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73 幸福
    图个清静,陈曦考虑一下后,便让督查办的两人把那倒了八百辈子血霉的周海生给带走了。

    至于他们究竟要带周海生去什么地方,那就不是陈曦所关心的了。

    他只希望这次的挫折经历,能给这对熊爸妈带来不一样的生活感悟,从而让他们把那几乎走入歧途的恬恬给引回正轨。

    孩子没有错,错的是他们的熊父母。

    现在凡事都讲究人人平等。

    他们家的孩子又不是金子做的,难道还真比别人家的孩子金贵一些?

    有钱有势了不起?

    除了高丽金胖胖,这世上还有谁敢说自己是天字第一号富二代?

    就是念念都没恬恬那么娇贵。

    想到这里,一股浓浓的自豪感就不禁从陈曦心底涌了出来。

    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再看看自己家的孩子,当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陈曦回到茶馆,谷老便立刻笑着问道:“你还练过功夫?”

    老人家已经隔着玻璃看到了事情的经过,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练过一点,到现在也算是勉强入门。”

    陈曦笑着回了一句,也没隐瞒的意思。

    闻言,谷老却是指了指他,像是在开玩笑一般,笑道:“你啊,虚怀若谷。”

    “别,您这绝对是过奖了,这个评价我受不起……”

    两人现在也算是忘年交,平日里也会随口开几个玩笑。

    等到陈曦坐回卡座,将刚才那局没有下完的棋下完之后,谷老便准备带着兄弟俩离开了。

    临走前,谷老又拿出了二十块。

    不过在陈曦的强烈反对下,谷老最后还是将那二十块给收了回去。

    他跟陈曦都不是缺那二十块的人,一杯茶而已,每天这样倒是显得有些生分了。

    “那行,先说好,以后你可不能说老头子不要脸,整天跑到你这儿蹭茶喝……”

    “怎么会呢,您太客气了……”

    跟陈曦客套了几句,谷老便招呼着兄弟俩该走了。

    三个小家伙现在已经习惯了这个节奏。

    所以兄弟俩一听到谷老的呼唤,哥哥便撅着嘴对小家伙说道:“妹妹,明天再来找你玩!”

    弟弟也连忙说道:“还有我!我也来!”

    “好!”

    看着准备离开的兄弟俩,小家伙重重的点了点头,脸上全是依依不舍的表情。

    换了鞋子,兄弟俩便屁颠屁颠的跑到了谷老身旁。

    临到出门的时候,他们还不忘回头朝小家伙挥起了手:“妹妹再见!”

    “再见!”

    上京的冬天本来就冷,再加上这还是个寒冬,所以最近的客人也是越来越少。

    兄弟俩一走,少了孩子的欢声笑语,茶馆立刻就冷清了下来。

    小家伙独自一人在儿童乐园里玩了一会儿,但因为没了兄弟俩的陪伴,所以她玩了一会儿就撅着嘴跑了出来。

    陈曦一看她那表情,就知道她是因为没人陪她玩,所以情绪有些低落了。

    于是,陈曦一把将小家伙从地上抄起,然后直接向天上抛了出去。

    他的动作太过突然,着实把小家伙给吓了一大跳。

    可等到小家伙回过神来后,她却是咯咯的大笑了起来。

    “好玩吗?”

    “好玩!好玩!”

    “好嘞,那再来两次!”

    秦若盈坐在吧台后面看他们玩了一阵,这才笑吟吟的问道:“看这样子也不会有生意了,打烊回家?

    话音落下,还没等陈曦回答,还在空中飞舞的小家伙便立刻转过头嚷嚷道:“回家!回家!”

    陈曦接住小家伙,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后,这才大笑道:“好,我们回家。”

    茶馆打烊了。

    不过在离开之前,陈曦却不忘在周围布下了一座简易幻阵。

    金三角一行也算是彻底将他暴露了,估计武联的人整天没事儿就拿着个望远镜偷窥他。

    虽说他并不在意,不过却也没有喜欢被人偷窥的怪癖。

    这事儿也算是给陈曦提了个醒,看来以后不管走到哪儿都得敛息才行了。

    ……

    生活终究归于平静。

    生前功名利禄、荣华富贵,死后也只能化作一抔黄土。

    懂得生活,学会享受流淌在平淡之中的幸福,方为人生真谛。

    幸福是什么?

    幸福就是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打小怪兽。

    看似简单易懂的道理,却没有几个人能够真正领悟其中精髓。

    又过了两天。

    秦妤卿依旧没有回来,也不知她这段时间究竟在忙些什么。

    这一日,难得的大晴天,明媚的阳光让人无法直视。

    在积雪的反射下,阳光仿佛更盛了几分,将天地间都照了个通透,也把前段时间的朦胧昏暗统统一扫而光。

    后海湖面波光粼粼,站在阳光下一晒,整个人都不禁轻松了许多。

    天气这么好,谷老也一大早就带着兄弟俩来到了茶馆。

    不过他今天不是来下棋的,而是有事想要拜托陈曦。

    谷老今天得出一趟远门,明天才会回来。

    以前这个时候,谷老要么带上兄弟俩,要么送他们到妈妈那儿去。

    现在认识了陈曦,他自然也就不用那么麻烦了。

    因为要把兄弟俩放在陈曦那儿借住一晚,所以谷老提出给陈曦两百块的生活费,但却被陈曦果断拒绝了。

    寄养孩子可以,给钱那就是瞧不起他了……

    几番推辞后,谷老也不再坚持,简单跟兄弟俩交代了几句,他便匆匆离开了。

    外公要离开他们一天,但这兄弟俩的脸上却看不到失落,反而是一脸兴奋。

    这一点,他们倒是跟小家伙完全不一样。

    可能这也是双胞胎所带来的优势吧,兄弟俩的独立性显然比小家伙要强上许多。

    如果张婶要把小家伙寄养到别人家一晚上,估计小家伙眼睛都得哭肿了。

    今天天气好,三个小家伙在儿童乐园窝了一会儿,哥哥便提出到外面打雪仗。

    小家伙已经堆过雪人,不过却没打过雪仗。

    所以一听到他说要打雪仗,当场就激动的跳了起来。

    冬天穿的厚,雪球打在身上不疼,不过打中脑袋可就危险了。

    看着三个小家伙屁颠屁颠的就要朝门外跑去,陈曦连忙让秦若盈看住他们,而他则飞快的跑去给三个小家伙买来了头盔、手套、护目镜。

    等到全套装备带齐后,三个小家伙这才在茶馆外面打起了雪仗。

    三人混战不好玩,所以他们便在陈曦的组织下,用雪球打起了沙包。

    哥哥在中间躲,小家伙和弟弟站在两边拿雪球打他,谁打中就换谁上去躲。

    打沙包可没躲沙包好玩,为了能在中间躲沙包,三个小家伙那可是完全被激发了斗志。

    以至于哥哥不小心摔倒后,还没等陈曦扶他,他就自己飞快的爬了起来。

    小家伙趁着他摔倒的时候打中了他,哥哥却嚷嚷着不算,引得弟弟朝他不断做着鬼脸,说他赖皮。

    三个小家伙闹腾着,笑声响彻了整条街。

    夫妻俩靠着栏杆依偎在后海湖畔,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们打闹。

    冬日的暖阳,后海的微风。

    这世间最大的幸福,其实莫过于此……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