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83 我让青山为你着红妆!
    随后的几日,每天都由陈曦带小家伙来茶馆跟兄弟俩‘约会’。

    秦若盈则在家里努力修炼着。

    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她当真是练满了二十个小时。

    修行本就是一件枯燥乏味的事情,既然已经决定要踏上这条路,那么学会享受枯燥,从修行中体会到别样的乐趣,也就成了秦若盈目前唯一要做的事了。

    陈曦这段时间一直在注意着新闻报道,另外还时刻关注着头条、微博、>现在跟以前不同了。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就连街头卖煎饼果子的大爷都学会用二维码收款。

    如果出现天地异象,必然会引起不小的社会轰动。

    即使官方在刻意封锁,想必网上也总能流传出一些小道消息。

    但有些出乎陈曦意料的是……

    几天过去了,关于沙漠变绿洲这种超自然的现象,他在网上那是一丁点消息都看不到。

    小姨子的性格,基本排除了她会跟陈曦开玩笑的可能性。

    既然网上看不到,要么是第一时间被官方封锁了,要么就是因为那地方人迹罕至,所以根本没几个人知道。

    不过想想倒也可以理解,灵气复苏首先受到影响的必然是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倒是给了政府一些反应的时间。

    估计武联已经倾巢而出,随时待命了。

    陈曦为什么会如此关注?

    因为这同样是一件足以影响到他的大事件。

    且不说一颗末法星球为何会突然变成修炼圣地,就连他究竟如何去的天璇界,其中必然也隐藏着天大的秘密。

    地球五年,天璇五百年。

    这涉及到时间和空间,显然不是化神期修仙者所能参透的层次了。

    能够做到这一切的,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

    法宝?法术?法阵?还是人?

    为什么偏偏选中他?而不是别人?

    自从陈曦发现灵气复苏的那一刻起,这些疑问就一直在他脑海里不断的闪耀。

    他在天璇界有五百年的经历不假,但从本质上来讲,陈曦其实一直都是那个只要有着‘老婆孩子热坑头,稀饭馒头二两酒’就能满足的性格。

    世上不乏雄心壮志的伟人,但也绝不缺少像陈曦这样知足常乐的凡人,只要妻女安好、家庭和睦,他就能守着这间小茶馆幸福的过上一辈子。

    有些人总认为知足常乐等同于没有上进心。

    其实,这正是无知的一种表现。

    一个内心都不强大的人,转而嘲笑一个内心十分强大的人,或许才是这世间最大的笑话。

    正如有首歌唱的那样:

    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护色……

    知足常乐并不代表不会居安思危。

    居安思危并不代表就会杞人忧天。

    时代的洪流即将到来,陈曦只想继续做好自己红尘看客的本分。

    看尽世间繁华,自当浮生若水。

    ……

    12月12号。

    一直在闭关的秦永言也被秦若盈叫了出来。

    小姨子电话打不通,一家四口打了个车就直奔八达岭长城而去。

    他们要举行一场没有仪式、没有来宾,只有岳父、妻子和女婿组成的奇特婚礼。

    不对,还有女儿。

    秦若盈本想劝说陈曦算了。

    毕竟念念都这么大了,结婚证也补办了,现在还专门弄这一出,总感觉有些怪怪的……

    虽说她最开始也想在父亲的见证下,把自己名正言顺的嫁给陈曦。

    她也不需要什么太过隆重的仪式,只要父亲在,二叔一家在,还有张婶在,秦若盈也就满足了。

    但现在二叔还没回来,妤卿整天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这大冬天的,总不能专程请张婶她老人家跑来上京吹冷风吧?

    她当初被回家的喜悦冲昏了头脑,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陈曦。

    否则怎么也得好好考虑一下,专程挑个好日子才是。

    比如等到过完年以后,寒冬过去春暖花开的时候就不错。

    然而。

    秦若盈想要改日子,但陈曦却不答应。

    开玩笑,讨老婆这事儿能耽搁吗?

    亲朋好友不在没关系,岳父在就行!

