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200 拜年
    流光溢彩映名城,火树银花不夜天。

    轰隆作响的鞭炮声就如同夏日惊雷一般,承载着人们对新一年的渴望,瞬间就把那漆黑的夜空变成了烟花的海洋。

    中海和上京不一样,中海外环以内都禁止燃放烟花爆竹,所以新年的时候可看不到这一幕。

    央视转播的烟花表演虽然华丽热闹,却也没有自己站在夜空下看的真切。

    铺天盖地的烟花雨不断在夜空中绽放,小家伙瞪着她那大眼睛,张着小嘴竟激动的连一句话也说不出了。

    实在是太美了。

    烟花易冷,但那转瞬即逝的绚丽却足以让人铭记一生。

    随后,小家伙便在陈曦的帮助下,成功点燃了一支冲天炮。

    她的冲天炮跟外面的大型烟花比起来格外渺小,但小家伙却还是开心的不得了。

    这场烟花雨持续了约莫二十多分钟才逐渐平息了下来。

    团年饭吃了,烟花也放了。

    这个年,她总算是过得真切了。

    次日。

    等到小家伙悠悠醒来的时候,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一股若有似无的硝烟味。

    她嗅了嗅鼻子,忽然闻到了一阵浓浓的香味。

    小家伙睁眼一看,才发现陈曦正端着一碗长寿面坐在床边‘哧溜、哧溜’的吃着。

    于是,这个脸没洗牙没刷,蓬头垢面的小邋遢便直接扑进陈曦怀里,张着小嘴就想让陈曦喂她。

    “粑粑!我也要吃!”

    “你先起床洗漱,洗漱完了才可以吃东西!”

    说完,陈曦便端着面大笑着起身离开了,一点也没将就她。

    小家伙小嘴一瘪,似乎有些不高兴了。

    不过,有美食诱惑在前,所以她犹豫了一下后,便还是乖乖从被窝里钻了出来,然后跟在陈曦身后一溜烟的蹿进了卫生间。

    这可是陈曦专门用高筋粉手工擀制的长寿面,一根就是一大碗,再配上他精心熬制的骨汤和肉绍,放上煎蛋、香菇、白菜,光看一眼都能让人垂涎欲滴了。

    为了方便小家伙吸食,陈曦还专门把面头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

    这面汤可不是味千的汤粉包,所以不光闻上去觉得香,吃进嘴里更是一阵鲜香扑鼻。

    长寿面太好吃了,于是小家伙便学着陈曦那样,吃面的时候还发出一阵‘哧溜、哧溜’的声音,不一会儿就把这碗面给吃了个一干二净。

    等到她吃过早饭,陈曦便带着小家伙来到了正堂。

    初一才是正儿八经给长辈拜年收红包的日子,所以秦永言跟秦永望早就坐在正堂里等着小家伙的到来了。

    陈曦牵着小家伙来到秦永言面前,紧跟着,小家伙便似模似样的向他作揖行礼道:“外公!新年快乐!我来给你拜年啦!”

    “哎哟,这乖孩子……来来来,昨天的不算,今天的才能算是外公给你的压岁钱……”

    一边说着,秦永言还一边笑呵呵的将一个大红包递到了小家伙手上。

    小家伙摸了摸那厚实的红包,顿时就咧嘴傻笑了起来。

    陈曦见状,便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随后,小家伙才像是回过了神来,连忙朝着秦永言大笑道:“谢谢外公!外公新年快乐!”

    孩子还小,所以弄不清楚这些传统的习俗仪式,自然得由父母来引导。

    等她给秦永言拜完年后,陈曦便又牵着她来到了秦永望面前。

    华夏讲究辈分,秦若盈是女方,秦永言是外公。

    秦永望是秦若盈的二叔,那么小家伙就应该称呼他为叔姥爷。王春菊是叔姥爷的妻子,那就应该称作叔姥姥,或者婶姥姥。

    叔姥爷听上去可没有姥爷来得亲切,于是陈曦便让小家伙省去了前面的叔字,直接叫姥爷和姥姥。

    “姥爷,姥姥,新年快乐!”

    王春菊可喜欢这小家伙了,一看到她朝自己拱手作揖,便立刻将小家伙拉到了自己怀里。

    “念念真乖!来,姥姥给你大红包!”

    “谢谢姥姥!”

    小家伙一手拿着一个大红包,小脸都快乐出了花儿来。

    传说,古时候有一种小妖,名字叫‘祟’,黑身白手,每年的年三十夜里出来害人。人们怕祟来害孩子,于是这一晚就会点亮灯火团坐不睡,称为‘守祟’。

    又因‘岁’与‘祟’谐音,所以大家认为孩子得到压岁钱以后就可以辟邪驱魔,平平安安度过这一岁。

    长辈给晚辈的,叫压祟钱,晚辈给长辈的,才叫压岁钱。

    一般给长辈拜完年之后,才可以出门走亲串户。

    家里就这么点人,也没什么亲戚,于是王春菊便提议带小家伙去庙会逛逛,大家一起乐呵乐呵。

    秦妤卿不想去,可还没等到她说出理由,却已经被王春菊给狠狠的瞪了一眼。

    看那架势,她今天不去是不可能的。

    于是,这一大家子简单收拾一番后,便一起走出了四合大院。

    六大一小,外加一只猫,当真是全家总动员了……

    一行人走出巷子,陈曦来到路边准备打车,但王春菊却拦下了他,而是打电话叫人给他们送车过来。

    随后,两辆挂着白底黑字的红旗h7就从不远处开了过来。

    武警车牌上面应该还有‘bsp;   两辆车的司机跟陈曦还有过一面之缘,可不就是那对来自督查办的假情侣。

    男的叫小王,女的叫小刘。

    小王把车子停在巷子口,下车后就显得十分拘谨的跟他们打起了招呼。

    “陈先生、秦司长、王处长、秦主任,新年快乐……”

    光念叨这些头衔都让小王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秦永望见状,便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十分亲切的说道:“小王,辛苦了,新年快乐。”

    “不辛苦、不辛苦……”

    听到领导的关心,小王便呵呵傻笑了起来。

    督查办也是轮岗制,因为春节这几天太特殊,所以一天可以顶三天,等到大年初三,他就可以连续休息十来天,而且春节的补贴又高,想想他还赚了,自然也是开心的不得了。

    小王跟小刘把车送到以后就离开了。

    随后,陈曦一家三口加上小姨子坐一辆车,长辈坐一辆车,一大家子就这么浩浩荡荡的直奔地坛。

    庙会也算是华夏的传统民俗活动了,每到春节,上京很多地方都会举办庙会。

    其实庙会跟赶集挺像的,只不过庙会里还会穿插各种表演,以祭拜风俗、节日庆祝为主,而赶集则是纯粹的商业活动。

    后海距离地坛不到五公里路,往常要跑半小时,今天却只需要几分钟就到了。

    把车停好以后,一家人便浩浩荡荡的走进了地坛。

    今天的地坛可热闹了,外面挂着一排又一排的红灯笼,门口还有舞狮表演。

    街道两旁的老百姓围了一圈又一圈,当真是锣鼓喧天人山人海,放眼望去一片热闹景象。

    这,就是春节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