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94 式神
    寂静的巷子里,漆黑的夜空下。

    那个突然出现在房顶上的年轻男人,立刻就吸引了和服男人的全部注意力。

    他什么时候来的?

    从哪儿哪来的?

    怎么好像一眨眼就出现在房顶上了?

    和服男人表面看似很平静,但内心却泛起了阵阵波澜。

    这时,西装男人也看到了那个突然出现在房顶上的年轻男人,于是他便立刻上前几步,来到和服男人身旁,然后极其小声的说道:“安倍さん,彼は陳さんです……”(安倍先生,他就是陈先生了)

    “わかりました。”(我已经猜到了)

    “は!”(是)

    两人简单的交谈一句后,和服男人便示意西装男人退下。

    随后,他便上前一步,朝着房顶上的年轻男人沉声说道:“阴阳寮所属次官,阴阳权助,安倍晋太郎,在此参见阁下!”

    说完,和服男人便重重的将右手拍在了自己胸膛,然后朝房顶上的陈曦做出了一个抚胸礼。

    和服男人的普通话不算标准,有些像是电视剧里常见的岛国口音。

    因为长期被武士道精神所影响,所以岛国修行者常常把荣誉看的比生命还要重要,以至于他们没办法接受任何错误,一旦犯错就很可能选择切腹来光荣赴义。

    这种略显病态的民族文化,也让他们变得格外崇尚强者。

    只要对方比自己强,那就能够得到至高无上的尊敬。

    但如果对方比自己弱,那就不好意思了……

    阴阳寮是一个官方组织,主要由四部官、技官以及教官组成,下辖各类使部以及直丁。

    如果把阴阳寮比喻成一个县城,那么次官阴阳权助已经算得上这县城里的副县长了。(一个县通常有一个正县长,五到十个副县长,或者更多。)

    阴阳权助在阴阳寮也算得上是一号人物了,这种人物出现在华夏首都,自然少不了被武联监控。

    事关重大,安倍晋太郎决定亲自登门拜访。

    不过,因为武联督查办跟他跟的很紧,所以安倍晋太郎只能选择这样一个糟糕的时间点前来拜访。

    陈曦站在房顶上,轻轻抚摸着大猫脑袋的同时,还用真元止住了大猫背上的伤势。

    听到安倍晋太郎的话以后,陈曦却没有立刻回话,而是默默的打量着下方的两个岛国人。

    西装男人之前给他递过名片,和服男人则是第一次见到。

    阴阳寮次官,阴阳权助。

    听上去很拗口的职位,再加上陈曦根本不懂岛国文化,所以他一时半会没法理解到对方的意思。

    不过这并不妨碍陈曦推敲。

    阴阳师类似于方士,眼前这个名叫安倍晋太郎的和服男人,大概是在筑基的层次,也就是武者的不坏,方士的通神,跟大猫的开智也算是同一个境界。

    方士到了通神,已经可以称作天师了。

    所以这安倍晋太郎在阴阳寮的地位,显然比小姨子在武联要高的多。

    经过这么一番推算,陈曦也就大致摸清了对方的底细。

    他对安倍晋太郎其实没多少兴趣,真正让陈曦感兴趣的,其实还是旁边那个浑身散发着阴气的无头铠甲。

    估计那就是式神了。

    所谓的式神,在西方叫做召唤使魔,在南洋叫做降头役鬼法,而在华夏则被称作御神驱鬼。

    万变不离其宗,其实都是同一类法术。

    只不过岛国阴阳师对于式神的研究更加深入一些,以至于他们召唤出的式神,通常会比他们自身还要厉害。

    大猫的身上的伤,很明显就是那个式神所造成的。

    陈曦现在每晚都会去灵山修炼,所以刚才并不在家。

    他也是察觉到有人上门闹事之后,这才连忙赶了回来。

    陈曦一直没有说话,安倍晋太郎便一直保持着抚胸礼的姿势。

    不得不说,他还真的给足了陈曦面子。

    然而,陈曦开口的第一句话,却让安倍晋太郎不禁面色大变。

    “华夏有句老话,打狗还需看主人,你大半夜跑到我家来打伤了我的宠物,这笔账怎么算?”

