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203 权二代
    吴公子全名吴辉,在上京经营着一些‘名不见经传’的生意。

    他涉足的产业很多,金融、地产、能源、影视、互联网等等,凡是能赚钱的事儿,那就绝对少不了他吴公子的份。

    吴辉事业做的很大,但他通常都不会以自己的名义去经营,所以真正知晓他名号的人很少。

    像宁仲国、周海生这类白手起家的商界大佬,虽然有钱,但却也仅此而已罢了。

    在华夏,可不是光有钱就行了。

    汉语言博大精深,公子这个词在古代泛指读书人或豪门士族的年轻男子。

    这个称呼放在以前是一种尊重,是褒义词。

    但到了现代,公子这个词语却像京城四少一样,似乎带上了些许贬义。

    就像‘皇帝’这个词语一样,现在谁都可以开玩笑的说自己是皇帝,但若是放在以前,那可就是杀头的罪名了。

    所谓的京城四少,在吴辉这个层次的眼中,其实就跟跳梁小丑差不多,一脚就可以踩死的虫子罢了。

    几个暴发户,也配得上京城四少这个称呼?

    当然,不屑归不屑,吴辉可不会闲着没事儿去跟普通人计较。

    因为接触不到,所以很多人对于富二代、权二代的认知可能有些片面,以为他们个个都是烂泥扶不上墙的阿斗。

    俗话说的好,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

    实际上,绝大多数二代都是很优秀的。

    毕竟,他们的父母自身就很优秀,再加上这些二代从小受到的教育就远远胜过普通人,所以光从个人素质、修养学识等方面来讲,优秀的二代们堪称人中龙凤。

    至于李天二、药加鑫这类在社会上引起巨大轰动的暴发户,他们也只能跟普通人比比罢了。

    若是把他们放在真正的二代圈子里,这种垃圾连给别人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吴辉在乙十六号可是有股份的,所以服务员才会把秦永望一家到来的消息告知他。

    秦永望拿着果汁跟吴辉碰了一杯后,便挨着把家人介绍给他认识。

    轮到陈曦的时候,还没等秦永望出言介绍,吴辉却已经呵呵笑道:“这位……莫非就是陈先生?”

    闻言,陈曦便也端着果汁站了起来,点头说道:“你好。”

    “您好您好,久仰陈先生大名,今日一见,没想到陈先生比我想象中的要年轻许多啊……”

    确认了陈曦的身份后,吴辉立刻把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而且碰杯的时候还刻意把杯子放的很低,当真是给足了陈曦面子。

    而他这个看似客气的举动,却引起了秦永望的注意。

    虽说花花轿子人抬人,皇皇金榜弟兄第。

    但无论怎么说,吴辉也是根正苗红的红三代,而且‘年龄’也比陈曦大上好几岁,所以按照常理来说,他在陈曦面前,可没理由把自己的身份放得如此之低。

    有古怪。

    吴辉客客气气的把在座所有人都敬了一遍,就连小家伙也举着果汁跟他碰了一杯。

    随后,秦永望便邀请他入座。

    等到他坐下后,秦永望也没拐弯抹角,直接就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吴公子,今儿个是大年初一,你怎么不跟家人一起团年,反而跑到这儿来了呢?”

    闻言,吴辉也不隐瞒,直接笑吟吟的说道:“秦司长,今天在这儿碰到你们一家可不是巧合,其实我是收到消息以后,专程赶过来的。”

    “哦?为什么?”

    “为了陈先生。”

    此言一出,陈曦顿时成为了全场焦点。

    就连秦若盈也有些奇怪,陈曦究竟是什么时候,跟吴辉这种代表着华夏新生代力量的公子哥扯上了联系?

    “为了我?”

    别说秦若盈疑惑了,就连陈曦自己也觉得纳闷。

    于是,他便立刻问道:“吴公子,初次见面,你这话可是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陈先生,初次见面不假,不过我对您可是神往已久了……”

    吴辉若有深意的看了陈曦一眼后,这才终于说出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其实,我今天来此是有一事相求,不光代表我自己,还代表了我父亲的意思……”

    “你说。”

    听到吴辉这番郑重其事的话后,陈曦倒没什么感觉,于是便随意的点了点头。

    不过,秦永望却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脸上的表情也不禁变得严肃了起来。

    而这时,吴辉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收敛了起来。

    他看着陈曦,郑重其事的说道:“我爷爷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之前曾听闻陈先生有通天彻地之能,所以我今天才冒昧前来打扰诸位,只希望陈先生能够救救我爷爷!”

    说完,吴辉便起身朝陈曦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他之所以会在陈曦面前表现的如此客气,实际上根本就不是因为陈曦的天人身份,而是因为

    阎王愁。

    华夏究竟有多少权二代?

    仔细算算,其实就能大概算出个八九不离十。

    高官七位,副国级七十二位,高官至少两百七十位,以及至少一千七百位副部级。

    这些人组成了华夏的权利金字塔。

    也只有他们的子女,才可以被称作是真正的权二代。

    像李单江那种靠唱歌享受少将待遇的文职干部,在这种实权领导面前又算得了什么?

    吴辉在权二代当中也是最为拔尖的那一小撮。

    不过,吴家现在之所以会这么辉煌,并不是靠他爹,而是靠他爷爷。

    虽然老人家已经退休很久了,但人脉关系还在,只要吴老爷子一天没有驾鹤西去,那么他们吴家就能在上京乃至华夏多威风一天。

    吴辉的父亲叫吴应,今年六十二岁,刚好卡在了一个十分尴尬的时间段。

    这里就不得不提到华夏‘七上八下’的退休制度了。

    新一届的党代会召开时,年龄在67岁(包括67岁)以下的人才有资格成为新一届政治局成员。

    而凡是年龄超过六十七岁,不管水平如何、政绩如何,一律按照退休处理。

    如果吴老爷子在这两年内出现了任何意外,那么吴应很可能就在现有的位置上一直干到退休。

    或许他还会再升,但等待吴应的则会是人大副委员长、*这类职位。

    都是副国级,但实际上,这些职位还不如实权高官。

    明升暗降,升上去也只是退居二线养老。

    这种情况别说吴应接受不了,就连吴辉也接受不了。

    一旦吴应过不了这道坎,那么他们吴家今天的辉煌,也会随着老爷子的仙逝而烟消云散。

    其实仔细想想,吴辉现在所面临的压力可比普通人大多了,只不过普通人接触不到这个层次的东西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