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209 农村
    才十点钟左右,街道上就已经安静的不像话。

    小家伙趴在陈曦肩头憨憨的睡得很香,根本不知道她最亲爱的奶奶和爸爸,现在正商量着把她丢到农村去体验生活。

    城市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

    从九十年代到千禧年,从bb机到大哥大,再到后来的诺基亚、摩托罗拉。

    十年又十年,诺基亚倒闭了,摩托罗拉半死不活。

    从人人羡慕的皇冠、桑塔拉,再到满大街的路虎、卡宴。

    华夏经过了一波又一波的高速发展,甚至连信用卡都还没有普及,就直接跨入了移动支付时代。

    小学生拿着手机买煎饼果子,摆摊的大妈用二维码收钱。

    大陆人吃不起茶叶蛋一度成为火遍全网的大笑话,现在却已经没人提起了。

    湾湾迟早是要收复的。

    再过十年,港岛、藏区,谁敢再提一句要独立?

    华夏的发展速度让西方大国瞠目结舌,也让他们更加深切的认识到,这头来自东方雄狮终于睡醒了。

    然而。

    经济发展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某些东西却明显没有紧随经济发展的脚步,反而变得比以前还略微有些不如。

    以前,大家对农民的称呼是伯伯。

    后来,大家对农民的称呼是兄弟。

    再后来,农民这个词语却似乎变成了骂人的话。

    现在所谓的城市人,往上推三代,谁家祖宗不是农民出生?

    借用春晚的一个词语来形容,那就是狂躁。

    现在的人太狂躁了。

    变形计这样的节目就不该出现。

    对于城市里的孩子,这个节目无疑给了他们一个良好的教育机会,让他们见识到了普通百姓的艰辛不易,从而让他们学会尊重,学会珍惜自己现在的生活。

    但是,对于农村的孩子和家长,这个节目给他们带来的却是无止境的伤害和对自己、对社会的怀疑。

    善良淳朴的农村孩子,在见识过大城市里的灯红酒绿后,他们会不会问一句:凭什么?

    凭什么富二代腐朽堕落却一辈子吃穿不愁?

    凭什么穷二代勤劳智慧却一辈子走不出大山?

    教育从来就不是一件立竿见影的事,而是一场旷日持久的战役。

    从陈曦回到念念身边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做好了迎接这场战役的准备。

    他要教会念念做人。

    何为人?

    天地之性最贵者也。

    此籒文,象臂胫之形,凡人之属皆从人。

    人,表示一个懂得鞠躬、谦逊的直立动物。

    所以还是那句话,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世上本就没有完美的人,陈曦也只是想要尽力把女儿培养成他心目中所认可的‘人’。

    ……

    次日一早,一家人就在小家伙的欢呼雀跃声中出发了。

    农村这个词语在小家伙的理解中,那可是跟旅游景区没什么区别。

    所以,当听到陈曦说要带她去张婶的老家后,小家伙愣是兴奋的不得了。

    陈曦包了一辆商务车,随后一家七口直奔雨城。

    张婶的老家在雨城下辖的荥县,先从高速到荥县,然后转道从108国道下乡,再跑十多公里盘山公路后,才终于来到了张婶老家所在的生产队。

    当然,生产队这个叫法已经被撤销了,现在改叫村民组。

    小家伙一直都待在上京、中海这样的超一线城市,看到的全是钢筋混凝土丛林。

    突然间来到这样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当真是让她有了一种特别新奇的体验。

    很多人不知道,其实丝绸之路有三条,除了汉朝张骞开辟的从长安到罗马的大陆通道以外,另外一条就是西南丝绸之路。

    西南丝绸之路的前身是茶马古道,由川蜀入滇州,经过缅甸再到印度,最后转入伊朗。

    108国道的是上京,终点是滇州春城,全长3356公里。

    这条国道入川以后,基本就是按照茶马古道的路线在走。

    车子沿着国道蜿蜒前行,因为是盘山公路,所以速度很慢。

    公路一侧是峭壁,一侧是悬崖,悬崖的下方则有一条奔流不息的滔滔大河。

    小家伙何曾见过如此壮观的景象?

    于是,她便十分兴奋的趴在车窗上,望着悬崖下的大河不断发出惊呼声。

    北方农村大多集中居住,南方农村则喜欢分散居住,所以沿路行来,不时会看到几个孤零零的的小院伫立在悬崖边。

    京昆高速还没有修建的时候,108国道是川蜀去滇州的必经之路,所以沿路会有很多村民开设餐馆、小卖部,从长途奔波的外地人手里赚取一些外快来补贴家用。

    但随着京昆高速的建成通车,108国道也因此就走向了没落。

    毕竟有高速,谁还会在老路是盘旋颠簸?

    这也导致这条线路上的经济发展速度几乎停滞,甚至还出现了倒退的情况。

    沿路看到的小洋房,大多都是十多前修建的。

    近些年房地产炒的那么厉害,老百姓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现在但凡谁家有点钱,都会去县城买套房子,举家搬进县城,而不会选择自己盖房子继续在这地方困守下去。

    这也是时代发展所带来的结果。

    张婶的老家,比陈曦想象中的还要贫困落后一些……

    这地方叫童家沟,离最近的乡镇都还有五公里,是个小村落。

    公路两旁零零散散的有着几栋两层楼高的小洋房,洋房的一楼是餐馆,可现在却大门紧闭,连那个写着餐饮食宿的招牌,也变得破烂不堪没人打理了。

    除了这几栋洋房,其他大多都是平房,有些甚至还是黑漆漆的木头房子,一看就是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老建筑了。

    村里没有学校,如果孩子要上学的话,就得每天早上花一块钱,坐面包车去乡镇中学上学。

    不过,现在谁家没几个有钱有势的亲戚?

    但凡孩子到了上中学的年纪后,村民们就会把孩子送到县城,或者乡镇上的亲戚家借宿,所以这地方基本看不到十多岁的孩子,反而有很多年纪跟念念差不多的小孩。

    小孩们三五成群,一看到这辆来自蓉城的gl8后,便一窝蜂的围了上来。

    秦若盈牵着小家伙走下车子后,几个孩子便立刻围了过来,叽叽喳喳的说着她根本听不懂的方言。

    这个阵仗完全出乎了小家伙的意料,顿时就让她有些害怕了起来。

    小家伙怯怯的把大半个身子都藏在秦若盈的身后,只露出半边脑袋打量着眼前的同龄人。

    她害怕别人,不过眼前的几个孩子却不害怕她,反而笑嘻嘻的朝她做起了鬼脸。

    张婶注意到了小家伙的异样,便大笑着像是在赶鸭子一样,挥手对这些孩子说道:“去去去,一边玩儿去。”

    这些小孩似乎认识张婶,于是叽叽喳喳的叫了一通后,便一窝蜂的跑向了远处。

    小孩们跑远了,小家伙这才畏畏缩缩的从秦若盈身后钻了出来。

    她看了看周围的洋房,又看了看不远处那个破烂不看的平房。

    这个依附国道建立的小村庄,一侧是大山,一侧是河谷。

    因为现在很少会有车子经过这里,所以村子显得格外安静。

    小家伙木木的看着这个陌生的地方,心中竟忽然生出了一种压抑感。

    于是,她便瘪着嘴,可怜兮兮的朝着秦若盈喃喃说道:“麻麻,我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