    听到陈曦这番兴师问罪的话语后,安倍晋太郎这才忽然明白是他理解错了。

    那妖物根本就不是对方拿来测试他实力的……

    于是,他只得连忙鞠躬道歉道:“您的宠物突然向我发起攻击,让我误以为您是想试探一下我的实力,所以才给予了反击……刀剑无眼,不小心伤到您的宠物,还望先生恕罪!”

    闻言,陈曦不禁低头看了大猫一眼。

    大猫可没有人类这么狡猾。

    所以琢磨了一下后,它便蹭了蹭陈曦,承认是自己先发起‘攻击’的。

    虽然它刚才只是想吓走对方,但确实是因为它的飞扑才引起了对方的反击。

    因此,当安倍晋太郎找出这样的理由后,大猫也只得点头承认了。

    见状,陈曦却不为所动。

    他没有立刻回话,而是默默的看着安倍晋太郎,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

    陈曦却突然抬起右手,并指成剑,直接指向了一旁的铠甲武士。

    一道泛着金光的真元突然从他指尖爆发。

    就像射出的激光一样,瞬间就打在了铠甲武士的胸前。

    变故来的太过突然,以至于安倍晋太郎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他转头看向铠甲武士时,他却突然胸口一热,喉咙里猛地涌起一阵腥味,紧跟着他便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冲夷无极·诛邪!

    天衍四十九式之一,专破世间一切污秽邪恶、神魂阴魄,真元所及之处,邪灵无不溃散。

    因此,当那个铠甲武士被诛邪打中之后,瞬间就化作白烟从巷子里消失了。

    所谓的式神,其实就是用阴魂炼制,需要施法者以自身的精血浇灌,以此来培育式神,并对式神有着绝对控制力。

    式神的存在与阴阳师息息相关,式神受到重创,阴阳师也会随之受伤。

    陈曦现在的修为可不比当初在中海的时候了,随手一指,便足以击溃安倍晋太郎辛苦培育多年的式神。

    “今天饶你不死,但是不要再让我见到你,以及任何跟阴阳寮相关的任何事物……明白吗?”

    虽说陈曦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会无端仇视岛国的中二青年了,但现在的他却依旧对岛国没什么好感。

    他也懒得跟眼前安倍晋太郎虚与委蛇,这一下也算是干脆了当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安倍晋太郎虽然受到重创,但他表情却没有太多的变化。

    在听到陈曦的话后,安倍晋太郎便像是没事人一样,连忙躬身说道:“は!我记住了!凡是阴阳寮所属绝对不会再来打扰阁下!还请阁下能够接受我们的友谊!”

    “行了,少说那些废话,你们走吧。”

    “は!”

    说完,陈曦也懒得搭理他们,带着大猫便转身回到了四合大院。

    陈曦走后,安倍晋太郎就有些站不住了。

    腿一软,差点就倒在了地上。

    还好旁边的西装男人及时扶住了他。

    陈曦突然就翻脸打伤安倍晋太郎,这也让西装男人十分不忿。

    他一边扶着安倍晋太郎慢慢朝着巷子外走去,一边低声在安倍晋太郎耳边说了几句话。

    但西装男人没想到的是,安倍晋太郎听完以后,却直接一巴掌扇在了他脸上,劈头盖脸就是一通责骂。

    “ばか!”(八嘎!白痴!)

    “すみません,安倍さん,私が间违った!”(对不起,我错了)

    天人那是何等的存在?

    西装男人居然想着报复,这种想法在安倍晋太郎看来当真是奇蠢无比。

    因为他的座右铭是

    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这次拜访虽然以失败告终,但这结果在安倍晋太郎看来却不算太差。

    毕竟,大时代即将到来。

    个人的力量在庞大的组织面前始终是无能为力的。

    阴阳寮的大门,将永远为天人敞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