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97 年味儿(祝三余无梦笙新婚快乐!)
    在陈曦的萝莉养成计划中,他并不想让小家伙太早接触到非人的力量。

    因此,当他带着小家伙飞到云端看了一眼云端上的风景后,陈曦便又很快带着小家伙回到了地面。

    小家伙还没有开始看西游记,所以对于腾云驾雾并没有什么概念。

    再加上陈曦在飞行时,也刻意遮住了她的视线。

    因此,在小家伙的认知里,她只是觉得爸爸一下子就带她去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

    但具体是什么地方,爸爸不说,她也就不清楚了。

    转眼上了天,转眼又下了地。

    对于四岁多点的小家伙来说,这还当真是一个有趣的戏法。

    等到当父女俩回到茶馆,小家伙还兴奋的坐在陈曦怀里,不断扭着小身板,兴奋的大喊道:“粑粑!再变一次!再变一次!”

    闻言,陈曦便笑着捏了捏她的小脸,然后神神秘秘的说道:“今天时间不够了,我们得回家吃饭咯。爸爸以后再给你变其他更新奇的戏法,好不好?”

    小家伙歪着脑袋琢磨了一下。

    或许是被他嘴里更新奇的戏法给勾起了兴趣,所以她思考了好一会儿后,这才咧嘴笑道:“好!”

    “真乖!”

    父女俩一边说着话,一边回到了吧台。

    乔媛可不知道他们刚才究竟干嘛去了,一看到陈曦抱着小家伙走了过来,她便立刻起身说道:“老板,这是今天的账,你要看看吗?”

    一边说着,乔媛还一边把账单递了出来。

    秦若盈以前没事儿的时候还会算下账,但陈曦却完全是甩手掌柜的行事风格,所以开门几个月,也没见他算过一次账。

    小姑娘聪明勤快又细心,陈曦虽然没有给她安排这些工作,但乔媛却还是把这段的时间的账目做得清清楚楚,每天的流水那是一目了然。

    陈曦从乔媛手上接过账本,随意的扫了几眼后,便又将账本放回了吧台。

    乔媛起身把掌柜的位置让给了他。

    陈曦也不客气,抱着小家伙就坐到了椅子上。

    他拉开吧台下的抽屉,映入眼帘就是茶馆这个月的盈利。

    红彤彤的百元大钞放在一堆,五十、二十也按顺序依次摆好。

    粗略一数,这里面可得有好几万。

    陈曦随意的拨弄一下抽屉里的钱,随后便从里面拿出一叠直接塞到了乔媛手上。

    “你在我这里待了一个多月,也是辛苦了,这是奖金加工资,你拿着。”

    看着陈曦递来的一叠百元大钞,乔媛当场就愣住了。

    这一叠哪怕没一万,起码也有八千。

    她来的时候可是没想过要一分钱工钱的,现在陈曦给她这么多钱,乔媛自然不能接。

    “不行!这钱我不能要!茶馆工作这么闲,我也没做多少事儿,而且我还欠了您天大的恩情,我不能要您一分钱!”

    一边说着,乔媛还一溜烟的跑出了吧台。

    看她那样子,估计是害怕陈曦硬要把钱塞给她。

    见状,陈曦只得故意板着脸,朝着乔媛一脸严肃的说道:“一码归一码,过春节了,你若是不收下这笔钱,那我可就要生气了。”

    “不行,我不能收您的钱……爸爸病好了,我们家不缺钱,我也不要钱……”

    乔媛十分纠结的说道。

    她确实没想过要收一分钱的工钱,但陈曦的态度太坚决,以至于让她很为难。

    陈曦要给,乔媛不收,这时候自然该小家伙出面了。

    于是,陈曦便把钱塞到小家伙手上,然后把她放到了地上。

    都不需要陈曦说什么,小家伙捧着钱就屁颠屁颠的跑到了乔媛身旁,然后高高的举起双手,甜甜的笑道:“姐姐,你的钱!”

    这招可是男女通杀。

    乔媛一看到小家伙那甜甜的笑容后,就下意识的从她手上接过了那叠钱。

    小家伙见她收下了,这才又迈着小短腿屁颠屁颠的跑回陈曦身边,然后大笑道:“粑粑!姐姐收下了!”

    “还是你厉害!”

    陈曦笑着捏了捏小家伙的小脸蛋,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后,这才对乔媛笑道:“走吧,该打烊了。”

    “啊?”

    乔媛拿着钱木木的站在原地,听到陈曦这么一说后,便有些惊讶的问道:“这么早就打烊了?现在还不到三点……”

    “走吧,这大过年的,你还想加班?”

    乔媛愣了一下,紧跟着才突然明白了什么似得,连忙点了点头,收拾一下后便跟着陈曦离开了茶馆。

    茶馆关门了,乔媛自然也该回家了。

    等她收拾好行李,陈曦便将她送出了东明胡同。

    街上的行人已经少了许多。

    那种突然弥漫在空气中的冷清,应该也就是所谓的年味儿了。

    乔媛再三谢过陈曦,上了车还伸出手不断的向父女俩挥手道别着。

    看着出租车逐渐远去,小家伙却忽然又想到了兄弟俩。

    于是,她便坐在陈曦怀里,若有所思的嘀咕道:“粑粑,又要过年了吗?”

    听到她那微弱的嘀咕后,陈曦的眉头却不禁皱了起来。

    小家伙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她并不喜欢过年。

    因为每次过年的时候,她身边都只有张婶一个人。

    一老一幼像往常那样吃过晚饭,张婶就会抱着她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春晚。

    她没有收过压岁钱,也没有放过烟花。

    没有兄弟姐妹,也没有朋友伙伴。

    甚至……

    连父母都不在她的身边。

    即使小家伙那时候还小,但她也能感受到那种淡淡的冷清。

    跟孤独和寂寞不一样,那是只有过年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感觉。

    在这种情况下长大的孩子,她又如何喜欢过年?

    随着小家伙的情绪跌入谷底,陈曦的眉头也锁越越紧。

    他琢磨了一下,便将小家伙稍稍搂紧了一些,然后亲了亲她的小脸蛋,笑着问道道:“念念,今年爸爸妈妈都在,外公也在,小姨也在……还有几天就过年了,到时候爸爸给你做一桌热热闹闹的团年饭,再带你去放鞭炮,好不好?”

    闻言,小家伙这才忽然想到了什么似得。

    是啊……

    今年和以前不一样了。

    于是,她便搂着陈曦的脖子重重的点了点头,脸上也重新挂起了笑容。

    “我要压岁钱!别的小朋友都有压岁钱!我也要!”

    “那让外公和小姨给你发红包,好不好?”

    “好!粑粑最好了!”

    小家伙一高兴,‘吧唧’一口就亲在了陈曦脸上,顿时就逗得他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时之间,巷子里满是父女俩的欢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