    仪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

    陈曦没有告诉小家伙他们今天要做什么,只是说要带她去郊游,就把小家伙给乐得兴奋个不停。

    秦永言似乎也想跟小家伙培养一下感情,所以一上车就让小家伙坐到了他腿上,然后任由小家伙在他身上爬来爬去。

    十二月的八达岭长城可不是国庆那样热闹。

    因为在山上,所以风特别大,气温比市区低了好几度。

    一家四口买了票,便在工作人员诧异的眼神中施施然的登上了长城。

    天气太冷,这时候的长城基本没什么游客了,光秃秃的山区,到处都是积雪。

    寒风呼啸而过,怕孩子冻着,陈曦便用真元将小家伙裹了起来。

    长城风景最美的时候是秋天,因为这片种植了很多的枫树,所以到了秋天,站在长城上放眼望去,就会看到下方枫叶赤艳如火,可谓辉映古长城。

    这也是上京的一大美景。

    那么冬天的长城就不好看了吗?

    非也非也。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

    太祖只用这样一句诗词,就精准的概括了长城冬天的美景。

    苍茫,雄浑。

    秦永言抱着小家伙,跟着陈曦来到北五楼的烽火台。见他不再往前之后,这才笑吟吟的问道:“你们的婚礼究竟想怎么个办法?现在可以透露了吧?”

    陈曦今天一直神神秘秘的,听到秦永言这么一说后,秦若盈便立刻转头看向了陈曦。

    她也想看看,陈曦究竟要怎么办这场婚礼。

    闻言,陈曦朝他们神秘的笑了笑,然后转身来到了城墙边。

    紧跟着,他便指着眼前那片被积雪覆盖的茫茫群山,对秦若盈笑着说道:“结婚为什么要举办婚礼?因为婚礼不是走走过场的形式主义,它能给我们带来仪式感……”

    “仪式感能让我们更加深刻的记住现在所发生的一切……”

    “生活是平淡的,哪怕两个人相爱的时候再怎样轰轰烈烈,相守的时候也会变成柴米油盐、家长里短……”

    “平淡的生活总是容易磨去我们的棱角,让我们忘记自己最初的模样……”

    “所以人们才要费尽心思的想出各种浪漫的节日和仪式,想要通过仪式感来提醒自己不忘初心……”

    “就像有句话所说的那样:生活不止眼前苟且,还有诗与远方……”

    “既然仪式都是人想出来的,那么我也可以想出一个跟别人不一样的仪式……”

    “一个只属于我们的仪式……”

    说到这,陈曦还朝秦若盈眨了眨眼睛,顿时逗得她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你能。”

    可能是因为秦永言跟小家伙还在旁边的缘故,所以秦若盈的脸上破天荒的出现了几分羞涩的表情。

    也不知陈曦是脸皮厚还是怎么的,总之他现在已经完全无视了岳父大人,而是把注意力完全放在了秦若盈身上。

    此刻,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人。

    深情的凝望眼前的爱人后,陈曦心中的爱意顿时如同泉水一般喷涌而出。

    他转过身子,面朝群山。

    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

    陈曦忽然招手示意秦若盈来他身边。

    秦若盈站到他身旁,看了一眼下面的荒山野岭后,顿时就有些疑惑这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就在这时,陈曦却忽然朝着眼前的群山放声长啸道:“盈盈,深情不及久伴,厚爱无需多言……”

    “今天,我让青山为你着红妆!”

    话音落下,陈曦猛地往地上一踩。

    五百年积累的真元瞬间爆发,从他身上疯狂涌出,顿时震得整座山脉都不禁为之一颤。

    以陈曦为圆心,无形的真元不断向外扩去。

    刹那间,仿佛司春之神下达了敕令一般。

    真元所及之处,繁花绿树无不为之盛开绽放。

    但这里最多的不是花,而是枫树。

    积雪覆盖的群山之上,无数光秃秃的树干突然发起新芽,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新叶。

    就像被泼了颜料的山水画,眼前的荒山瞬间被染成了绿色。

    紧跟着,那绿色又变成了黄色,然后变成了红色,直到……

    层林尽染,叠翠流金!

    我让青山为你着红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