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59 王炸
    刚才的爆炸引起了秦妤卿的注意。

    她虽然不能飞,但全力奔跑的速度也是不慢。

    陈曦这边才刚刚走进通道,她那边就已经匆匆赶了过来。

    武者在现代化武器的面前确实显得太过孱弱了。

    如果是潜伏暗杀还行,但到了这种大规模的正面交锋的时候,她也就只能缩在后面摇旗呐喊了。

    毕竟,她总不能跟一个非人类的存在相比吧?

    所以她就是再不愿意服输,现在也只能乖乖躲在陈曦身后,跟着便宜姐夫一路平推过去。

    地下基地约莫有三四个足球场那么大,面积跟外面的假基地差不多。

    整个空间的高度起码有四五层楼那么高,站在这里面一点也不觉得压抑。

    假基地里面没有多少人,那是因为人全都躲在了这里。

    放眼望去,一排排军事帐篷鳞次栉比的摆在空地上,许多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工作人员则不断从帐篷里进进出出。

    虽然有很多通风装置,但整个地底空间里却弥漫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这是因为提纯毒品需要用到醋酸。

    眼前这哪是什么军事基地,分明就是一个巨大的制毒工厂,同时也是一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天然金库。

    陈曦杀掉通道尽头的士兵以后,便施施然的凌空踏步,直接从那尸体堆上方走了过去。

    秦妤卿没他那本事,只得一个大跳,跳到了对面的空地上。

    随后,他们就被包围了。

    以两人为圆心呈扇形散开,几百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正持枪对着他们。

    不过这一次,对方似乎学聪明了,所以并没有上来就打。

    陈曦扫视了周围一圈。

    视线所到之处,士兵们无不害怕的向后退去。

    原本就略显松散的包围圈,就这么生生被他的视线给撑大了一圈。

    只有一个人没动。

    那是一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看上去约莫有四十多岁,身高应该在一米八左右。

    他这个身高跟周围的南洋人比起来,那简直就是鹤立鸡群。

    “尊敬的天人,您好。”

    中年男人的汉语可比白荣成标准多了,所以陈曦立刻就皱着眉头问道:“华夏人?”

    “不,我是掸邦人。”

    “好吧,你开心就好。”

    虽然不想承认,但为祸全世界的金三角大毒枭,其实大多都是华人,就连曾经那个差点一统金三角的坤沙,祖籍也是滇州。

    这个中年男人就是巴察,迈曼的领袖,真正的军阀大毒枭。

    听到陈曦随口回了一句看似玩笑的话后,巴察顿时心头一松,连忙转头向旁边的随从示意了一下。

    “尊敬的天人,华夏自古有句老话,叫做不知者不罪……我之前并不知道您的存在,所以多有冒犯,还望恕罪……”

    一边说着,巴察身后的随从还带了两个人上来。

    正是多日不见的宁仲国和徐威。

    “陈、陈先生……”

    一看到陈曦,宁仲国那是激动的话都快要说不出来了。

    他面色发黄偏暗,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身上的白衬衣更是已经差不多变成了黑衬衣。

    宁仲国的表情很是激动,但与旁边的徐威一比,那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

    徐威看到陈曦的第一眼后,居然就忍不住直接哭了起来。

    他在中海好歹也算的上是有名有姓的商界大佬,此刻居然能当着上千人的面直接哭出声来。

    可想而知,徐威究竟是受了怎样的委屈……

    “不好意思,之前的误会让二位吃了不少苦头,我在这里向二位致以最真诚的歉意,希望二位不要往心里去。”

    一边说着,巴察还一边示意手下为他们松绑。

    绳子刚一解掉,宁仲国和徐威便连滚带爬的冲到了陈曦身后。

    至于巴察刚刚说了什么,他们那是一句也没听到。

    秦妤卿略显嫌弃的看了两人一眼,然后便稍稍跟他们拉开了一些距离。

    想想也是,这两个倒霉蛋被人从中海一路劫持到金三角。

    全程走陆路,还因为武联的追杀,导致他们只能跟着那帮南洋人不断的翻山越岭。

    被虫叮、被蛇咬也就罢了,泥水趟了、沼泽走了,稍微跟不上就会挨一鞭子。

    两个养尊处优大半辈子的商界大佬,在这趟旅行中也算是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人间疾苦了。

    红军长征,怕是也就这个程度了吧?

    而且到了金三角以后,他们还被关进了土牢。

    吃喝拉撒都在一个房间里,跟圈养的猪仔简直毫无区别。

    所以……

    他们身上又如何能不臭呢?

    陈曦站在原地,没有理会倒霉的宁仲国和徐威,而是不动声色的继续注视着巴察。

    巴察见状,也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就转头向身边的随从说了几句话。

    随从离开了没多久,等到他再回来的时候,却已经推出了一个类似于送餐车模样的手推小车。

    送餐车上面盖着一张白布。

    等到随从掀开以后,上面却是摆放着好几颗头颅。

    “这些是此次行动的领头人,如果您不信的话,可以让他们出来指认一下……”

    巴察笑吟吟的指着送餐车。

    看那样子,倒是有些像是在动车上推销零食、水果的工作人员。

    毒枭的狠辣,陈曦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了。

    这世间的恶人真正残忍起来,还真的是没个下限。

    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后,陈曦这才忽然问道:“刚才要打,现在要降,你就那么确定我一定会放过你?”

    “不不不,我不确定……”

    巴察摇了摇头,随后却平静的说道:“之前并不知道您是天人,所以才胆敢冒犯……现在知道了,自然就该换个方式来解决问题……”

    “解决方式?怎么解决?就凭你身后的这些人?”

    说完,陈曦还再次扫视了周围一圈。

    视线所及之处,士兵们纷纷向后退去。

    此刻的他,就如同长坂坡前的张飞一样,一声怒吼吓死夏侯杰,孤身一人喝退百万曹兵。

    见识到他那非人的手段后,士兵的士气已然跌至谷底。

    因为他们面对的根本就不是人,怎么打?

    然而,巴察却似乎早已料到了陈曦的反应。

    所以听到陈曦的话后,他没有丝毫慌乱,反而像是在作介绍一般,平静的说道:“当初我在建造这座地下基地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五千吨炸药……”

    五千吨炸药,相当于8000枚战斧导弹的装药量,同时还相当于广岛核爆当量的四分之一。

    而这,就是他的底牌

    王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