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修仙归来当奶爸 > 113 家宴
    秦家四合大院忽然热闹了起来。

    家里的菜不多,所以陈曦先去了一趟超市,然后带着大包小包,回来以后就直接钻进了厨房。

    这一家人里只有他跟念念是外来者。

    也正是因为他们这两个外来者,让这个家里的气氛变得有些怪怪的。

    秦若盈跟小家伙在西厢房看动画片,秦妤卿在东厢房打电话,秦永言则一个人待在正房旁边的书房里,也不知在做些什么。

    家里人多了,晚饭自然也要做的更丰盛一些了。

    所以陈曦回到厨房后便三灶齐开,洗菜备菜、切丝刮皮,一边熬汤还要一边炒菜,忙的那是一个不亦乐乎。

    他毕竟没有三头六臂,所以干脆操起御剑术、手捏控火法诀,准备以修仙者的手段来烹饪这顿家宴。

    是的,家宴。

    陈曦从小是被爷爷带大的。

    可惜他爷爷去世的早,所以他在这个世界上早就已经没有亲人了。

    上大学的时候,终于有了恋人。

    也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做牵挂。

    现在,恋人变成了亲人。

    所以她的亲人,也就变成了他的亲人。

    他有亲人了。

    一种脱离血缘,却足以媲美血缘的关系。

    一个没有家的人突然有了家。

    所以他比任何人都要珍惜。

    卤鹅全拼盘,冰糖炖燕窉,金钩翅小盅,清蒸大龙虾,鲈鳗焖龙舌,大鲍扣螺肉,捞汁辽宁参,清蒸大角蟹,清蒸东星斑,冬虫夏草炖花胶……

    十个菜,全是大菜。

    盈盈喜欢喝素菜汤,所以陈曦还专门给她做了一份冬季养生滋补素菜汤。

    陈曦拿铁勺舀起一勺尝了尝。

    恩,味道还不错。

    至于小家伙嘛,她不挑嘴,只要是爸爸做的都喜欢吃,所以倒还比较好收拾。

    因为不知道岳父跟小姨子的口味如何,所以陈曦暂时也没有办法专门为他们烹饪某样菜品。

    因为是冬季,所以还没到晚上六点,上京的天空就已经被夜幕所彻底笼罩了。

    万家灯火天无夜,十里绮罗风自香。

    秦家四合院里也亮起了灯。

    今天的菜很多,所以只能去正堂吃。

    陈曦在依次将碗筷摆好后,这才朝着门外喊道:“饭好了,先来吃饭吧。”

    小家伙听到了爸爸的喊声。

    于是立刻就从秦若盈怀里跳了起来,站在床上蹦蹦跳跳的得瑟道:“麻麻!开饭了,我饿了!我要吃饭!”

    “好,走,妈妈带你去吃饭。”

    秦若盈抱着小家伙出了西厢房。

    来到正堂一看,顿时就被眼前那丰盛的晚餐给吓到了。

    “你做的?”

    她放下小家伙,然后指着眼前的大餐不禁有些怀疑的问道。

    陈曦以前也要做饭,不过却只会几个简单的家常菜,太复杂的大菜,那是想都别想了。

    就以眼前的这桌来说,哪怕陈曦告诉她是在外面买来的,怕是她也会立刻相信。

    “怎么样,我的手艺还行吧。”

    “长进了。”

    秦若盈悄悄瞥了小家伙一眼。

    见她只顾着研究桌上的菜,于是便飞快的在陈曦脸上亲了一口。

    得到老婆大人的赏赐,陈曦立刻就得意的笑了起来。

    不枉他费了这么大的劲儿。

    还行。

    虽然很久没见,但他们之间的那种默契,却反而变得更加的紧密了。

    两人站在正堂前等了一下,见小家伙都有些迫不及待了,便几乎同时做出了一个动作。

    没有经过任何的事先商量。

    秦若盈指向右边的书房,陈曦则指向左边的东厢房。

    见状,秦若盈便立刻微微笑道:“心有灵犀……”

    陈曦接道:“一点通!”

    说完,他们俩都不禁大笑了起来。

    秦若盈转身走向了书房。

    “我先去叫爸爸。”

    等到她走了之后,陈曦这才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说道:“念念乖,不要偷吃,爸爸去叫小姨吃饭,等外公和小姨到了我们再开饭。”

    “恩!我不偷吃!”

    小家伙一边嚼着卤鹅,一边重重的点了点头。

    “调皮。”

    轻轻捏了捏她那跟仓鼠一样隆起的小脸,陈曦便笑着走出了正堂。

    东厢房的灯亮着。

    秦妤卿从回家以后,就一直躲在屋里,也不知在干嘛。

    陈曦敲了敲门,她没回应。

    小姨子的房间是不能乱闯的。

    于是,陈曦在外面等了一下后,便在门外喊道:“吃饭了。”

    没有称呼。

    因为他确实还没有想好应该怎样称呼小姨子……

    直接叫全名呢,显得太生疏。

    如果叫妤卿呢,就以他目前跟小姨子之间的关系,怕是会挨耳刮子哟。

    所以陈曦想来想去,干脆连称呼都省了。

    等了没多久,门开了。

    秦妤卿走出东厢房站到了陈曦面前。

    她若有所思的看了陈曦一眼,不过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

    见状,陈曦便笑着对她说道:“开饭了。”

    说完,他便转身朝着正堂走去。

    话已经带到了,来不来吃,那就看她自己了。

    看着陈曦立刻的背影,秦妤卿犹豫了一下,这才突然说道:“领导想见你一面,希望你能跟我去一趟上京总部……”

    陈曦没有转身,似乎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秦妤卿有些急了,顿时就想追上去。

    但这时。

    陈曦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侧着身子,回头看了秦妤卿一眼,这才淡淡的说道:“我可以给你一个面子,让他来见我。”

    说完,他便转身走进了正堂。

    书房外。

    秦若盈轻轻敲了敲门。

    等了两秒,没听到回应,于是她便直接推门而入了。

    “爸,开饭了……”

    秦永言坐在椅子上,怔怔的望着面前的书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秦若盈走到他身旁,看了桌上的宣纸一眼后,便将他写在纸上的字给念了出来:“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字是好字,诗是好诗。

    念完后,秦若盈便轻轻的把手放在了父亲的肩膀上。

    略微犹豫了一下,她这才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爸,你是在怪我吗?”

    秦永言没有说话。

    秦若盈默默的站在他身后。

    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越来越难过。

    忽然。

    秦永言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紧跟着,他却将桌上的宣纸揉成了一团,随意的扔在了旁边的纸篓里。

    “走吧,吃饭,让我尝尝我那好女婿的手艺。”