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75 教书匠
    乔父之前只是进入了肾功能衰竭期,血肌酐值尚未超过707umol/l。

    他病情发现的早,及时做了透析控制,所以一直没有真正转入终末期,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尿毒症晚期。

    不过,器官衰竭本身就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

    哪怕发现的早,现代医学也只能做到尽量去控制患者的病情,延缓病情恶化的速度。

    乔父确实很幸运,在肾脏功能尚未完全衰竭之前就及时服下了陈曦的丹药,所以才能有效抑制病情,并且让他的器官功能开始复苏。

    他这趟完全是抱着感恩的心态前来拜访陈曦,因此也带了不少的关中特产来,比如关南腊肉、黑米、香米之类的土特产,虽然值不了几个钱,但却胜在一番心意。

    所谓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

    或许正是因为乔父勤勤恳恳教了一辈子书,给自己攒下了足够多的福气。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这种知恩图报的心态,却误打误撞的真正救了自己一命。

    一枚简化版培元丹根本没办法让他的肾脏恢复完好,等到药效过了之后,病情自然会重新开始恶化。

    所谓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陈曦也不是什么吝啬的人,听到乔父说明的来意后,他便从吧台又拿了两颗培元丹出来。

    还是那套说辞,老中医留下的药丸,对肾病很有帮助……

    不过这一回,当乔媛再从陈曦手上接过药丸的时候,她却是激动的整个身子都微微颤抖了起来。

    陈曦告诉他们可以一次性服下后,乔媛便手忙脚乱的伺候父亲把两颗丹药一一吞了下去。

    服下丹药,父女俩都激动的有些难以自已。

    小县城里的教书匠,这辈子都没见过什么大世面,连场面话都不会说几句,只知道不断重复着向陈曦道谢。

    看他那满脸激动的模样,似乎就差把心窝子掏给陈曦看了。

    乔媛也没好到哪儿去,听到陈曦说服下这两枚药丸,爸爸应该就可以痊愈后,她更是激动的连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跟不会社交的人打交道,其实是一件挺痛苦的事儿。

    这其中最容易出现的情况就是尬聊。

    聊不到一块儿去,大家都尴尬。

    所以陈曦想了一下,便将话题扯到了乔媛身上。

    一说到女儿,乔父的话匣子才终于被打开了。

    “在我们那犄角旮旯的小地方,我老乔的名字也勉强算得上小有名气……”

    “乔乔回家把她那些破事儿跟我一说,当时就差点把我气晕过去,要不是她妈拦着,我非得打死她不可……”

    “我这次来上京啊,一是想跟您当面道谢,感谢您的救命之恩……”

    “二就是想让乔乔把那些骗来的钱统统还回去……”

    “咱们虽然穷,但不赚这种黑心钱……”

    乔媛毕竟只是二十出头的大学生,还没经历过社会。

    说句难听的,那就是她根本就还不懂事,没长醒。

    只想着要赚钱给父亲治病,却没想过用什么方法去赚钱。

    什么来钱快就做什么,如果人人都像她这样,那这社会还不得乱了套。

    乔家没多少钱,但乔媛从小也算是在书香门第中长大,受过良好的教育。

    可就因为眼前的一点小挫折,她就走入歧途,干了骗人的勾当。

    这种行为在乔父看来简直罪无可恕。

    虽然在上京这种大城市,乔媛一家也只能算是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老百姓。

    可就是这样一个没见过世面,连普通话都说不标准的乡下教书匠,却始终有着为人师表的觉悟,所以他完全没办法接受女儿做出这样的行为。

    乔父罚乔媛跪了整整一个晚上,之后便要求乔媛把钱全部还给别人。

    连带键盘手、老板那两份一起,当初人家被骗了多少,那就还给人家多少。

    最后一单是王昊兄弟那一单,钱已经退回去了,不过在此之前乔媛也赚了一万二。

    也就是说,她还的时候需要额外多还一万八。

    当初只赚了一万二,现在却要还三万。

    乔媛当然没那么多钱,剩下的一万八自然由乔父出。

    涉及到原则问题,乔父就显得十分古板,认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

    乔媛拗不过他,只得当着乔父的面挨着给人打电话。

    把钱还给人家的之后,乔媛却也顺带收获了无数的谩骂诅咒,委屈的都哭了好几次。

    不过这在乔父看来,却完全是她咎由自取,根本不值得同情。

    听完乔父是如何教育女儿之后,陈曦便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三个小家伙。

    作为父亲,乔父显然是合格的。

    孩子走错了路,作为父母自然要第一时间将他们拉回来。

    小县城里的教书匠,教了一辈子书,或许在别人看来有些碌碌无为,但至少在教育孩子这一点上,乔父绝对是成功的。

    两人聊了没多久,隔壁餐馆就把陈曦刚才点的饭菜送了过来。

    陈曦盛情邀请乔家父女留下一起吃顿饭,但乔父却说什么也不愿意,再三谢过陈曦的救命之恩后,他便带着女儿匆匆离开了。

    他是坐火车来的,来的时候不知道要耽搁多久,所以就没买返程的票。

    现在赶去买票应该还来得及,从关中到上京也就五六个小时,这样他还可以省下今天的住宿费。

    乔家父女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不过,乔父的出现却给陈曦带来了不小的启发。

    由此可见,教育孩子还真是任重道远的一件事儿,作为父母也并不是把孩子养大就可以了。

    茶馆继续营业。

    冬天的太阳很短暂,四点不到,外面又是那种阴沉沉的光景了。

    三个小家伙今天也是玩累了,所以整个下午都显得有些精神不振。

    瞌睡是会传染的,小家伙趴在爬垫上睡着之后,兄弟俩便也躺在她旁边沉沉的睡了过去。

    直到准备打烊的时候,秦若盈才叫醒了他们。

    兄弟俩先是揉了揉眼睛,听到秦若盈说要带他们回家,便迷迷糊糊的点了点头。

    爷爷说了,他们今天要听叔叔阿姨的话。

    可直到陈曦抱起小家伙,秦若盈牵着他们离开茶馆之后,兄弟俩这才终于回过了神来。

    他们今晚要去妹妹家里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