气阙少,四大疾病系体,大期将至焉。

    上述所说的人心昏暗,是指人会变得呆傻痴苶,就像赵桂芬刚才所表现的那样。

    丢了阳魂可是活不久的。

    赵桂芬也就只比张婶小几岁,如果她是生来就缺一魂,而且是极其重要的阳魂,那么她显然不可能好端端的活到这么大年纪。

    毋庸置疑,赵桂芬突然发疯肯定不是因为儿子去世,而是因为她丢了阳魂。

    好端端的一个人可不会莫名其妙的少了阳魂,再联想到张婶前几天突然莫名其妙的晕厥……

    陈曦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这地方当真有些古怪。

    ……

    失神咒可不像静心咒那样温和,这也导致小家伙这一觉睡了很久,等她醒来怎么也得明天去了。

    农村不比城市,这里没有路灯和广告牌。

    太阳只要一落山,整个村子就会被夜幕所彻底吞噬。

    为什么农村的超生现象屡禁不止?

    还不是因为以前娱乐活动太少,一到了晚上,大家要么洗洗睡了,要么就关上房门造小人玩……

    现在确实要比以前要好多了,家家户户都有电视,人手一个4g手机,所以天黑以后大家还可以看会儿电视、玩玩手机再睡觉。

    或许是因为回到了农村的缘故,所以张婶一家都休息的很早,不过晚上九点半就纷纷洗漱睡觉了。

    房间里的灯关上后,屋外顿时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现在还没到万物复苏的春季,没了鸟叫虫鸣,屋外也是格外的安静。

    躺在床上,若是闭上眼睛仔细去倾听,甚至还能够隐约听到河谷下方的滔滔流水声。

    秦若盈盘膝坐在床上默默修炼着,陈曦则一直看着窗户所在的方向。

    忽然。

    陈曦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的动作也惊动了一旁秦若盈。

    秦若盈正想说话,陈曦却已经轻轻摸了摸她的手背,然后低声说道:“这地方有古怪,张婶之前生病应该不是偶然,我出去看看,一会儿就回来。”

    “好。”

    随后,陈曦便起身悄悄的离开了房间。

    顺手布下一道禁制将房子围起来后,陈曦便直接飞到天上,从高处仔细的打量起眼前的村子来。

    灵气还在持续复苏着,这里的天地灵气也因此变得十分浓郁。

    但除此之外,似乎就没有什么异样了。

    陈曦仔细的观察着村子里的每一座建筑,试图从中找出什么问题。

    但就在这时,陈曦却突然发现,上山的小路上似乎有一个人影正在晃动。

    村子只有两条主干道,一条上山,一条下河。

    今晚的月光很微弱,虽然还不到晚上十点,路上却已经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任何景物。

    那人走在小路上,没带手电筒,也没有提灯笼,就这么摸黑前进,似乎根本不怕自己会摔倒一样。

    若非陈曦的视力远胜凡人,估计都没办法发现这个鬼鬼祟祟的人。

    于是,他便敛息飞到那人的头顶上方,想要看看这人大半夜不睡觉,偷摸上山究竟是想做些什么。

    然而,当陈曦靠近以后才突然发现……

    这个大半夜偷摸上山的人,可就不是那一袭艳红喜袍的赵桂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