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26 刀剑
    浪费时间?

    怕是在拖延时间吧。

    听到老者的话后,神将便低头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曦。

    他想了想,忽然摊开双手。

    紧跟着,两团金色火球顿时就从他掌心里跃了起来。

    “我对你刚才所使用的剑诀很感兴趣,如果你把那套剑诀交给我,我可以保证不再出手。”

    他对陈曦的剑诀很感兴趣。

    躲在一旁的几名老者听到他这么一说,顿时面色大变。

    如果神将不出手,那么等到他离开以后,那个年轻人怕是就要血洗全村了……

    早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还不如直接就把阴魂还给他!

    陈曦持剑悬浮于巨坑之上,低头沉默不语,也不知他究竟在想些什么。

    听到神将的话后,陈曦这才抬头看了他一眼。

    似乎是有些不喜欢这种仰望别人的感觉。

    于是陈曦便飞了起来,直到升到跟神将一个高度后,他才十分平静的说道:“想要我的剑诀?眼光不错。”

    月煌剑诀是媲美天衍四十九式的神技,仅有三式,但是这三式的威力却会随着使用者的境界提升而不断提升。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修为不够,所以也无法发挥出这套剑诀的真正威力……”

    “不如就将它转赠于我,你看如何?”

    神将微微笑着,一边说话,他还一边看了看自己掌心中的两团金色火球。

    金色火球不断跳跃着,似乎是在无声的威胁一般。

    “一炷香的时间不一定能够打死你,但若是要重伤你,我觉得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神将十分自信,似乎吃定了陈曦一样。

    闻言,陈曦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套剑诀名为月煌剑诀,阴属性,跟你的火属性功法怕是有些冲突。”

    “那不重要,功法谁也不会嫌多。”

    神将满不在乎的说道。

    然而,陈曦接下来的话却让他愣住了。

    “我还有一套足以媲美剑诀的刀法,阳属性,估计跟你的功法还是能够匹配。”

    话音落下。

    陈曦便轻轻抬起了左手。

    随后,他下方的深坑里突然刮起了一阵风。

    一股细小的龙卷风从坑底骤然升起,随后便裹着地上的尘土砂砾,蜿蜒盘旋,直接朝着陈曦左手飞了过来。

    不过眨眼的功夫,一把由尘土凝聚而成的长刀便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尘刀成型后,立刻就跟他右手上的霜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刀泛黄,剑清亮。

    尘土为刀,霜雪为剑。

    欲斩天下人!

    神将愣了一下,紧跟着他才突然狂笑道:“刀剑双绝?!有意思,那就让我来试试你这刀,究竟配不配你的剑!”

    说完,神将猛地将双手一合。

    两颗如同太阳一般的炙热火球立刻融为一体,爆发出一阵强烈的气劲波纹。

    一股绚烂无比的金光突然从他掌心处炸开,将整个天空照耀的一片煞白!

    阳火之极,焚天煮海!

    而就在神将运功的同时,陈曦也没闲着。

    只见他右手上的霜剑突然泛起一阵幽幽冷光,左手上的尘刀则闪耀着些许土黄色的光芒。

    月煌剑诀,赤阳刀法。

    刀剑合并。

    刀斩风,剑切云,纷纷扰扰断风云!

    此招一出,天地间骤然变色。

    陈曦身后仿佛出现一阵刀海剑浪。

    天空中无形的风,有形的云,在刀剑齐出的那一刻也都诡异的消失了。

    刀剑湮灭,风云变色。

    以陈曦为圆心,十丈范围内仿佛出现了一个真空地带。

    一切的风、云、尘埃,甚至是天地灵气都被他排出在战场之外。

    随后,他便朝着神将劈出了自己手中的刀与剑。

    ……

    四合大院。

    小家伙看完一集动画片后,便坐在床上吆喝了起来:“粑粑?粑粑?我要尿尿!”

    她黏人的不行,明明会自己上厕所,但就是不愿意自己一个人去。

    小家伙喊了一阵。

    以前一直百呼百应的爸爸,今天却叫了老半天都没有来。

    她撅着嘴,显然是有些不高兴了,于是便立刻躺在床上打起了滚来。

    “粑粑!粑粑!粑粑!你去哪里了吖!”

    秦若盈毕竟只是一个凡人,所以没有陈曦那样敏锐的五感。

    她还站在院子里发着呆。

    虽然陈曦连太叔公都可以一剑斩杀,但他这次离开后,秦若盈却隐隐有着一种毫无理由的担心。

    五年未见,她真的好害怕再次和陈曦分开……

    爸爸不在,妈妈没有听到。

    大猫见小家伙都撒泼打滚了,于是立刻就从床上蹿了出去,直接跑到秦若盈身边,然后拿身子蹭了蹭她的脚。

    “喵!”

    大猫将秦若盈从纷乱的思绪中唤了回来。

    一看到大猫,她就知道一定是念念有什么事了,于是拔腿就朝着西厢房跑去。

    果然。

    她还没踏进屋子,就已经听到小家伙嚷嚷着要找粑粑了。

    小孩子总是很黏人的,所以有时候妈妈一不在身边,上个厕所、出门丢个垃圾的时间,他们都会开始莫名其妙的要找妈妈。

    一旦妈妈没有及时出现,那么不好意思……

    轻则易怒,重则大哭,而且十分难哄。

    秦若盈跟小家伙相处的时间还是太短了,所以小家伙一旦有任何事情,第一反应都是找爸爸,而不是找妈妈。

    她连忙坐到小家伙身旁,轻轻将小家伙扶起来后,这才颇为担心的问道:“念念,怎么了?”

    “我要尿尿!”

    小家伙嘟着嘴,十分不满的说道。

    “那妈妈带你去好不好?”

    一边说着,秦若盈便想伸手把小家伙给抱起来。

    然而,小家伙却一把将她给推开了。

    “不要,我要粑粑!我要粑粑!”

    说着说着,小家伙却突然撅嘴大哭了起来。

    “我要粑粑……”

    越说越难过,豆大的泪珠一下子就从她眼角滑落了下来。

    秦若盈有些手足无措,只能柔声安慰道:“爸爸出去买东西了,马上就回来,你要尿尿,那妈妈陪你去,好不好?”

    “不要!我就要粑粑!”

    小家伙坐在床上,小手不断拍打着,两只腿则胡乱蹬着床。

    看她这样子,已经快要达到爆发的边缘了。

    秦若盈看着她这个样子,顿时就显得有些为难。

    犹豫了一下,她这才试探性的再次伸出手。

    小家伙没有拒绝,秦若盈才终于将她给在了怀里。

    “念念,爸爸出去买东西了,他马上就会回来,念念你不要哭,妈妈陪你,好不好?”

    “不要!粑粑说过他永远都不会离开我!我要粑粑……”

    “我要粑粑!”

    闻言,秦若盈浑身一颤,竟忍不住落下了泪来。

    这一瞬间,她才忽然想起念念刚刚出生的那段时间。

    那时候,小家伙还是一个可爱的小baby,只要有一会儿没有抱她,她就会哇哇大哭起来。

    每当小念念哭起来的时候,秦若盈就会慌慌张张的把她抱在怀里。

    摇啊摇,晃啊晃,每次都要很久,小念念才会止住哭声,咯咯笑起来。

    所以她当时最怕的就是小家伙哭了……

    时间一晃,孩子都长这么大了。

    十月相伴、母乳喂养所带来的无形羁绊,也随着她的被迫离开而中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