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202 乙十六号
    庙会人潮涌动,锣鼓喧天一片节日热闹景象。

    对于华夏人来说,春节的意义可是非同寻常的。

    春节也是放假,但这个长假跟中秋、端午、国庆都不同。

    因为只有在这段时间里,大家才可以放下自己的社会身份,不再是老板、员工或者学生,而是父亲、母亲或孩子。

    社会身份暂时失效,无论天南地北也要赶回家,只是为了能和家人一起过个好年罢了。

    两人的谈话还算愉快,简单几句话达成了共识后,王春菊便不再跟陈曦聊公事,转而聊起了关于小家伙的教育问题。

    陈曦已经做好了打算,等到明年九月份的时候再送小家伙去幼儿园读大班。

    那时候她五岁,在幼儿园适应一年后,正好到了上小学的年纪,时机也是恰到好处。

    小家伙现在可机灵了,大人说话,她就在旁边竖着耳朵听。

    听不懂还没关系,一旦她听到一些自己能听懂的东西后,立刻就会发表自己的意见。

    比如,当她听到幼儿园这个敏感词汇后,小家伙立马就撅着嘴大喊道:“我不要去幼儿园!”

    以前孤单寂寞没人陪,现在在兄弟俩的带领下,她也算是彻底放飞了自我,所以打死也不愿再去幼儿园了。

    小家伙坐在王春菊怀里扭着屁股撒着娇。

    王春菊见状,便笑吟吟的安慰道:“好好好,你说不去就不去……”

    “姥姥真好!”

    一家人在地坛公园逛了一个上午,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秦永望便带着大家来到了地坛北门的乙十六号。

    和平里中街乙十六号,这是一家高端会所,类似于滨江会,但却远胜滨江会。

    如果说滨江会代表着商,那么乙十六号就代表着权。

    这里原本是名为‘集芳囿’的皇家别苑,属于地坛公园管辖,占地近万平。

    最初立项审批时是用修建地坛公园办公用房的名义去申请,但建成后却突然摇身一变,直接变成了权贵富豪聚集地乙十六号会所。

    这种偷梁换柱的操作方法,根本就不是老百姓能够想象的。

    因此,哪怕地坛公园的一年接待几百万游客,却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与地坛一墙之隔的皇家园林居然会是上京最高端的私人会所。

    乙十六号的大门是规格最高的朱漆金钉大门,门外只站着一个穿着公园保安制服的工作人员。

    如果是普通的游客,估计只会以为这地方不对外开放,是什么博物馆研究所之类的存在。

    秦永望递出一张卡,工作人员看了一眼后,便恭恭敬敬的朝他行了一个礼,紧跟着便把大门打开了。

    门只开了一半,等到陈曦一家都走进大门后,工作人员便又飞快的把门给关上了。

    昔日明清帝王地,今朝商贾云集坛。

    不出城廓而获山水之怡,身居闹市而得林泉之趣。

    站在大门后放眼望去,只见园内殿室、廊亭、池榭、爬廊、假山等错落有致,园内的清朝遗迹正光殿、正和殿,以及北侧坛内墙的盛世堂,无比体现出浓郁的宫廷气派。

    而现在,这些建筑全都变成了乙十六会所的私人包厢。

    一家人刚刚走进大门,还没来得及打量周围的环境,两名身着旗袍的妙龄女子便走了过来。

    她们先朝着为首的秦永望行了一个请安礼后,便带着这大家子人径直走向了园内。

    沿路行来,那感觉就像置身于大清宫廷,周围的古建筑在经过精心翻修之后,无一不是鎏金绘彩,斗角瓦檐。

    而当他们路过停车场的时候,陈曦还发现了一个小细节。

    这里所有的车子,车牌都被人用布套给遮住了。

    可谓是无微不至的‘服务’。

    两名旗袍女子领着一家人在园子里走了一会儿,穿过花园,走过石桥后,他们便走进了一间包厢。

    包厢的面积很大,约莫有近百个平方。

    厅内的装饰均以龙凤为主题,饰以大型彩绘宫灯、配以明黄色的台布、餐巾、椅套,餐具则采用仿清宫的瓷器或银器。

    看这架势,估计是想让客人体验到皇帝用餐时的感觉。

    一家人入座以后,秦永言先打量了周围一圈,随后却指着秦永望开玩笑的说道:“你呀,贪官,大大的贪官。”

    闻言,秦永望却连忙摆手笑道:“你这贪官帽子可别乱扣,这张会员卡还是这里的老板送我的,平时我也难得来一回,你看这大过年的,咱们家也得吃顿上档次的不是?”

    “哟,那还沾你的光了。”

    两人开了几句玩笑。

    其实这些物质上的东西,对于在座的几人来说根本就是无关紧要的存在,他们之所以会来这里吃饭,也只不过图个新鲜罢了。

    这种地方吃的不是味道,而是环境和服务。

    环境就不说了,这里绝对是全国最顶尖的存在。

    至于服务水平,光从人数就可以看出端倪了。

    包厢的东南西北四个角落各自站着一个旗袍女子,另外还有两个传菜员。

    陈曦一家才七个人,这里光服务员都有六个,而且现在还是春节期间……

    菜上的很快,不到二十分钟就上了满满一大桌。

    王春菊服侍着小家伙尝了尝其中几样,她抿了抿小嘴,仔细的回味一番后便作出了评价:“没有粑粑做的好吃!”

    废话,她爹是化神,做个菜都跟发射火箭一样,放多少盐都要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这样做出来的菜能不好吃吗?

    这里档次这么高,味道自然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小家伙这么比较着实是难为别人了。

    一家人笑呵呵的用着餐,秦永言吃饭的时候不喜欢有外人在旁边看着,于是便让几名服务员离开了。

    然而,就在服务员离开没多久后,包厢外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秦永言一声请进落下后,进来的却是一个看上去约莫三四十岁的男人。

    男人端着一杯红酒,简单扫视一下房间里的众人后,便直接来到了秦永望身边,然后笑吟吟的对他说道:“秦司长、王处长,刚刚听说你们也在这里用餐,我就想着来给你们一家拜个年……不请自来,您不介意吧?”

    听完男人的话后,秦永望便站起身子,笑吟吟的回道:“吴公子,客气了。”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端起了杯子,跟这个吴公子轻轻碰了碰杯子。

    “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