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15 春宵
    婚礼?

    秦若盈愣住了。

    那是她从未奢望过的。

    因此,她的第一反应是不想麻烦了。

    可当她感受到从陈曦手上不断传来的温度后。

    犹豫再三,她还是将几乎脱口而出的话给咽了回去。

    哪个少女不怀春?

    哪个少年不钟情?

    匆匆二十载,她已经快要三十岁了。

    女儿也已经四岁了。

    陈曦现在突然说要给她补办婚礼,说出来怎么总感觉有些别扭的样子。

    很难为情……

    “哦?那你们商量好什么时候举办了吗?”

    一边说着,秦永言还一边似笑非笑的看了秦若盈一眼。

    “我随时都可以,看盈盈的意思。”

    说完,陈曦便也转头看向了秦若盈。

    “我?问我我哪儿知道……”

    见父亲和丈夫都在看自己,秦若盈连忙慌乱的低下头,看上去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陈曦愣了一下,紧跟着才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不禁立刻就呵呵笑了起来。

    他轻轻捏了捏秦若盈的手,这才对秦永言说道:“是我独裁了,我应该事先跟盈盈商量一下……”

    闻言,秦永言顿时就点了点头,呵呵笑道:“那你们好好商量,确定了再跟我说吧。”

    说完,他就继续吃起了菜来。

    他的态度有些微妙。

    难道……

    岳父大人早就默认了这个生米已经煮成熟饭的事实?

    所以事先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陈曦想了一下,随后便把这个问题给抛在脑后了。

    他只是尊重岳父,但并不会因为岳父的态度而影响自己的决定。

    真正能够影响到他做出决定的,只有盈盈。

    陈曦看了秦若盈一眼。

    感觉她的手心有些出汗,不禁便轻轻的抚摸了起来。

    世人万千种,浮云莫去求。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且行且珍惜。

    ……

    吃过晚饭,秦永言便直接回到了书房。

    秦妤卿见他离开,这才像是逃跑一样,飞快的跑回了自己的东厢房。

    见状,夫妻俩不禁对视一眼,纷纷摇起了头。

    罢了,慢慢来……

    做家宴其实是一件很累人的事。

    洗菜做饭本身就很累,吃完了还得扫地拖地洗碗擦桌子,所以家庭主妇有时候真的很辛苦。

    作为新时代好男人,陈曦有着成为家庭主夫的觉悟。

    所以当秦若盈想帮他一起收拾的时候,便直接被陈曦推了出去,让她去带孩子,好好跟小家伙培养一下感情。

    上京是个不夜城,后海、工体、三里屯这些地方全是酒吧、夜店、大排档。

    后海很热闹,但是一湖之隔的东明胡同却很宁静。

    这才是老上京的味道。

    收拾完一切,等到陈曦回到西厢房的时候,小家伙正躺在秦若盈怀里,对着电视咯咯直笑着。

    而小家伙看到陈曦进门,便立刻坐起来拍了拍床铺,大喊大叫道:“粑粑!粑粑快来陪我看动画片!”

    “好,爸爸妈妈陪你看。”

    陈曦上了床,跟秦若盈一左一右的把小家伙夹在中间。

    小家伙瞅了瞅左边,又瞅了瞅右边。

    这还是她第一次享受到这种待遇,所以立刻就兴奋的不得了。

    于是,她便一会儿左转抱住陈曦,一会儿又右转翻过去搂住秦若盈,就这么翻来覆去的在床上打着滚,竟然乐得连动画片都不看了。

    看着不断在床上翻滚闹腾的小家伙,陈曦忽然转头跟秦若盈对视了一眼。

    那种默契的感觉又来了。

    因此,陈曦便让她玩一阵。

    见她累的有些翻不动的时候,陈曦这才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脸,认真的说道:“念念,差不多你该睡觉了。”

    闻言,小家伙却立刻抱着陈曦的手臂,撅着嘴撒娇道:“我不!我不困,我还想再玩一会儿!”

    她今天确实睡的太多了。

    现在才九点过,所以小家伙精神奕奕的,一点想睡觉的感觉都没有。

    陈曦有些无奈的捏了捏她的脸,秦若盈则偷偷笑了起来。

    小孩子真不懂事!

    碍事……

    虽然可以用法术让他睡去,但陈曦显然也没急色到这个份上,所以只得重新搂着她看起了动画片。

    然而,少儿频道的动画剧场都结束了,小家伙却还是不愿意睡。

    没办法,陈曦又给她点播了一部冰雪奇缘。

    一部冰雪奇缘长达九十多分钟,等她看完之后,时间也终于来到了十二点。

    “粑粑,我困了……”

    小家伙举着小手,张着小嘴懒懒的打了个呵欠之后,这才终于想要睡觉了。

    陈曦怕弄醒她,所以今晚上居然破天荒的没有带她去刷牙洗脸的意思。

    小家伙一手拉着爸爸,一手拉着妈妈,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了。

    轻轻的为她盖好被子以后,陈曦这才一道静心咒拍在了她的额头。

    随后。

    他坐起身子,朝着趴在床尾打盹的大猫轻轻说道:“大猫,出去,今晚不准回来。”

    “喵?”

    大猫有些莫名其妙的看了他一眼。

    然而,回应它的却是陈曦那略带杀气的眼神。

    “喵!”

    见状,大猫立刻蹿了出去。

    门是关着的,所以正当它准备跳起来开门的时候,陈曦却已经亲自为它打开了门。

    大猫愣了一下,紧跟着便以更快的速度,一瞬间就冲出了西厢房。

    此地不宜久留!

    大猫走后,陈曦这才将小家伙抱起来轻轻放到旁边,然后挪到秦若盈身旁躺了下来。

    秦若盈躺在床上,似乎有些紧张。

    陈曦刚刚躺到她身边,她就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样,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犹豫了一下,秦若盈才有些难为情的说道:“念念还在旁边呢……”

    “她睡着了。”

    “哎呀……”

    秦若盈轻轻拍掉那只想要作怪的魔爪。

    她咬着红唇,张开嘴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陈曦却已经轻轻的吻住了她。

    ……

    转面流花雪,登床抱绮丛。

    鸳鸯交颈舞,翡翠合欢笼。

    眉黛羞频聚,唇朱暖更融。

    气清兰蕊馥,肤润玉肌丰。

    无力慵移腕,多娇爱敛躬。

    汗光珠点点,发乱绿松松。

    方喜千年会,俄闻五夜穷。

    留连时有限,缱绻意难终。

    ……

    云雨初歇。

    “盈盈,明天要不要去天上试试?”

    “天上?”

    秦若盈愣了一下,紧跟着却十分娇羞的啐了他一口。

    “呸!亏你想得出来,不害臊!”

    “老夫老妻了,还害什么臊……”

    闻言,秦若盈故作生气的威胁道:“我要生气了!”

    见状,陈曦立刻举手投降。

    “好好好,不说了不说了……”

    “哼!”

    两人又缠绵了一阵。

    陈曦搂着她,忽然认真问道:“盈盈,你期待我们的婚礼吗?”

    秦若盈在黑暗里静静的望着他,没有立刻回答。

    将脑袋轻轻的靠在陈曦的胸膛上,随后,她才带着一种解脱的感觉,忽然悠悠叹道:“以前不敢想,所以从来没想过。”

    “谢谢你……”

    “让我学会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